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藏的有氧生活(十二)心倚著心不停的跳動

 

清晨離開措勤,剛還在早餐店裡的笑聲未完,就隨著這熱情的陽光繼續往札日南木措遷移。同樣的位在岡底斯山群峰之間,這裡是阿里地區最大和位居西藏第三的鹹水湖札日南木措,海拔約4613米的大湖,不同之前其他藏原所見的黃土層,山脈的主體似乎有點紅黑相間,沒錯,札日南木措早在千萬年前,曾經發生翻天覆地的火山爆發,就形成了紅黑相間的火山灰燼、熔岩流及火山碎屑組成的岩層,之後再因喜馬拉雅造山運動,山體外觀捲曲流動。

 
 


不過,一開始的湖面並沒有對我們產生太多的吸引力,反倒是湖心的孤島,因一群群飛舞的水鳥,在我們不按牌裡出牌的騷擾之下,或東或西繞著孤島變化隊形,本能地以鏡頭獵取這一瞬間的律動,但還是無法完全將畫面focus住,於是步行溼地的路上,乾脆就來張飛鳥展翅高飛,好笑的是,我還被友人(偉)一直捉弄重復拍照,難道他不知道高原區跳動是種考驗嗎?當然可想而知又是一陣追殺。


車子再往下走,仍舊是札日南木措的身影,緊緊跟隨著我們不放,這在藏原區已是屢見不鮮的狀況了,想想近52公里長的長度,光從高雄都可以到台南了,因此我們還在札日南木措也就不足奇。在這裡,我們試著從不同的高度看不一樣的湖面,寬闊的湖面有著寶石藍般的絢麗色彩,不同深淺層次變化的藍,在湖岸曲線的包圍下更顯得嬌美,相對的天空藍卻成了配角,安分的守畫面上方陪襯的背景,偶爾還要呵護著被山巒緊抓著不放的白雲,稍一不留意,就會被居無定所的風帶往遠方。


只是這樣的美景似乎帶著些許的魔力,駐足在湖畔突出的崖邊,人們或是以石頭堆疊出滿滿祝福的盼望,或是把信仰寫在隨風飄散的經幡上,密密碼碼的經文是對自己對家人對朋友的愛,層層疊疊的石頭是嚮往天堂的捷徑,走在崖邊,手扶著尼瑪,我看到了另一種的深切,人與自然在這一刻成了最美的風景。


思考只是種旅行生活中的小停頓,也是種不期而遇的小確幸。當然,偶爾也得來個同場較勁一下,這次選擇了從崖邊低窪處往上拍,藍天在沒有湖水的搶風采下,恣意地散發著自信與peace,靜止的畫面感受不到焦躁不安的情緒,順著坡勢往下滑行的紅色車子,恰巧停在坡度的平衡點,人與車子,紅與藍,空間凝結成一幅動態的趣味十足,也把我們歡笑記憶凝結在你我的記憶中。


離開湖光山色的札日南木措,再次踏上雲的故鄉。說是雲的故鄉有點牽強,只是你能想像那片雲朵低到伸手就可抓下來的奇幻世界嗎?是的,就是天空的那片雲,唯有在最接近、最熟悉的地方,人才可能最放鬆,卸下心房,赤裸裸地展現最真實的一面,所以我認為這一大片的荒漠與孤寂,該是雲的故鄉,而自己就是那個來自山另一邊的異鄉人,結結實實地追逐雲的探尋者。


































 

 

 

 

 

午餐是在色勒村用餐,應該算是野餐,車子先是在一座類似社區公園的小村裡停下來,公園沒有草地只有水泥地上的遊戲器材,一些器材像是在健身房才看得到東西,完全攤在陽光下供我們使用,顧不得平常的形像,馬上回到童年時期的感覺,大伙以遊戲來互動較勁,本來就很好的感情更加的緊密相連,就在一群人笑倒陽光下,一箱箱的泡麵出現了,不用我特別寫開箱文,大家都猜得出來,就是吃泡麵野餐,殊不知本人的力道太強,竟把熱水瓶的蓋子整個壓進瓶身裡,把羅布嚇了一大跳,不過這時就發現羅布的個性,馬上就嘮叨起來,不過他可是邊嘮叨邊幫我一起把瓶口蓋子拿了出來。之後,就得開始找地方吃麵,結果流落在一旁只剩下屋簷可以遮蔭的地方,大家就開如排排坐,享受這場與天地難得的午餐約會!(照片由ChihWei,NaNa,Alice Huang提供)




再往當惹雍措的方向前去,來到一處半山腰的台地,風景果然是幸福滿點,視野隨著寬闊的草原往湖邊延伸而去,在沒有任何地形的阻礙之下,完全無死角的超廣角畫面,竟然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出現在我眼前,一吋吋像是鑲嵌在螢幕框架裡的風景寫生筆觸,逼真到連細小的水紋盪漾都能立體呈現,那片耀眼的藍,由天際線那端依光影的變化層次遞減,最後融入湖水的透明無瑕,面對這樣的美景,鬼點子馬上就想到之前看偵探小說裡山現的情節,任何人只要與一名美麗女子接觸就會音祕失蹤的祕密,所以就叫友人幫我拍下這張令人不解的照片,但本人演技不好搞成喜劇,乾脆大逆轉來個兩人世界合拍(感謝美麗的神祕女子配合),鏡頭下美景與幸福戀人成了最動人的元素,光看畫面就足以讓人充滿無限想像。


