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藏的有氧生活(六)時間遺忘的金色光芒

 

絨布寺招待所,由絨布寺往下看,四合院寺的建築,保留一個出入口,外觀不起眼,當然裡頭也不會太高檔,但至少簡單乾淨,這也是我最基本的住宿要求,不能梳洗,除了應付高原反應的發生外,要使用水源也是十分辛苦克難,此外,絨布寺招待所還新增了電氊,對於旅客來說,避掉了溼氣及霉味,也多了些保暖的功效,至於如果要關掉電燈睡覺,只能將燈泡拿下來,開關不要動,否則就只有停電一途了。來到絨布寺已近10時多了,大夥似乎累到不行,有些人則開始出現身體不適的症狀,簡單喝個酥油茶和吃碗麵,就速速回房去睡。但接下來就開始不得安寧,我出現了西藏行以來第一次心臟跳動急速的情況,本來想倒頭就睡,沒想到左翻右翻都沒有太多的改善,大概夜裡起來約有5次,喘口氣坐一下,再繼續睡,頭痛的情形輕微,另外,也不知是不是電氊睡不慣,身體持續冒汗,索性只穿短袖及短褲睡覺,反倒是比較能入睡。

清晨跟著大哥前往絨布寺等待奇蹟發生,雖然前一晚羅布已告訴我們天氣不好,見不到太陽升起照耀在珠峰的美景,但不死心的我們還是冒著低溫坐在半山腰看著煙霧籠罩著整個山頭,時而見到天空露出短暫的白光,心情卻是期待與失望交錯成兩樣情,等了約30分鐘,眼見奇蹟並未如我們所願,於是告別這難得的體驗回到招待所裡用餐。

珠穆馬朗峰俗稱聖母峰,是世界第一高峰,它的北坡和南坡分別位於西藏及尼泊爾境內,崖壁險峻,超越5800~6200公尺雪線區域,終年覆蓋著不融的積雪,想要攀登喜馬拉雅山主峰可說是登山家的夢想,但征服珠穆馬朗峰的難度十分高,珠峰的東北山脊、東南山脊及西側山脊,切削出三大陡壁,並且分布548條冰川,扣除6月至9月的雨季和11月至2月的零下60度的酷寒, 一年當中大約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比較適合攀登。但對我們這群來自平地度的嬌客來說,光是從停車場下來轉搭小巴上去營地就足以令人興奮不已了,馬上就把昨天夜裡的不適一掃而空。


所以,再難也阻止不了登山客及觀光客的熱情,珠穆馬朗峰山下停車場的車輛,依舊絡繹不絕,至於登山客為何要先在大本營紮營呢?那是為了適應珠峰當地的氣候,並做一些準備工作,因此,在春夏的季節,大本營這裡可是熱鬧非凡,不管是登山客、觀光客或是小販,搭起了一頂頂帳篷,散落山谷中,而今天這個七月大本營空蕩蕩的,周遭一片寧靜,只有遠處高山的積雪和一群人拿著相機拍照的畫面等著我們。



 

 










 

 

小巴載著我們來到了一塊註記5200公尺高的石碑旁,觀光客的心態,我們在此拍張照留念後,抖擻著身子便沿著一旁的小坡道往上爬,試圖讓眼睛感受這一刻的壯闊美景,沒有遵從羅布的提醒,我一步當兩步走上去,結果是視野遼闊但遠處只剩下一片被雲霧覆蓋的山脈,眺望著土黃色的剛硬岩體的山巒,結了冰的小河與我們對望,如果此刻雲霧散去,會有珠穆馬朗峰、卓澳友峰、馬卡魯、西夏邦馬峰這四座海拔超過8000公尺的山峰羅列在眼前,更不用說是在周圍超過海拔7000公尺的山峰延綿所構成喜馬拉雅山山脈,也因為這種登峰造極的氣勢,這裡與南極、北極並列,有世界第三極之稱。下了營地回到停車場,馬上就買張明信片寄回去台灣,只是人太多,託了美女幫忙買後寫完住址,才發現原來沒有賣郵票,只有幫你先蓋郵戳,於是拿著友人跟我自己的明信片回到拉薩再寄了。



