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轉中尼‧騎行西藏》DAY4 大昭寺、色拉寺、哲蚌寺

 

 

 

 

 

 

 

 

◎夜晚‧高原反應依舊來襲

昨晚是來拉薩的第二晚,就寢前我就先吃下一顆高原安,但睡到半夜又頭痛醒來,拿出氧氣瓶吸了幾口,又吃了一顆普拿疼加強錠,將枕頭墊高,舒服多了,繼續入眠。睡覺前告訴自己,假如在第四天騎車的出發日,我還是有強烈的高原反應,為了家人孩子我必須放棄騎車,尋找其它方式繼續旅程。

早上6點鐘天空已經微亮,在台灣規劃行程時,今天預計是到布達拉宮日拍出,然後在參觀大昭寺的八廓街,但身體狀況實在不得不放棄。看夥伴們陸續起床,問大家要不要到大昭寺逛逛,早晨大昭寺的八廓街,會有許多藏族人在轉經,滿值得一看的。

 
◎八廓街、大昭寺
  著好裝走到大昭寺已經早上七點了,太陽已經冒出頭來。八廓街變了,跟以往不同的是,攤販都撤離了,撤到八廓商城,且現在進入八廓街都必須通過X光檢查站。進入八廓街後不意外,轉經的藏族人沒有以往來得多,少了人潮的八廓街,總感覺不一樣。
 
   逛八廓皆肯定會經過著名的餐廳「瑪吉阿米」。瑪吉阿米(makye ame)是一家以尼泊爾、印度、西藏風味為主的餐廳,餐廳外觀塗成黃色,這在西藏算是很膽大的行為,因為在西藏這種鮮艷的黃色,只可用於寺廟外牆或高僧的住所,連當地貴族府邸都不敢塗成黃色,因此它份外引人注目。
 
◎浪漫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
  「瑪吉阿米」有一個美麗浪漫的傳說,藏文「瑪吉阿米」,「瑪吉」為未生或未染,可解釋為聖潔、無瑕、純真;「阿米」原意為母親。在藏族人的審美觀中,母親是女性美的化身,母親身上濃縮了女人內外在所有的美。因此「瑪吉阿米」的含義可解讀為:【聖潔的母親、純潔的少女、未嫁的姑娘】。 
 
  傳說三百年前,年輕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為了找「至尊救世度母」,跋山涉水走遍了藏區。有一天夜晚,「倉央嘉措」停歇於拉薩八廓街一家小酒館內。一個月亮般嬌美的少女掀簾窺望,她那美麗的容顏和神情,深深地烙印在了年輕活佛的心理。從此,「倉央嘉措」常常光顧這家酒館,期待著與這位月亮少女的重逢。但很遺憾的是,這位月亮少女再也沒有出現。 ,「倉央嘉措」因此寫下................
 
    在東方高高的山巔, 
     每當升起明月皎顏, 
     那瑪吉阿米的笑臉, 
     會冉冉浮現在心田
 
    倉央嘉措寫給瑪吉阿米的情詩流傳至今,而當年倉央嘉措與那位月亮少女相遇的那座藏式酒館,如今就是座落在拉薩八廓街東南角上的「瑪吉阿米」。然這只是傳說,但「倉央嘉措」所寫下的200多首詩詞,卻傳遍西藏.........
 
那一天我閉目在經殿香霧中驀然聽見你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匍匐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修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天背上行囊不為朝拜只為奔向你的懷抱
那一月轉動所有經輪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不為覲見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山不為修來世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那一夜我聽了一宿梵唱不為參悟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我轉過所有經輪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紋
那一年我磕長頭擁抱塵埃不為朝佛只為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那一瞬我涅磐不為永生只為佑你喜樂平安
 
有美麗浪漫故事的「瑪吉阿米」。我三次來西藏,但我卻一次也沒進去過。
 
◎外來文化對西藏傳統的衝擊
   轉完一圈八廓街會來到大昭寺門口,門口聚集很多瞌長頭的信徒。外來的文化確實漸漸在影響西藏。前兩次入藏,我所見的瞌長頭信徒,大多身披皮圍裙,手戴護具,膝著護膝。但這次看見的信徒們,少了圍裙、少了手上的護具、少了膝蓋的護膝,地上多了厚厚長長的泡棉墊。其實這樣的現象我也不知道是對是錯? 
 
   我只是個旅人或許我了解不夠多,2004、2008、2014年三次入藏,我確實看見了西藏的美麗,但也發現了西藏的哀愁。青藏鐵路修進西藏,神秘大門被徹底打開,雖為西藏的經濟帶來蓬勃發展,但打開的大門,令神秘的西藏也不再神秘,而打開的經濟大門真的對藏族有幫助嗎? 
 