當惹雍措又名唐古拉雍木措,位於那曲的尼瑪縣,湖面約海拔4528米,由山崖往下看去形狀就像是一隻長靴,在是苯教徒心中的聖湖,也是西藏的第三大湖。要親近了解一座湖,就得從不同角度去發掘他的美,而我們的方式也不出其右,先是來到湖畔的高處往下望,平靜無波的湖面,在白雲的律動下呈現出深淺不同的藍色光影,時而寶石般的貴氣,時而融合綠意的高雅,時而反射閃白的耀眼,不同的區塊拼湊成藍與白的協奏曲,風輕拂湖面時,便開始幻化成高高低低的藍色狂想曲,再以一條絲綢狀的絹布,將水隔成兩個不同的陰與陽,過去與未來,在此時此刻,來到當惹雍措,也來到我們彼此的心中。


就在當惹雍錯我們完成了此行最多人的合照,每個人的臉上是種喜悅及緣份,來自四面八方的遊子,歷經了10多天的艱辛與歡笑涙水,心中是惜福而知足的,或許這趟旅程是今生唯一的相知,也或許這是前世命運註定的相遇,就如同石頭尼瑪上的字字句句,每個人都有著自己要走的路,每個人都有著自己所堅持的想法,只是,風一吹,時間一到,這一切該是結束了,但心中的緣將會持續下去的,我想是吧!


當然感性的時刻易撞擊人心,偶爾還是得來場不一樣的效果,跳在藏原,顧不得心臟的負荷,全心全意的展現我們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相機的鏡頭是生活旅行的記錄,也是見證這歷史一刻的瞬間,我跟友人(偉)那場飛踢,他還一直說沒想到我會真踢,而事實上是我們沒有事先溝通好的默契,成就了那天的此情此景,雖然是開玩笑,不過也讓當惹雍措的湖畔,增添了一段記憶深刻的美好趣事。


車子離開高處的當惹雍措,結果是走進了另一場的迷宮競逐,每一輛車似乎都在跟風比賽,每一條路都會在叉路上出現轉折,有時為了走比較好走的路,司機會選擇沒有石塊的或是超越前車免於吸塵土,殊不知在過了這個山頭之後,路分隔的距離越拉越遠,落單的結果可想而知,在大草原上沒有任何標地物,方向只能憑地面上的輪胎胎痕,還有遠方天空中的日月星辰,告訴你你身在何處,再不然就是靠運氣自己摸索,或是幸運遇到旅人可以詢問,我們就是幸運運到兩位騎著機車的藏族人,還好司機曲那也是藏族人,才免於找不到前往文布南村的冏境。

好不容易看到遠方的當惹雍措,車子涉水而過流往湖面的雪水,乾淨的水質,碰都不用碰就可以感受他的溫度,特別是今天的陽光已在地面上停留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們今晚借住的地方就是一間民宿,一旁還有個小村落,從門前就可以看到當惹雍措的身影,感覺應該不太遠,同樣的房間集中在一起,雖然沒什麼設備,但很乾淨沒有什麼可挑的,另外,二樓的走廊視野很好,晚上這裡沒有光害,看星星也是個可以安排的活動,這一點就得問大哥了,他利用相機腳架拍攝的結果還算不錯,至於,若要小抱怨,洗澡不用想了,戶外的廁所有點瞎,男女幾乎都可以見到對方的設計,沒有屋頂,我想下雨不就要撐傘嗎?整體來看,我們今晚的落腳處是OK的。





吃完晚餐後重頭戲就是去湖邊散步,目的就是看當惹雍措的夕陽。只是路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好走及近距離,得穿過一大片的鵝卵石才行,還有氣喘噓噓的走這趟黃昏之路。已是晚上7時30分的太陽還捨不得離開,光影在不同方向所感受也有所不同,有的是白雲高掛藍天,彷彿是伸手可及的觸感,藍天灑落了一地的寶石,湖面在陣陣漣漪的推波助攔下,泛起了層層的水紋,在湖畔激起朵朵的白色小碎花;有的是雲層罩住陽光,將大地藏進一片靜默,彷彿是隻手遮天的惡意虛假,空間裡濔漫藉沒有色彩的悲傷,湖水哀傷的低語著,一聲聲敲進我的心房。閉上眼睛,朋友們或坐或躺,天南地北的閒話家常,或是完全不作他想,靜靜的聽著水聲,悄悄的與心靈深沉對話,感受這片難得的2014夏天,把心遺留在當惹雍措的湖畔。

暮色沉落水面,你是白晝,你是湖水,
心倚著心不安地跳動,
思緒像是潮水般不斷湧入,
在這場明知沒有結局的旅程交會著,
如同一條條絲綢般的緣起緣滅,
牽引著你我註定要相知相守的故事。

你總愛把永恆掛在札日南木措的經幡上,
用筆寫下曾經走過的美好過往,
或是在尼瑪堆裡刻下彼此信守的承諾;
你總愛穿梭在歲月遺留的時空裡,
用彩霞佐一杯春光緩緩流長,
或是在荒蕪的孤寂裡打開心底那扇窗。

而我,一直像個等待流浪的孩子,
在白晝裡,乘著風追逐你來時的路,
在湖水中,隨著泡沫沉入你內心深處,
閉上眼,我沉潛在當惹雍措的寧靜過往,
張開手,我緊握著不期而遇的想像未來。

只是命運遺忘了那首屬於你我的記憶之歌,
奏起了梅杜莎悲傷無奈,
把你我鎖在那場累世的故事風景裡,
沒有來由,也沒有期待,更沒有寄託,
等到某年某月某日,
當你我把逝去的靈魂,重新帶回香格里拉,
結局將會是
有你有我,有情有夢,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