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拉失去愛,什麼都沒有

 
雅拉的發展與雅拉國家公園(Yala Natnional Park )脫離不了關係,位於斯里蘭卡東南部海岸的雅拉國家公園,成立於1899年,公園佔地1297平方公里,雖然雅拉國家公園是斯里蘭卡第二大國家公園,卻是參觀人數最多的國家公園。一般觀光客來到雅拉,就是要體驗的生態旅遊,這是個全球的旅趨勢,包含台灣近年來推展的國內生態旅遊,都是在提倡這種對當地文化與環境造成最小衝擊下,能夠追求最大經濟效益,並且能讓遊客獲得最大滿足的旅遊活動,如果以這樣的說法,我想以人為主的旅遊體驗,如部落文化及原住民生活體察應該也可以視為生態旅遊的一部份。另外,此種旅遊方式的經營大都以國家公園的方式來保護,主要是為了避免人為過度的欲望造成的影響,例如亞馬遜河的巴西、馬來西亞的沙巴及非洲的肯亞等,人們以感官來體驗,得到是對自然生態的尊重而不是掠奪。

進入雅拉小鎮,湖畔的一隅出現了一群人在水中沐浴的畫面,這樣的場景,我大概只在印度恆河畔看過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21886400,沒有什麼特別的宗教意義,我想就是自然罷了,熱帶地區應該是常有的事,看著人們將車子停在一旁,或是圍著沙麗沐浴,或是全身泡在水裡享受這清涼的湖水,沒有一絲的尷尬,甚至自然的向我們揮手,一派的樂天性格,讓人也不禁對雅拉多了一份的好感與親切。之後,進入Safari旅館,名稱跟之前在肯亞國家公園住的serena很像,但整體來說比較像是南洋風格的建築,休息了一會兒,便換上吉普車開始了雅拉公園半日遊的行程。

雅拉公園坐落在比較乾旱的氣候區,雨水主要在東北季風期間,從海岸延伸至斯里蘭卡的內陸,約佔整個斯里蘭卡面積2%的雅拉國家公園,在公園內也能近距離跟印度洋的海水接觸,此外,公園內以密林為主,也有沙地、平原、湖泊和沼澤澤,如此多樣的地貌,相對的自然生態資源也是十分豐富的,遊客乘車尋找自然棲息的各種野生動物,常見的野鹿成群,亞洲象及各種鳥類,如果幸運的話還能見到花豹。

進入國家公園最先看到的是池塘邊牛群悠閒吃草的畫面,只是車子都還沒有坐熱,就直接去遊客中心上廁所,但意外的插曲是在斯里蘭卡最常見的長尾灰猴,成群結隊的在樹上跳躍,這種高度社會化的動物,有的在幫同伴理毛,有的則是打成一團,追逐嬉戲,不怎麼怕人的長尾灰猴,有時還會歪著頭打量我們這群不速之客,不知道到底是人看猴,還是猴看人,另外,這裡還有一隻花豹的標本,先拍下來當作紀錄,希望接下來的路上能夠親眼目睹,雖然我在肯亞已見過。雅拉國家公園由於是野鳥保護區,所以鳥類的種類或數量也都相當可觀,幾乎不必特別去搜尋,就能在不用望遠鏡的方式下近距離看到,例如,看到次數最多的孔雀,常活躍在枯木、草叢間,而在沼澤及池塘,白頭鸛、琵鷺和許多不知名的鷸科鳥類在覓食,以及野水牛跟水鳥所構成的寧靜祥和的畫面。之後,滿載觀光客的吉普車群,竟出現荒地大塞車的畫面,而我也跟同伴要了一個口罩,因為車行過後的紅土飛揚,實在是令人不敢領教。

車子繞過一個又一個的彎道,一隻躲在灌叢中的亞洲象,讓我們只能見到象鼻跟額頭搖動的場景,心想應該有機會看到完整的象群出沒,沒想到梅花鹿的身影打斷了我的思緒,馬上拿起望遠鏡,這時就發現望遠鏡真得不管用,因為光用肉眼及相機就能見到的畫面,反倒在轉動望遠鏡的過程,白白的浪費了許多的珍貴鏡頭,之後在經過一片廣大草原,一家三口的象群,總算滿足了我們看亞洲象的心,大象完全沒有戒心的玩著,或是漫步在池邊戲水,與背後的象山,成了一幅美麗的寫生作品,我們待了一會兒,隔著一小段距離,一來不影響大象的活動,更不會驚動眼前這龐然大物而造成危險。車子再繼續前進,畫面出現了疣豬掘地的有趣動作,蜂虎在枯枝上左顧右盼,以及梅花鹿戒慎恐懼的張望著,而雅拉似乎仍有著尚未探訪的密祕等著我們。

