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不拉石窟寺廟,遇見了緩慢

 
丹不拉(丹布勒)Dambulla,對我來說整個的印象就是一座被列入世界遺產的神廟-石窟寺廟,5個大小不一的石窟壁畫及雕像,在西元前43年,帕拉克瑪巴忽國王由南印度逃到這裡居住了14年,為了感念佛教僧侶曾幫助過他,於是在這裡修建寺廟,此後的國王也陸續在洞穴內開闢神廟,這裡就變成了佛教中心。要進入石窟寺廟前得繞過最重要的地標物,那就是金色坐佛,坐佛有30公尺高,是由日本人所捐助建造的,坐佛面容慈祥,神情安祥的看著遠方,從手勢來看,有點像是密宗的佛教教義,表示用來回答一切不可言說的事情和智慧的精髓,不過對我來說,從某個角度看上去,似乎帶些嚴肅莊嚴昀意味。坐佛下方是個獅子開口的博物館,我並沒有進去,一旁還有兩座塔寺,最旁邊的造景上有著一整排的僧侶虔城向上的雕像,只是搭配著粉紅蓮花的黃金寺,或許是陽光照射下的金碧輝煌,也或許是色彩流於艷麗,反倒是讓人覺得多了份觀光景點的俗氣。

坐佛後面有一座岩石山,就是石窟寺廟的所在位置,岩石山大概有150公尺高,得花一番功夫沿著石階往上爬,在前一天的獅子岩及波隆納魯瓦之後,今天的健行算是輕鬆的。爬石階的過程其實還有令人驚訝的地方,除了可以登高望遠,遙望這裡的青翠山林及市景外,據說還能看到獅子岩,從大佛的身旁看過去,那種居高臨下的氣勢馬上就能讓人明瞭小天下的感覺,但還是得小心這裡的小販推銷的纏工。來到了山頂,站在上頭遠眺,一座突兀的小山矗在在叢林間,景致相當特別,四周算是環境清幽,難怪會成為僧侶冥想修道的地方,之後,在入口處脫掉鞋子後經過安檢進入了石窟寺廟。

一進入石窟寺院,首先會看到的是石窟前一座座白色明亮,像是牌坊式的建築,整個隱身在巨大山壁的縫隙內,這樣的感覺讓我想到保加利亞里拉修道院,只不過石窟寺院更具有讓人心情寧靜,若在山嵐興起時,瀰漫的氤氳之氣,瞬間忘記塵世的煩囂吵雜,使人更能沉入內心思考與冥想。石窟入口處的岩壁上刻有西元前1世紀的石碑,上面記載著帕拉克瑪巴忽國王來到這裡避難的歷史,而在走入第一座洞窟之前,一 旁有個印度教的小廟,門前垂吊著樹葉,感覺十分特別,門口還有個小池子供人進入寺廟前使用。

外觀融合西方和斯里蘭卡建築特色的設計,其實是在1938年英國殖民時才添加進去的,你可以見到門廊兩邊是西式的圓形柱廊,柱廊上是拱形的立牆,只是不同於西方教堂的三角門楣,這裡是半圓形的佛塔設計,門廊旁邊則是使用代表斯里蘭卡的獅子雕像為裝飾。由於第二座石窟面積比較大,所以主入的兩邊還有兩個小門,他的拱門立面上是採取西方的三角形門楣設計,大門加上小門,中間再以長廊相連接,白色的色調,將洞窟寺廟建築和諧的結合在一起,走在其間,彷彿時光倒留那段逝去的歲月。

第一座洞窟叫做「眾神之王窟」(Devaraja Viharaya),佛教曾深受印度教的影響,聽說這座洞窟是被印度教的主神毗溼奴(Vishnu)用法力創造出來的,所以眾神之王也因此得名。裡頭並不大,空氣中帶著濃濃的溼氣,狹窄的空間只能容納一個人走動,所以一群人得排隊慢慢移動,要是待太久,可會招來白眼相待,將近15公尺長的臥佛幾乎把洞窟占滿,臥佛雕像優美,張開雙眼,表情是沉靜安祥,不同於泰國的臥佛以眼睛來表示涅盤前、中、後的狀態,斯里蘭卡的臥佛是以腳趾的前後分開或是平排,來代表休息或是涅盤,石窟內的臥佛是稍有分開的,所以呈現休息的狀態,另外,臥佛的腳底塗上了紅色,主要是因為西元前5世紀時僧伽羅祖先辛哈巴忽之子毗舍耶腳底沾滿紅土對抗印度人,而同年也是佛陀入滅之年(達到涅盤的境界)的西元543年,所以對僧伽羅人來說具有特殊的意義,於是會在佛像的腳底塗上紅色,並繪製幾個表示佛法之輪的圓形圖案,而在臥佛的腳底旁邊空間,則是坐佛跟佛陀弟子阿難陀(Ananda)的立像。

