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


瑞士遊記,記錄時間:2008/8/6下午

突然從大自然美景中跑到一個人工城市,這樣的不適應還真不能發覺這個城市的美,本想跳過他不寫,但這樣違反自己當初訂下的原則-要用時間順序寫遊記,雖然這個原則還真微不足道,體會過自然山川的美麗後,對於接下來的城市之旅,屢次都有放棄的念頭,就讓他有始無終吧!可又害怕這樣的破例,讓當初立志要按牌理出牌,練練自己的毅力又毀了,或許現在寫寫這些原先無動機寫的東西,剛好可以調和近日突然讓人心煩的工作,把不可能變為可能,就不會讓煩心的事,下班還不能放下。


日內瓦是國際都市,許多的國際會議都在此舉行,原先聽到這幾個字會很心動與嚮往,然而被瑞士美麗山水洗腦後,火車一到這個城市,不知怎麼就是有一種烏煙瘴氣的感覺,或許是人多了車多了,一種鄉下突然進入都市的不適應吧!

走過白朗峰路,這路上人種形形色色,有許多包頭巾的人,或許受一些媒體影響,總感覺包頭巾的人就是恐怖份子,還有在車站出發前,接收到領隊要大家好好保管錢財與重要物品,還真讓悠閒的心情頓然緊張,一緊張怎麼看都不對味,走到白朗峰橋頭,看那大噴泉也是不怎麼樣。


↑白朗峰路上



↑地標-大噴泉

這中間還發生,同伴發現後背包拉鍊被打開,他找不到皮包,開始大家做最壞的打算,他被扒了。但他又想起,自己曾在車站使用過廁所,日內瓦火車站的廁所,需要買票還有淋浴間可以買票使用,收票的櫃檯也很有規模,感覺很像要進入澡堂一樣,同伴想或許在櫃台掏錢買票時,忘了拿回皮包,抱著一線希望回去問看看,這樣一折騰,大家對日內瓦的印象更差了,雖然 事後證實是同伴自己糊塗,真的忘了拿回錢包,櫃檯人員幫他保管了。但猜疑的心存在,美好的印象就很難產生,走過白朗峰橋進入舊城區,遠離隆河蕾夢湖畔,人潮慢慢減少,走在舊城的石板路上,悠閒的心情稍稍回流一些。



↑舊城石板路




↑圓環噴泉前的街頭藝人經過一個圓環噴泉前,看見街頭藝人隨興的演奏樂器,好感又增加一點點。我們走過舊兵器庫,到主要想參觀的聖彼得大教堂,他是日內瓦市民的信仰中心,還能令人連想到希臘神殿,是這樣嗎?




↑舊兵器庫



聖彼得大教堂,這那裡像希臘神殿啊,別緊張這邊是側邊,要到正門瞧瞧去!



↑聖彼得大教堂的正門,能聯想嗎?老實說:我覺得還好。

盧梭是日內瓦名人,他的學說是什麼?還真記不起來,想知道的自己查,知道的人要分享也可以,不能免俗,名人故居總要瞧瞧,故居就故居,民宅上加一塊牌匾,這樣就會吸引像我們一樣慕名而來的觀光客。



↑盧梭故居

接著要去那呢?日內瓦這段市區停留,完全是自由時間,我不想作功課,跟著大家走囉!有人好學去參觀日內瓦大學,我跟著一群人去找宗教改革紀念碑,這紀念碑在帕斯奇歐公園內,看地圖應該離盧梭故居不遠,但公園入口還真有點難找,一到公園發現公園樹木高大,整個公園壟罩在大樹的陰影下,光線從樹梢灑落下來,那枝葉搖晃光影晃動,感覺真是美麗,這時對日內瓦的好感又增加了一點。




↑宗教改革紀念碑

公園內許多市民就隨意找塊草皮坐下,或看書或聊天。也看見一對練舞的舞者,表演耍瓶的藝人,還有一群人在玩西洋棋,看來若一下車就到這公園,我想對日內瓦的印象應該會更好。



↑古木參天的公園,灑落的光線很美。




↑玩西洋棋的人們是公園美麗的一個角落。國際都市日內瓦的停留時間,就短短幾個小時,或許他有他吸引人的地方,但我沒能體會。

接下來要到瑞士首都-伯恩(瑞士首都不是日內瓦也不是蘇黎世喔),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