  打開的大門,代表越來越多的外來文化進入西藏,對西藏民族文化帶來威脅和挑戰,象征西藏古老文化的景象正面臨衝擊,傳統該如何維持?西藏最迷人的自然景觀也面臨衝擊,經濟的大門打開,擁有豐富礦產的西藏,不少人早以對它虎視眈眈,礦產的開發,對自然環境破壞最大,自然環境該如何? 
   曾在一篇文章中看見一個報導,青藏鐵路開通後,訪問一位專門製做藏式家具的藏族人,他說:「很開心鐵路的開通,因為他所做的藏式家具可以順利銷往內地」,既然藏式家具可銷往內地,那也代表更多內地家具將銷往西藏,且他錯估了內地商人的模仿能力。我只是旅人,我聽我見我想,但我無能為力改變這一切。
 
◎沒有辯經的色拉寺
   約九點我們參觀完大昭寺後回到東措青年旅社。祐君提議大夥一起搭計程車去參觀色拉寺,去看看著名的辯經。色拉寺(藏文:སེ་ར་དགོན),位於西藏拉薩市區北郊的烏孜山南麓,是藏傳佛教格魯派六大寺院之一。1419年,格魯派的始祖宗喀巴,命弟子絳欽卻傑在拉薩北郊的烏孜山南麓創建寺院,命名為「秦清林」,藏語意為「大乘洲」。因附近多「色拉」,藏語意為酸棗林,故又稱色拉寺。
 
    色拉寺最廣為人知的便是辯經。然這並非色拉寺獨有,只是色拉寺的辯經每週一至週五下午固定進行,且開放旅客參觀拍照,故最為著名。比平時的辯經正式多的是,定期舉行的辯經法會,由高僧們展開關於佛法的討論乃至辯論。而每日的辯經,只是眾喇嘛參悟奧義、提高修為的一種輔助方法。
 
   色拉寺我兩次入藏都有來參觀過,也見識過了辯經,離拉薩較近的哲蚌寺我卻一直沒有參觀過。但大夥都決議了,我也不好意思說我想自己去參觀其它寺院,一切以團體為重。從東措青年旅社搭計程車,30元便可到達色拉寺門口。我每次出門旅遊都會記得日期,但總不記得是星期 ?   很不巧,我們前往色拉寺的日期是「星期日」,假日是沒有辯經可以參觀的。大家覺得沒有辯經可觀賞,那進去也沒有意思,畢竟門票費用不便宜,就在門口拍拍照,就當是來過了。
   
   色拉寺辯經不能參觀,那就換到哲蚌寺吧。從色拉寺搭計程車到哲蚌寺約30元,但切記在大門口下車後,要請司機繼續開到售票口後方後等你,等你買完票進去後可以繼續搭乘。我跟小偉、小卓就是在門口下車後司機就開走了,買完門票才知道還要走很久山路才到。
   
   只好問問門口管理員,管理人員說:「你們先在這裡等等看,或許等一下有小麵包車來,你們可以搭車進去」。等了很久也不見一台小麵包車,只好先剪票入內。進去後看見很多藏族人在擠一台公車,問了一下管理人員,我們可以搭乘嗎?  可以,但你們要能擠上去,我們三人也跟著擠了上去,跟藏族人一起搭公交車這倒是不錯的經驗。
 
   搭上公交車後大約10分鐘車程才到哲蚌寺門口,還好是搭車上來,若換算成走路上來那可能就是半小時以上了。早上11點14分,在哲蚌寺門口的販賣部買一瓶「王老吉」,在西藏期間可樂跟王老吉是我最常購買的飲料,可樂有時3元、有時5元、有時6元,最貴的時候買過9元;而王老吉最便宜都要6元,換算成台幣也要近30元,你就可以知道西藏物價其實很高。
     
   在販賣部等了很久,仍然不見士銘車上的人,約30分鐘後才看見士銘他們。原來他們的計程車師傅把他們在放離門口售票處很遠的路口,走了很久才到售票口,到了門口處還需要搭車上來,這一折騰花了不少時間。
 
◎格魯派最高地位的寺院「哲蚌寺」
  哲蚌寺的範圍很大,且大多在維修中,每個人想參觀的方向可能不同,因此大家約定好時間,下午1點半回到販賣部。哲蚌寺(藏文:འབྲས་སྤུངས་),為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拉薩「三大寺」之一,全名「吉祥米聚十方尊勝洲」。哲蚌,藏語「米堆」之意。1416年由宗喀巴弟子絳央卻傑主持修建,位於拉薩西郊5公里更丕烏孜山下。與甘丹寺、色拉寺合稱拉薩三大寺,乃格魯派寺院中地位最高的寺院之一。    
 
    而哲蚌寺最著名的便是每年八月的雪頓節〔曬大佛、曬佛節、藏戲節〕,一走進寺廟口門,就可以看見山坡上正在為八月的雪頓節而準備。相傳雪頓節在17世紀以前,原先是純粹的宗教節日。在西藏高原每年夏天的六、七月,天氣漸暖,百蟲驚蟄而出土活動。為了避免傷害生靈而違背了佛祖釋迦牟尼不殺生的戒律,藏傳佛教格魯派規定,每年藏曆6月15日至7月30日之間,不准喇嘛出寺活動,要在寺院中靜心修行。
 
