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廣州的天國散步

廣州不愧是漢代以來中國最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各式宗教在此都有悠久的歷史。廣州出差的最後一天,花個半天,徒步四公里走過道教、佛教、伊斯蘭、基督教在中國最重要的建築物,向來自中國海內外的諸神佛致敬。包括,清末的石室聖心大教堂、建於唐朝的伊斯蘭懷聖寺、南朝南梁時代的佛教六榕寺,建於東晉的道教三元宮。



石室聖心大教堂: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一德路旧部前56号
由地鐵二號線海珠廣場線走出來,沿著批發商店林立的一德路步行約10分鐘便可以在右手邊發現兩座哥德式的尖塔,與周遭建築物一整個完全不搭。



雖然維基百科上說這座教堂平時對外開放,但我禮拜六早上到達時,所有的門都關了起來,沒能進去拍照。
這座天主教堂是全中國,也是全東亞最大的哥德式教堂,但更有名堂的是教堂的原址是清代兩廣總督部堂。
1858年,第一次英法聯軍俘虜了兩廣總督府內「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六不總督」葉名琛。戰後法國人向北京要求在兩廣總督部堂的土地興建大教堂,並運來了羅馬的泥土與耶路撒冷的石頭做為基石。如今教堂正面依然可見ROMA 1863的字樣,不過以雕刻的嶄新程度看來,應該是最近才又重新刻上去。
這沒甚麼好意外,文革期間,石室聖心大教堂被紅衛兵完全破壞,成為一座垃圾處理場。



 
懷聖寺: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光塔路56号
沿著解放中路往北走,轉進米市路,大約20-30分鐘便可以走到伊斯蘭餐廳與伊斯蘭超市林立的光塔路。
光塔路這名字正來自懷聖寺那座白色的喚禮塔。



維基百科上說這座清真寺只對穆斯林開放。當我走到光塔路56号的門口,正好有個郵差來到,一個約末六十歲的老人穿著寬大的袍子出來拿包裹,我便禮貌地向他請求入內參觀。他將我從頭至腳打量了約10秒後才回答,「最裡面的禮拜大殿不要進去就好。」



據說,先知穆罕默德派曾門徒來華傳教,於唐貞觀初年經海上絲綢之路在廣州登陸,開始在中國傳教。貞觀元年僑居廣州的阿拉伯穆斯林捐資修建了這座清真寺,並為紀念聖人穆罕默德,故取名「懷聖」。
如果以上說法為真,那麼懷聖寺不僅是中國現存最早的清真寺,甚至是世界最早的清真寺之一。不過,如今可以看到最早的遺跡是禮拜堂前的元代石欄杆。至於唐朝的文物可能早已經在黃巢之亂毀去。





當年廣州是唐朝最大的對外貿易港口,九世紀初黃巢在廣州大肆濫殺無辜,據《中國印度記聞錄》記載,阿拉伯、波斯等穆斯林商人和猶太商人在廣州被殺者有二十餘萬。
寺內原本有一元代石碑「重建懷聖塔寺之記」,是中國最古老的漢字伊斯蘭教碑,以阿拉伯文與漢字對照記載伊斯蘭教在中國的傳播。石碑在文革時期遭到紅衛兵毀去,改革開放後重做了碑,卻又故意忽略阿拉伯文,只剩下中文的部分。



 
六榕寺: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六榕路87号
西元六世紀,南梁梁武帝蕭衍派他的母舅沙門曇裕大智法師到真臘(今柬埔寨)求得佛舍利帶回廣州後,便命令廣州刺史蕭譽建造了這座寺和塔



蘇軾被貶嶺南時,路經廣州,當地僧人力邀蘇軾為寺題字。蘇東坡見寺內有六棵枝葉繁盛的古榕,便欣然提筆寫下「六榕」二字。明代時改名為六榕寺。



現今蘇軾所提的六榕還掛在花塔,只不過嶄新的程度看起來還是個冒牌貨。
經歷文革後,光緒皇帝御筆牌匾已消失,連存於六榕寺的玄奘法師頂骨舍利也在文革時被毀。
花塔後方有座1983年興建的大雄寶殿,所供奉的佛像看來莊嚴許多,與文革後那種草率製作的佛像相比,就算是我這種大外行也一眼就可以分辨出高下。



三尊大佛分別是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藥師佛,均為康熙二年(1663年)鑄造,原安放在廣州城南的大佛寺,是廣東省內現存最大的古代黃銅鑄像。
在文化大革命中,紅衛兵將三尊大佛肢解後送到五金工廠,準備將大佛鎔解。幸好曾經住過大佛寺的周恩來趕緊批示保留。
1972年尼克森訪中國時來到廣州,但是廣州像樣的古物一件都找不到了,於是有人想到了重新焊接大佛並移到了六榕寺來充門面的點子。所以今天廣州的大佛寺已經沒有大佛,六榕寺卻平白多了三尊大佛。
 
三元宮: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应元路11号
三元宮的由來,據說是東晉元帝二年(319年),南海太守鮑靚為其女鮑姑在此修道行醫而建造。算是當天參觀的四座宗教建築中最古老的一個,道教是中國的本土宗教,年代久遠不足為奇。



三元宮離越秀公園不遠,位置就在一座小丘上,所以門口寫著『三元古觀,百粵名山』。
小丘下的入口有四、五個賣香的老人,見到遊客一走近就像水蛭般著纏著不放。我不肯買,老婦人便用廣東話罵我不懂事,連求發財都不會。



三元宮大殿內供奉三元大帝,天官大帝為堯,地官大帝為舜,水官大帝為禹三位賢君。側殿供奉鮑姑、太上老君、呂洞賓、關公等人物。
當地道教所拜的香與台灣不同,上面寫滿「一帆風順」、「身體健康」、「金榜題名」等吉祥話,而且按價錢越貴越粗,彷彿燒了香就可以得到這些東西,最粗的有比棒球棒還粗。



文化大革命期間,三元宮跟前面三座宗教建築有著一樣的命運,神明的宮殿被霸佔,神像及文物遭到全毀,宗教活動停止。
 
沒走過這些古蹟,不知道那如颶風狂暴的文革為害之烈。消滅了神之後,這片土地的人民只信仰人民幣,那財富堆積起的繁榮不知是建築在怎樣的基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