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ft。台夫特新教堂上的good boy



這趟旅途的前五天,地上的枯葉和撲面的涼風,讓人以為早已入了秋。
天空相當乾淨,藍白分明,正如此地著名的陶瓷。我們就在這樣的氣氛中,登上新教堂。





飯店前的步道。抵達第一天小帥每天就玩這些落葉玩得不亦樂乎。



新教堂的高樓是可以挑戰的,每日固定時間開放,每人3.5歐,即可練練腳力,順便空覽台夫特的地景。

新教堂高108.75m,共379階。登樓之後,旁邊的遊客告訴我,朝哪個方向望去就是鹿特丹。




 


樓下有個小販賣廳,以歐洲紀念品的價格來說還算實惠可親,賣的玩意兒當然以台夫特著名的藍色陶瓷(Delft Blue)為主。根據【荷蘭觀光旅遊局】的簡介,這藍色陶瓷的起源跟中國有關,這樣說來景德鎮的陶瓷恐怕還是全球第一。

我本想只買了紀念品就不上樓了,不過禁不起好奇,跟老林眼神示意:登高!









買了一些紀念品,包裝紙袋沒理由印上別的圖騰。






木製的階梯沒有盡頭似地向上盤旋,像蜷在鐘樓內的巨蟒,又令人聯想到長髮公主令人一嘆的辮子。無奈的是登樓者的心情,踩上樓梯轉了十來個彎,,與幾位下樓的遊客擦身而過,那咿呀作響的樓梯雖啟人思古之幽情,卻斷斷不容你停下腳步揉個腿喊聲累,狹窄高聳、足跡不絕的空間內,每個人認份噤聲,專注奮力地上上下下,才是登高者的本分。



【入口處。像睡美人被紡錘刺傷前會走進的城堡高樓。
你看那石階砌得多有個性】
 




老林與我兩個腳力不差,所提攜的這個兩歲九個月小男孩更是在我們之上,然其活力與速度目前僅適用於平地,對爬樓梯這等「苦工」則是興趣缺缺。一開始我與老林前後夾攻,一階階把他拱上去,後來實在因為此等龜速無法消化由下而上源源不絕的遊客,只能給老林扛著,一鼓作氣登上幾十階之後,再側身於樓梯旁開了一個小門或小窗的凹處喘口氣再向上登。古人以「僅容旋馬」形容狹小,而這些空間,則是「不足旋身」,雖然如此,對我們來說,有個地方停一停腳已是非常幸福了。


【中途有「休息站」,讓 good daddy 與 good boy 喘一喘】






【分別在兩個高度拍的照,不騙你,腿會軟】











終於到達最頂端,小帥才從老林手上放下走不到幾步,
一位正要下樓的婦人望著小帥笑道:「oh~good boy!」回以微笑後我對老林說:「應該是good daddy吧!」


【小帥的「寵物」暴龍,這趟旅行全程作陪,當然也得登頂瞧一瞧。】
 
 
 


在廣場前深情一吻,是向這座城市辭行前的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