我在西藏的有氧生活(十三)直到世界的盡頭

 

文布附近距離不遠的窮宗,有著曾產生過極高文明的象雄文化,不僅有著自己獨特的象雄文,而且還是西藏傳統宗教「苯教」的發源地,只是其神秘的消失留下的千古之謎,至今仍找不到有關象雄文化遺址的蛛絲馬跡,也許如評論家所說的,象雄是個遊牧民族,它是不屬於土地的文明。在當惹雍措湖畔有一列形狀酷似7座整齊排列的金字塔的山峰~達爾果山,山體是黑黃色的,山頂上覆蓋著白雪,同樣的,和當惹雍措一起被苯教徒奉為神的聖地,這個文布南村曾是傳說中象雄王國遺址的區域,達果神山和當惹雍錯冷漠孤寂的淺伏在文布荒原上,除了偶爾在民間神話或傳說中被提及﹐很少有人知道﹐當然到過那裡的人就更少了。接續昨夜的湖濱談話,今天的早晨有著不一樣的心情轉折,我想大概是聖湖的洗禮,能讓人的思緒不同於以往的清晰與寧靜吧!

一般到此地的旅人無不被這座山的堅定剛毅所感動,我們昨夜在此經歷了一場美麗的聖湖夢境,一大早,還沒用早餐就被友人(偉)叫醒前往湖畔拍晨曦,我們走在湖前的那片被石礫占領的乾草地,並沒有走到湖邊而是站在遠處眺望這即將到來的金色陽光。湖面還籠罩著一大片雲霧,遠方的天空早已透出黃到藍的漸層,將這片湖景渲染成猶如國畫般的深淺意境,而我們兩人並沒有太多的對話,靜靜的看著這片慢慢甦醒的當惹雍措與文布荒原,偶爾友人發出的陣陣驚嘆「好漂亮喔」,才會短暫畫過時空的當下,讓思緒回到這曠野中,繼續這此生曾有的美麗。

金色光芒開始緩慢爬行在山體輪廓的溝槽內,將達爾果山的溫柔顯得更加動人,湖面上也漸漸盪漾著蛋白般的新生,清晨的微風吹過湖面,水波興起的歲月悠悠,在此情此景的摧生之下,你將不只是過客,而已是參與其間,成為寄情當惹雍措的那些人那些事,我跟友人望著東方射出的紅光,尋找著山頭上的那片故事,或許多年後再想起來,也該會有著不一樣的心境感受吧~

離開文布來到當穹措,也作當雄措,同樣的在尼瑪縣內,海拔約為4475公尺,湖面有個小島,地質學家研究曾經跟當惹雍錯同為一個湖泊。湖水是淡淡的淺藍,最美的是從山頭迎面而來的景致~白色的雪影倒映在水中,沒有太多的絢爛色彩,澄淨是唯一的顏色,筆墨難以形容的鏡面,除了迂迴前進的水紋激起的陣陣湛藍漣漪外,當穹措竟有種與世獨立的虛幻美感,顧不得旁人的眼光,朋友們開始一一擺出鐵達尼號專屬動作,只不過是三人行,沒有俊男美女,只有三個臭皮匠抱在當穹措的湖光山色下,擁抱歡笑一瞬間。

不到中午11點的時間來到尼瑪用餐,師傅說待回要狂開至少6個小時以上,路上沒有什麼人煙,所以先吃東西再上路,只是早餐才吃沒多久就要吃午餐,實在是令人…,不過也因為時間太早,我跟友人到一旁的彩券行碰碰運氣,這裡剛好在玩骰子投注,不到10分鐘就會開獎,一注是5元,我們各買了2注,還開玩笑中獎後全團包含司機人人有獎,沒想到結果是好友只差不到1個號碼就中獎,真是扼腕!用完餐後,跟友人去買了冰淇淋吃順便逛逛,尼瑪比我想像中的進步,街道也很熱鬧,路上有幾家手機店,不過好像空盪盪的沒幾支機子在展示,但與其他藏北村落一樣,商店集中之外的其他地方就只剩下荒原。


賽布措旁的驚鴻一瞥,是藏原羚羞怯的身影,短暫的停留,這個位在海拔4516公尺高的湖泊,光看湖面就覺得跟鹽湖有幾分神似,從省道301就能清楚見到被蒸發成白茫茫一片的熱情世界,但距離遠看不到結晶鹽體,而這幾隻藏原羚便成了賽布措的最佳代言人,只不過,大概每個人都會跟我一樣,到底藏羚羊呢?畢竟來到藏原區這種嬌貴的動物,可是我們此行必看的重點,因此,耐著性子好好等待下一秒的驚喜。

恰規措是此行的小湖泊之一,海拔高度約為4547公尺,這裡已是離開尼瑪了,我們來到那曲,跟吳如措之間有一條小河相通,最後會注入色林措,也可以算是色林措的水域之一。從中午到現在路程已走了許久,在車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下了車看到的湖面呈現深藍,也不知道是不是此行看太多大大小小的湖泊,望著湖面那抹藍紫色色光,腦中是一片空白加昏沉,陽光持續把人曬到無言,躲也躲不掉,這時好友提議猜猜看何時會到達今天的終點班戈,最接近時間的人就獲勝,友人跟我三人就這樣開始了可笑的打賭遊戲,0930、1000及1030成了我們的數字代言,而結果就待晚上分曉。


