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

荷蘭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運河穿梭在城市裡,為這獨特的城市增添了幾分浪漫的情調,也因此有了北方威尼斯的美稱。

 
(到林布蘭家坐坐)

(啊~古老的舊畫冊耶,好想摸,好想翻,不行,不行,不可以這樣,但還是好想摸,也好想翻,天人交戰啊!)

(林布蘭畫作中最愛的一幅畫,表情取勝!)
 

(這就是大畫家林布蘭啦,不過我跟他不熟就是了。)


(在都市裡就可以找到我家門前有小河的境界,隨時都可以悠哉的來個日光浴)


(比我還能拍的團員媽媽,讓我自嘆不如)


(在這樣古典雅緻的環境下用餐,即使是一碗白飯都顯得身價不凡)
 



(簡單卻美味的荷式鮮魚料理,分量剛剛好,不用擔心會撐破肚皮)


(第一餐就讓我品嘗到荷蘭蘋果派,真是美好的開始。料好實在,真好吃)

大家有讀過安妮日記嗎?之前在書局無意間讀了半本,後來因朋友出現而沒看完,這次直接跳級,直接殺到她家拜訪了。還有,此安妮非彼安妮,不是那滿頭紅髮,充滿想像力的開朗安妮,而是被納粹欺壓受困,來不及長大成人的猶太人小安妮。

(改天要找機會把安妮日記讀完)

(要參觀安妮之家,請乖乖排隊)

(閣樓暗門內就是當年安妮一家人躲藏二年的地方,內部空間相當狹小簡陋,一家人生活都嫌擁擠了,更何況最後還容納了兩家人口,可見當時的生活有多艱困,在暗無天日的的環境裡,還不許發出任何的聲響,以免被外面的人發現異狀,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中,安妮還是盡量保持樂觀的態度,更是讓人覺得心疼啊

(收拾起哀傷的情緒,繼續探索這有美麗運河的城市)
 
(這獨立紀念碑看起來沒有什麼,但我一定要說在拍這張照片後,差點被一位陽光美少男給迷惑。我拍完這張照後,正在預視看拍得如何時,原本坐在台階上的美少年,徐徐的走到我身邊,低頭靠近我,也在看我拍了什麼,我抬起頭時剛好與他四目相對,在陽光照耀下,頓時被他那閃閃發亮的迷人雙眼給電了一下,我禮貌性的對他微笑了一下,爽姐在稍遠處對我喊了一聲:爽妹,小心妳的包包。我轉頭看了爽姐一下,再回頭看了一下美少年,美少年也對我淺淺一笑,然後就輕輕的走開了。啊~不要走啊~
 

(一發完花癡,馬上就來到紅燈區,會不會進展得太快了

(紅燈區禁止拍照,所以只能用眼睛看,而男生還可以身體力行,拉上窗簾的表示尚未營業或是正在進行交易中

(不能拍超正點的櫥窗女郎,那就欣賞紅燈區的街頭塗鴉吧,但我不得不說,每個櫥窗女郎都長得超正,身材又火辣,如果我是男的,倒很想消費體驗一下啊,此地大力推薦給所有男性友人,來到荷蘭必去紅燈區
 
(這位性工作者Belle,據說一直做到死,所以阿姆斯特丹特立了此碑紀念她,我只能說,阿姆斯特丹真是好樣的!而Belle,真有妳的!

(向全世界的性工作者致敬,其實我還蠻贊同荷蘭政府將色情行業合法化經營的觀念,我覺得攤在陽光下管理,比讓業者偷偷摸摸在暗地裡私下經營好掌握多了。)
 
(連地上的裝置藝術都很有紅燈區的風格)


(繼續禁忌之旅~買毒品去。不過這蘑菇有管制,我還是去買較易到手的大麻蛋糕就好


(在荷蘭只要看到Coffee Shop,就可合法購得大麻)

(推開藍色大門,進入異想世界,興奮的直衝吧台,導覽過關,爽姐過關,我卻被彪形大漢店員攔下,Can I see your ID? Sure!Of Course!馬上開心的拿出護照,你也太小看姐姐我了吧,我都36歲了耶
(開心購入大麻蛋糕一個,小小一個杯子蛋糕價值七歐元,毒品果然不便宜,等待晚餐過後細細品嘗)
 
(好吧,繼續加重口味,買完毒品後,馬上緊接著來到了保險套專賣店,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可以,反正荷蘭人百無禁忌,性丶毒品都是這裡的特色之一,早已看奇怪不奇怪了。
 
 

(這裡有販售各種造型尺寸及不同口味的保險套,任君挑選。)




(我沒買保險套,買了有趣的明信片送叭ㄅㄨ)


(一直對這種大型西洋棋感到喜愛,集寓教育樂於一身)


(用餐去)


(哇,今日真是驚喜連連,非吃不可的碗豆湯也入手了


(真是誇獎不得,馬上踩雷,火腿好吃,但下面墊的是什麼怪東西啊)

(還好主餐又扳回一城)


(我可沒忘了我的大麻蛋糕,這才是我晚餐的主角啊,吃起來的味道有點像放在冰箱很久的蛋糕那種味道 ,外觀看似巧克力,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我不能說他難吃,但也絕對不算好吃,吃完當下完全沒有藥效反應,後續會如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進到飯店休息大約已是晚上九點多了,此時舌頭開始感到有點麻麻的感覺,但意識仍清醒)


(我們的房間號碼)


(房型簡單舒適)


(比較害羞的是梵谷會看著我們睡覺,還好我們不是來度蜜月的)
(衛浴間相當寬敞)

在我洗澡時藥效發作了,開始覺得頭昏腦脹丶動作遲緩,雖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思緒卻開始跳躍式思考,很難專注做好一件事,完全失去了時間感,只覺得一顆頭洗了好久都還沒洗好,而眼睛還一直想要閉上睡覺,所以只好不斷逼迫自己強睜開眼睛,千萬不能倒下去,一定要撐到洗好澡,穿好衣服好好的躺到床上去,因為就算要被救出去,也要是衣服穿得好好的,我才不要全身光溜溜的倒在浴室裡,等待別人來救援,雖然我人在昏沈中,但這點羞恥心我還是有的。
後來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終於洗好澡了,真是可喜可賀,至少不用擔心一身狼狽的見人了,穿好睡衣後,馬上往床上倒去,現在人是躺平了,但腦子卻沒跟上,思緒還活潑的很,不想就此放過我.....,可不可以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可不可以不要再轉圈圈了,我不想要掉到那個洞裡面去啊,我討厭墜落的感覺,我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自己的狀態,我的腦不是我的腦,我不懂為什麼有人會喜歡吸毒,我不懂,我不懂,把原本的我還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