第二座石窟叫做「偉大君王窟」(Maharaja Viharaya),是5座石窟裡最大的一座,長約52公尺,寬約23公尺,由入口處內縮傾,最高的點約7公尺。我由旁邊臥佛開始往內走入,光線並不是很亮反倒是有點晦暗,充滿著神祕的感覺,一尊尊金色的佛像陳列在岩石牆邊,裡頭有一尊臥佛,有40尊坐佛跟16尊立佛,另外還有兩座國王的雕像,分別是之前說到到此避難的帕拉克瑪巴忽國王跟尼散迦摩羅國王,其中因為尼散迦摩羅國王曾在1190年把這裡整修,並且捐贈了50座鍍金的佛象,也讓這裡被稱為「偉大君王窟」的由來。

這裡的佛像還有個特色,全部都張開著雙眼,這是因為雕刻師希望人們能透過跟佛陀的眼神接觸而感到安詳,此外,細心觀察還能發現這裡的佛顏均有著臉圓頰豐的長像,果然福氣滿滿。第二石窟內有座舍利塔,塔階上是一座座圍繞的坐佛,而在旁邊還有從山壁岩縫間水滴下來的聖水,人們無從解釋這水從何處來,信徒們相信這是具有療傷功效的聖水,就如同去年到土東亞伯拉罕的誕生地Dergah,烏爾法城塞山腳下Mevlidi Halil清真寺裡的岩窟,同樣的有聖水供人取用,只不過這裡現在已經用鐵絲網圍了起來,否則一定是大排長龍。另外,石窟內的天花板跟岩壁上,氣勢磅礴的壁畫,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內容以佛陀故事為主,也有一些民間生活的場景、神話故事及幾何圖案,當然這些在西元前1世紀就繪製的壁畫,難免抵擋不住歲月的痕跡而出山現剝落和模糊,不過還是隱約可見到在18世紀重新上漆修復的線條跟鮮艷的色彩。離開前,一尊金色的立佛在光線照射下,隔著緹花薄紗閃著慈祥的佛光,我想褪去的年代有著無比的感動,一如時光倒流的影子,重回這無比的美麗與期盼。



第三座石窟叫做「偉大的新寺廟」(Maha Alut Viharaya),在揭帝斯里羅闍辛哈統治時期的1747年到1782年間,在此畫上現在所看到的壁畫,比起前面兩座,時間上較接近現代被稱為新寺廟,只不過在18紀前這座石窟一直被當作儲藏室來使用,裡頭陳列著一樣雕工精美的坐佛、立佛跟1尊腳趾平排代表涅盤的臥佛,以及揭帝斯里羅闍辛哈國王的雕像,天花板的壁畫比起第二石窟,線條及顏色顯得較為簡單樸實,但多了些有在坎迪佛牙寺內相同風格的壁畫,是比較特別的地方。

第四座石窟稱作「西寺廟」(Pachima Viharaya),裡面有坐佛及一座小佛塔,佛像跟之前的感覺大同小異,但壁畫的華麗精采度不若前面幾座,再加上空間狹小之下,並沒有待太久就離開前往第五座石窟,第五座石窟被稱為「第二新寺廟」(Devana Alut),是接第三座石窟的新寺廟之後,且一樣在坎迪王朝時被當作一間儲藏室,後來才被修繕成寺廟,裡面是一尊臥佛以及其他石窟所沒有的印度教穆魯甘神(Murugan)和毗溼奴(Vishnu)神像,空間同樣狹小,短暫停留後就走了出來,結束這場石窟遊歷體驗。

短暫而意義非凡的丹不拉洞窟寺廟之旅,白色廊柱下,光影在足印更跌流轉的過程中,小心翼翼的尋找記憶的味道;金色佛顏中,靜謐在眼神互動交會的須臾間,輕輕柔柔的滑過沉思的夢囈;紅色壁畫上,塵緣在色彩斑斕若曦的故事裡,字字句句的渲洩情感的吉光片羽;閉上眼,深呼吸,風在耳邊呢喃,陽光恣意游離在指縫間,放開雙手,讓緩慢的心不再隨波逐流,我找回了生命的初衷~你我相會的丹不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