錯鄂就位在色林措的西南隅,這座小湖像是連體嬰緊緊抓住色林措不放,從路的盡頭就能隱約見到兩塊深藍的內斂與的高雅,站在路旁的高處望過去,躲在山脈後方的雲層似乎刻意壓低他的身段,而略帶灰白的晴空,變得更加落落大方,完全不理會我們這群追逐太陽的"藏青"(藏族青年),與湖水玩起捉迷藏,一溜煙就消失在水平面的那頭,只留下一片片的錯鄂跟靜默,而另一場的色林措探尋之旅,正悄悄的等著我們,等著我們占領這一季的盛夏光年。

離開錯鄂轉一個彎後,遠處即可見到開闊的藍綠色水世界,這就是在
藏人口中的「威光普照的魔鬼湖」,據說色林是以前的大魔鬼,他每天要貪婪的吞噬千萬生靈,後來降妖鋤魔的蓮花生大師,為救眾生趕走了色林,色林逃到崗尼羌塘南面的一面的大湖裡,於是大師命令色林在湖中虔誠懺悔,並把這個大湖命名為「色林堆錯」意為「色林魔鬼湖」。當地人也稱色湖為奇林湖,湖面海拔4530公尺,是西藏第二大湖,共有7條主要河流注入色林錯,周圍有23個衛星湖,組成了一個封閉內陸湖泊群,是西藏流域面積最大的內陸湖泊。

話雖如此,其實藏北草原上這些大大小小的湖泊,到底有多少個,也沒有確定的精準的數字,有人說像是遺留在藏原上的冰晶淚水,也有人說像是鑲嵌在草原上的一顆顆珍珠,不管如何,在欣賞過這些湖泊所帶來的動容詩篇之後,色林措之大,著著實實是令人為之一亮的浩浩瀚瀚,看著一旁岩石變化萬千的瑰麗色調,再加上偶爾從草原上奔馳的動物精靈們,色林措周圍的草原充滿無限生機,對照湖畔的遊人,水中時而洩出的五彩紋理石頭,水波在陽光下閃耀著寶石般的不規則節理,風吹起湖面興起的水花,溫柔平靜地順著千百年來的律動,把時間盡往湖畔送,只是來不及承接似水柔情的曲岸,最終落得曲終人散而散成一地的白色碎花。


湖畔的風在熱天午後襲來,旅人足跡深印在岸邊細砂裡,我們這群人是風塵僕僕的來,此刻卻只想安安靜靜的躺在這湖水柔情的懷裡,在暖暖的陽光下,坐著談天說地,笑看這場屬於我們專屬的遊記傳奇,或是享受日光輕挪的腳步,在像謎般的藍天裡,一步步跌入彩霞早已準備好的陷阱裡,等待著夕陽一聲令下,把天空渲染成油畫布上層層堆疊疊的繽紛色彩,愜意之情難以言表,在這場人與湖水相識相戀的和諧互動裡。


偌大的湖面總是百般寫意白般柔情,車行這片不斷演繹的草原風情,有時,你會見到那群生活在海拔4300到5100公尺高山草原上的藏羚羊,警覺地豎起耳朵,聆聽不請自來的訪客漫無忌憚地製造這危險的肅殺氣氛,背對著光影,身上的細毛閃爍著如陽光般的金黃,旅人們特別衷愛著那草原裡特有的鏡頭,寬闊的天地之間,光影流逝的過往,竟然能夠停滯在空間打造的木盒子裡,一如時間的窗,隨著湖面上雁鴨一樣,姿態高雅的滑過記憶,時間過了,又再次回到平靜,彷彿歲月從未在此留下任何足跡。

旅行到西藏,隨著草原上季節天氣的變化而變化,當然還有那從黎明到黃昏的悸動,在冬季,冰封的湖面是潔白一片,所有的生命彷彿都瞬間睡去;在夏季,時而碧海藍天,時而白浪滔天水面渾濁;在黎明,一片完全的寂靜無語,飄盪在時空迴廊的盡頭;在黃昏,不忍離去的離情依依,是陽光心碎的記憶,隨之而來的將是漫漫長夜的無聲嘆息。車子已開了好長一段路,翻過了一座座的小山,路過了大大小小工程,天黑了,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惡作劇,車燈在漆黑的公路便道上遊移著,到了班戈早已過了晚上9點半了,之前在恰規措的0930數字代號,我們三人已累到不願提及也不願記起,總算是可以歇歇腿了。來到餐廳用完晚餐,肚子並沒有想像中的餓,跟友人步行回到天湖賓館,我就到感覺並非很乾淨的公共澡堂內梳洗,設備簡陋的澡堂,還是由領隊爭取得來的免費,否則可是限時限水的,真是有點奇怪,住飯店洗澡要另外付費,不管如何,在這旅程的倒數時刻,再多的不滿已經是習慣性的安於現狀了。

一場來自金色陽光的邀約,
有山、有水、有夢,
尋著抖落一身紅塵的山居歲月,
踏著沉入湖底幽深的虛幻縹緲,
走入夢囈呢喃的那段過往悠悠,
我看、我聽、我說,
那滴落在藏原裡的天使之淚,
娓娓道來這人世間數不盡的美麗與哀愁。

是情感的寄託吧!
因為清晨裡的當惹雍措,曾對我許下的承諾,生生世世;
是理智的批判吧!
因為烈日下的羌塘草原,曾對我寫下的約定,字字句句;
是心靈的沉澱吧!
因為午後的色林措,曾對我流下的眼淚,暮暮朝朝;
是言語的觸動吧!
因為夜裡的班戈,曾對我印下的記譩,日日年年。

我不再害怕這沉甸甸的人生包袱,
也不再擔憂這孤單單的生命道路,
因為有你,
我的美麗有你相知相守,
我的哀愁有你知情知意,
夕陽下,星空下,
笑看這些年這些人這些事,直到世界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