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ls。荷比德三國交界



當初在馬斯垂克停三晚的原因之一,是這附近有些需要花點時間的景點。Efteling算上車程與遊程,要一整天;逛outlet與去Vaals放在同一天,也需要一整天。再加上馬斯垂克自身的遊歷價值,三個晚上其實有點趕哩。




 

在歐洲旅行,特別是帶小小孩,自駕的優點真是說也說不完。從Roermond outlet到Vaals,若非自駕,不知道要等車等到什麼時候,況且這裡到站之後還得再往山上走,據我不精細地推算,悠哉一點要走個二十到三十分鐘。

Vaals是個閒適的小城,車子進入市區沒多久就又穿了出去,照理說應該往「法魯士山 Drielandenpunt」前進,這座高322.5公尺的山,是荷蘭的最高峰,坐落在Vaals小城。


實際走一趟才會了解旅行書與用雙腳實地踏查之間的差異,永遠不要認為旅行書或他人經驗可以百分百相信,因為那是人家走過的路,不是自己正在走的,永遠要對「現在」抱有無比的挑戰與嘗試精神,這是自助旅行者必備的心理素質。

就在我們泡在「順著路一直往上開就可以到達三國交界」的愜意時光中,老林指著幾條岔路說,這樣要往哪裡?當時我們無法分辨哪條路比較「高」,而「一直往上走」自然也就失去其最高指導原則的意義。很明顯已經迷路的時候遇見一位老人,那位從容的老人說:「喔,我家就住在那旁邊。」向一片草原中高起的樹木群指了一指,「從這裡要開十幾分鐘。」三人就在小路中猶疑前進。





後來我們真的就在距離三國交界處五分鐘車程的地方迷路了,老林在一個標示地名與路線的告示牌前停車,他研究研究,我帶小帥下車放風。若不是迷路,這兒的氣氛還真好,稍稍荒涼的鄉村,前無店後無人。但是若要問路,則是個麻煩。十分鐘後終於有個年輕人路過,我從牙縫中擠出聲音對老林說:「快去問路,這告示牌寫的根本有看沒有懂!」




【迷路休息站,看,悠閒吧!】

雖說有人告誡女人別在旅途中給迷路的男人出主意,但我也不想就這樣迷失在Vaals,老林總算慢吞吞地捉住那位年輕人,得知正確的去向。雖然多花了三十分鐘,總是抵達了三國交界。




 


這裡有個小迷宮,和常見的溜滑梯等遊樂設施與沙地,足夠讓孩子樂的,我們到的時間太晚迷宮已收攤,遊樂設施則待先上高塔後再去,否則小帥一玩起來,開放參觀的高塔也要打烊。

可選擇爬梯或搭電梯上下樓。3.5歐/人。好逸惡勞的人性馬上開始作用,上樓當然搭電梯。








 
高塔與電梯都十分簡陋,整座塔是鏤空的,到了最高點之後,可從從腳底看到地面,一向自詡無敵大膽的我,上了樓竟然腿軟,這回旅行的的台夫特新教堂與這座塔,提醒我身體騙不了人,曾經以為「天下沒我不敢嘗試的遊樂設施」,竟被這兩個溫馴的巨人溫柔地折服了。

我懷疑膽子被小帥在母體內吸走了,因為這小子竟然無視於腳下騰空,一上樓就衝出去扒住欄杆看風景,我一邊抓住扶手一邊指揮老林:「快點去扶著他!」

 

【景觀塔的三面分別標示國名】










下塔時,老林牽著小帥準備搭電梯,而歐巴桑性格突發的我,告訴這兩位男士我要走樓梯下去,因為「畢竟花了3.5歐,咻地搭電梯下樓也太浪費了。」於是我手扶欄杆,一階一階慢慢下樓,想想還真是狼狽。

景觀塔從外頭看起來是這樣的。







最後,在無處不有的紀念幣機器台刻了一枚紀念幣 ( 大小男人都愛紀念幣,大的想蒐集,小的想投幣 )。回程時因為道路工程被迫改道,導航卻一直指揮我們回去原先規劃的路,轉來轉去的結果是迷路...。總算在晚上七點左右回到馬斯垂克,兩人肚子大唱空城計(小帥可以喝奶倒是好解決),老林在附近找到一家披薩店,外帶香酥熱的披薩當晚餐,配上甘冽的啤酒,滿足而眠。










三國交界究竟值不值得去呢?最有價值的是旅途中的心情與遊賞時的點點滴滴,只要想去就去,去了才能說,這對你是否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