一旁的樹叢裡出現一雙雙圓滾滾的大眼睛,是的,就是我們一開始見到長尾灰猴,媽媽帶小孩的溫韾畫面也在此上演,眼前的地貌也在此開始悄悄產生變化,先是一個大池塘,池塘裡水牛一副樂活的樣子,岸邊竟是被我們誤以為是岩石的鱷魚,讓人不禁為水牛捏一把冷汗,只是,鏡頭拉遠後,從相機的畫面裡,這樣的場景美得令人無法置信,平靜無波的水面,光影調和成平衡的灰色調,水鳥無憂無慮的徜徉在綠波之上,梅花鹿的斑紋,像是撥灑在草原上的星星,讓畫面增添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彷彿時間已在此凝結,而心也在此刻投降了。美麗的想像時刻隨著吉普車的轉動,在軟軟的沙灘旁停了下來,不同於先前的動物生態,印度洋的海水帶來了另一種美麗,陽光也柔化了沙灘上的細沙,脫下鞋子,被細沙親吻的感動,被湛藍侵入的雙眼,風也混著海洋的味道,觸動著感官的味蕾,終於,邂逅了不一樣的斯里蘭卡。
 
夕陽的餘暉下,結束了這趟的探訪行程,樹梢上乍現的鳳頭鷹,在彩霞染紅了天際中,給了人某種程度的離別依依,不同於肯亞的壯闊與原始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30595769,雅亞顯得小巧玲瓏許多,或許是動物生態體系的差異,也或許是這裡的美景像寶石般的高雅與精緻,體驗屬於南國專有的生態旅遊,這裡是不錯的選擇,但如果你是Discovery迷,那應該這裡可能就不太適合你,缺少大型肉食性動物的雅拉,噬血的場景這裡沒有太多的鏡頭,此外,儘量穿深色衣服,因為這裡的紅土一定會讓你乘興而來,灰頭土臉的回到起點。
 
離開雅拉前往嘉列Galle,路上一整排的水牛優格小攤,就如同在越南路邊販販的椰子水和鳳梨切片http://blog.yam.com/easenljps/article/66242069
除了充當休息站休息外,也兼作小本生意,不同於其他觀光地區的勢利與虛偽,這家人明顯得讓人感受到質樸與謙和。車子再開往公路,行經Vdawalawe國家公園,這座小型的國家公園主要是看象群的,運氣好的時候,可以看到象群在柵欄旁走動,有時候司機會在路旁的水果攤買香蕉丟給象群食用,但這次我並沒有看到,只有一座高台冷清的立在柵欄旁,而我們的司機竟然跑去買米,令我十分不解,之後,車行經過2004年南亞大海嘯災區,這一大片地區連同我們下午前往的嘉列,都曾遭遇到不同程度的傷害,重新再度站起來的斯里蘭卡人,面對這樣的磨難是如何撫平傷口的呢?看著路旁的慈濟大愛村,我想答案應該就是「尊重與放下」吧!看待生命的態度,是種融合了豁達與了悟,尊重逝去生命的無常,放下眷戀的枷鎖,也放下對往者的束縛,重新面對未來,也重新再次展開新生命。


雅拉之行是對生命態度的選擇,你可以選擇為他佇足的奉獻與擁有的美好,你也可以選擇對隱約的淒涼而流連心碎,生命的靈魂在此找到了寄託,每一首超然的敘事詩,每一張省思的生活底片,告訴旅者兩個世界的對話與交流,探望著叢林裡恣意漫步的平靜,腳踏著浪潮緊抓著沙灘不放,這何嘗不是種看待生命的方式呢?如此的浪漫,如此的刻骨銘心,就像某種飄盪在太虛的神祕一般,包容了愛與死亡,2004年的那一天,一場巨大的休止符,劃過了斯里蘭卡人的溫柔曲線,奪走了幸福的可能,但人們選擇了另一種虛無空白的存在,繼續著未完成的日子,雕刻著對生命永恆的祝福,解放自由的靈魂,重拾對愛的喜悅與歌頌,因為,失去了愛,這個世界將在回憶中缺席,這個世界什麼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