  而此時當地的平民百姓都會取出酸奶向寺院裡的喇嘛供奉,同時在拉薩哲蚌寺舉行歡慶節,演出藏戲,哲蚌寺也就成為了雪頓節的重要據點,逐漸有了「哲蚌雪頓」之稱號。哲蚌寺雪頓節這一天,哲蚌寺在寺外左側山坡,展出一幅高30公尺寬20公尺的絲織大佛像,當天善男信女雲集,紛紛向佛像拋擲哈達,如同雪花紛飛,佛像下聚集有成千上萬條哈達,非常壯觀,但很可惜此時前來的我,並沒有辦法親眼看見。
 
◎「哲蚌寺」可預測幸福的小洞
   哲蚌寺還有一個有趣的傳說,一個可以預測幸福的牆洞,這次很幸運得讓我遇見了。在參觀寺廟時,看見遠處聚集一群女喇嘛及信徒,充滿歡樂聲。走進一看,牆壁上有一個小洞,女喇嘛站在距離約1-2公尺外,伸出右手食指瞄準好,閉上眼睛後慢慢往前走去,如果食指順利插入小洞,那麼你是孝順父母的人,而你的下一世必然會幸福。
 
   我當然也很好奇,跟著排隊試試。輪到我時我很認真的舉起右手食指,瞇眼瞄準好,閉上眼睛慢慢走去,突然有點害怕,害怕等等食指撞到牆壁會不會受傷。最後我沒有順利插入洞內,但我的動作引起現場一站笑聲。沒插入洞內不代表我不孝順,也不代表我下一世不會幸福,這只是傳說,您就當作遊戲試試也無彷。
 
     中午12點58分,逛著逛著遇見了caco、小偉、小雨、小卓。離集合時間還有半小時,我們又開始玩起高原跳躍活動。雖然大家跳得氣喘如牛,高原反應都快發作,還是玩得不亦樂乎。回到哲蚌寺門口,我們看見旁邊有小麵包車在攬客,問了一下價格,每人10元人民幣,送到東措青年旅社門口,二話不說搭上小麵包車回到東措青年旅社。
 
◎計畫趕不上變化
  今晚是在拉薩的最後一天,將結束適應期開始騎車。下午突然接到丹增的電話,在西藏最好有一人辦理大陸當地預付卡,這樣才方便跟司機等連繫。丹增說:「阿憲有一事要跟你說,原本打算幫你開車的師傅諾普,他突然不要了。他說沒有導遊,大家又是騎自行車的,他害怕會出事,所以不願意開車了。」
 
   我當然很緊張,因為明天就要出發了! 我著急回覆說:「那這事怎麼辦?  明天大夥就要出發了,大哥你可趕緊處理處理。」丹增回覆說:「沒事!我會盡快幫你找到新的車子跟師傅,我找到會給你打上電話」。   不久丹增回電了,順利找到一位四川的漢族師傅,約我下午四點多在東措青旅門口碰面,跟師傅聊聊,解說一下接下來的行程,順便看看車子的車況。
 
   下午四點約了小雨一同附會,漢族鞏師傅把車停在一間飯店的空地上,大夥就在車上聊天。丹增很嚴厲的告訴鞏師傅說:「你接下來的行程要乖乖聽說,好好配合台灣領隊阿憲。阿憲你有什麼就給我打上電話,記得在拉孜以前要低調點」。只見鞏師傅頻頻點點頭說是,我想這次旅程應該沒問題了?
 
◎蟲蟲大餐、雅魚
   丹增說明天要離開拉薩了,晚上想要請我們吃飯餞行,六點半在東措青旅門口集合。後來丹增帶我們到布達拉宮藥王山右邊的雲南餐廳,一樣點了許多道菜,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油炸的蟲蟲大餐,吃起來還滿順口美味的,我倒吃了很多。
 
   另外還有雅魯藏布江裡的雅魚。丹增說這雅魚不同於川藏線雅江的雅魚,我吃了一口,有非常多的魚刺,這種魚我在2008年走川藏線時,巧遇牛皮筏的漁民,跟他們買過幾條,後來請餐廳料理,魚刺非常多,但味道鮮美。
 
   其實有另有一事我一直不解,藏族人死後有塔藏,大多是活佛才可選擇此方法;火葬則多是大喇嘛;天葬、水葬則是最常見的;而土葬是犯罪或生病的人才用的方式。因此水葬關係藏族人大多是不吃魚的,丹增是藏族人,但卻沒有這個忌諱 ?  很謝謝丹增請我們吃了豐盛的大餐,第三天了,我的高原反應也漸漸減少了,身體開始漸漸適應高原了,食慾也變得很好,晚餐吃的特飽。
 
◎留下遺憾的布達拉宮夜景
  大約晚上9點,太陽已經下山了,這半小時內是拍攝布達拉宮的的黃金時期,過了這時期,打了燈的布達拉宮夜景拍的到,但背景天空會是黑色的,比起寶藍色天空要遜色許多。我知道我必須把握這黃金時期,但大夥似乎還聊得很起勁。總算結束聚餐,很快的走到布達拉宮廣場前,拿出腳架,架上相機,一切都用最迅速的方式,但還是為時已晚,拍兩張後第三張天空就已經全黑了,錯過黃金時間了。好吧! 或許留個遺憾,我才有理由能重返西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