車子再度回到絨布寺,絨布寺距離珠峰大本營大約有7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海拔約5000公尺,在登山旺季的時候,所有的車輛只能行走到此,然後搭乘環保車或步行進入珠峰大本營,我們來到的時候可是直接住在這裡,不同於今天一大早的霧茫茫一片,站在白色佛塔前,向南方眺望,直接就可以欣賞到珠峰壯觀的美景,體驗一座巨大的白色金字塔,巍然屹立在群峰山巒之間,聽說天氣好時,站在這裡在日落日出時,美麗的景致更是氣象萬千,而每當此地天氣睛朗時,就能見到山頂上的一團乳白色煙雲,好像是一面旗幟在珠峰上空飄揚,特殊的景像被喻為「世界上最高的旗雲」,因此有許多旅客選擇住宿在絨布寺招待所,以方便欣賞這樣的絕世美景。


至於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廟絨布寺,則是由阿旺丹增羅布在1901年主持修建的,距今應該有100多年的歷史了,後來在1983年寺廟還經歷過大規模的修建,整個絨布寺依山而建,一共5層,現在仍在使用的只有2層,據說當初把寺廟建在這麼高海拔的地方,主要是為了讓僧侶圖個清靜便於修行,這裡是信奉寧瑪派,裡頭設有一個誦經殿和一個殿堂,主殿正面供有釋迦牟尼、蓮花生等佛像,而我就在這裡跟友人一同把在拉薩天樹買的佛珠進行簡單的開光儀式,算是額外的旅行經驗,寺外白塔下的瑪尼堆,則是當地佛教信徒們用來為自己祈求好運的。



離開珠峰保護區,再度進入另一個希夏邦瑪峰保護區,這趟西藏行已經是對檢查哨見怪不怪了,到達時已是下午時分,遠處的高空中已布滿了雲霧,好像要將整座山峰吞噬的樣子,希夏邦瑪峰是位在珠峰的西北側,也是喜馬拉雅山脈的高峰之一,有海拔8012公尺,是世界著名的第14高峰,希峰的地形複雜,山勢陡峭,北坡還有一條野博康加勤冰川,在藏語的希夏邦馬意思是氣候嚴酷,被虔誠的藏族人歌頌為吉祥的神山,這裡也是喜瑪拉雅山脈現代冰川作用的中心之一,冰川林立,我們站在公路上遙望,應該是感受不到他的壯麗,倒是約在海拔5000一5800尺之間,長達幾千公尺的冰塔區,是一座活生生的「冰晶園林」,沒得上去欣賞,但也可想像上面布滿的冰雪裂縫,對於登山愛好者所產生的種種阻礙困難。



由希夏邦瑪峰再往下走,就會來到日喀則地區最大的高原湖泊~佩姑措,湖泊的面積大約有300多平方公里,湖泊的三面都是雪山環繞,北面是雅魯藏布江,南面是希夏邦瑪峰,來到這裡四處應該是隨處可見一些野生的動物,但事與願違,沒有見到任何蹤跡,所以乾脆來張跳躍照,這可是本人在西藏的第一跳,試了幾次才有這張充滿動態的照片,感謝我最愛幫人拍照的好友志偉協助拍攝(之後的網誌怪怪的照片,也是他的作品)。撇開搞笑橋段,來到這個若大的曠野中,靜靜的看著藍到不能再藍的天空,綠到不能再綠的湖水,一旁的冰川雪水慢慢流入佩姑措,風輕拂著湖面,碧綠的湖面皺起了一圈圈的漣漪,意外滲出來寶藍色水波,將整個湖面調成層次堆疊的風景畫,手癢想執起畫筆畫下這片美麗,但又怕破壞這片難得的美麗,只好作罷。


往帕羊的路上,地面上的景物並沒有太多特別的想像,反倒是天空出現的光影變化,成了追逐西藏風情的我們所緊握的美麗,這一道道美麗的光影,你說他是神仙賜予的饋禮,或說是精靈幻化的光束,大概都沒有人反對,因為在西藏,就算是平凡也能成就不一樣的偉大,一顆石頭,一粒沙,一面湖山,一座山,一條風動的經幡,透過旅人的眼睛,他已非原來的我,而是被心靈西藏雕琢後的今非昔比。

在清晨中未見珠峰的美,因為她羞怯,
在大本營裡未見珠峰的真,因為她不捨,
在絨布寺外探見珠峰的情,因為她即將遠行,
戴著我那串回憶的佛珠,
我要前往另一個未知的國度,
只因你我註定的遠走他鄉。

是雪在呼喚著希夏邦瑪峰,
是風在輕吻著佩姑措,
是你曾陪伴著我浪跡天涯,
沒有太多的悲傷與哀愁,
沒有過客般的陌生與遺忘,
因為時間早已流逝在金色光芒的地平線上,
輕輕的,悄悄的,走過我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