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愛你一世獅子巖Sigiriya


錫吉里耶Sigiriya這個幾乎等於斯里蘭卡獅子國象徵的世界遺產,重點是在仙女畫和那雙獅子大腳Y。錫就是辛哈,意思是獅子,吉里耶在斯里蘭卡僧伽羅語中代表咽喉,所以錫吉里耶就是獅子的咽喉。相傳歷史上這裡在西元前3世紀就有僧侶在此修行,並在西元5世紀成了阿努拉德普勒之後的新首都-錫吉里耶,一共有18年。西元5世紀中期,達提斯納統治著斯里蘭卡,生了兩個兒子,分別是莫家拉納Moggallana及卡西雅伯Kassapa,卡西雅伯並非正室所生的兒子,為了登上王位,聯合米加拉(達提斯納的姪子),不惜弒父篡位、殺害兄弟,莫加拉納為了保命逃亡至印度。只是害怕兄長莫加拉納會回來復仇,卡西雅伯特別在370米高,側面垂直陡峻的獅子岩之巔,興建一座易守難攻的宮殿。最後莫加拉納還是領兵攻陷了錫吉里耶,並把古城交回之前已在獅子岩修道的僧侶,其後日漸荒廢,一直到19世紀中葉,古城被狩獵的英國人發現,當時還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蹟,1982年錫吉里耶古城正式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沿著獅子岩城牆外的護城河,踩著紅泥路,先是來到一座小小的錫吉里耶博物館,博物館並沒有太特別值得去介紹的地方,裡頭不能拍照,只有一些簡單的考古飾品及器血罷了,較特別的是戶外的壁面上,有片仿照獅子皇宮裡仙女繪畫,倒是可以先看看,對我個人來說博物館算是可以直接省略。由於宮殿建於山頂,除直升機外,徒步可以說是進入古城唯一的方法。穿過被稱為Water Garden的花園,這個算是古城最外圍的建築,眼前所見這一個個已經乾涸的水池,早在千年前還具有噴水效果,但現在已看不出當時的感覺,更讓人難以想像的是水池旁的石階竟然以前還有涼亭在上面,四個大水池基本上是人工開鑿出來的,所以一旁的出水孔就是當時古僧伽羅人(斯里蘭卡人)高超的水利技術證明。

往上走的路程,前方的獅子岩也就更加的令人覺得巨大無比,這點就不難讓到當年這裡開鑿築殿、建設堡壘所形成的規模之浩大。另外,在斯里蘭卡也發現到到處都是在拍婚紗,就如同在土耳其一樣,201314結緍年吧!
再繼續往前走到圓石花園,賞心悅目、青翠蒼綠的草地,更難想像這裡所發生的手足相殘的事件。繞行到一旁的一座八角形皇家浴池Octagonal Pond,八卦形的設計不知道是否跟東方風水說有關?

要開始登山之路,階梯旁即可看到一座座的岩窟石洞,這裡可是當時修行之人淨心之地,岩石旁仍可隱約看到女性為題材的壁畫。之後穿過巨石縫隙後,就得開始沿著山壁樓梯爬行抵達岩頂,好在攻頂途中,有壁畫和「塗鴉」讓我們喘息一下,但仍舊要穿過懸崖岩壁的螺旋式鐵籠梯,螺旋鐵籠梯就懸吊在懸崖的半空中,看上去好像還蠻危險的,不過從鐵籠內往外看,遠處的山間,花園裡的綠意盎然,盡收眼底,外來遊客也一定得穿過鐵籠步道入內一看,原因無他,斯里蘭卡古代壁畫藝術的巔峰之作,就隱藏在岩壁內,裡面有20多個玲瓏浮凸的女性彩繪,全部以上身半裸的女性為題材,身材豐滿,腰肢纖細,保留了斯里蘭卡唯一流傳下來的非宗教題材壁畫,據說這些是Kassapa的妃嬪,但也有理論認為其實是佛教畫像,是印度教神話裡的阿帕莎拉(Apsara)仙女,也就是在吳哥窟內隨處可見的仙女浮雕。

仙女畫還有一個傳說,就是當時Kassapa為了安撫被他殺害的父親亡魂而作畫的,真實性如何也無從考證。仙女壁畫以紅色勾勒出線條,色彩豔麗,個個頭戴皇冠,上身是裸露的,胸前都會佩戴墜鍊,耳戴大大的圓環,動作有的是手托花盤,有的是手撒花片,或者是手握花柄,另一手拈花蕾,表情豐富,姿態優雅美妙,但仙女的下半身都沒有畫出來,或許是要表現出漂浮在雲霧間的感覺吧!沿著山壁從頭到尾仔細看一遍,尾段的一部份壁畫已經出現剝落和模糊了,而且這個壁畫也只是分布在整個獅子岩5處裡頭的其中一個,或許有人會認為仙女繪畫作品,時而出現的小瑕疵而爭論不休,但從外頭的山壁所偶見的壁畫來看,這座山壁上應該以前布滿了壁畫,這也說明了當時阿努拉德普勒的繪畫藝術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

離開美麗的壁畫區後,洞外的通道旁,在山腰峭壁之上聳立了一幅淺橙色的鏡牆,牆身是以蜜糖、蛋白、檸檬汁等粉刷而成,由於光滑如鏡,所以被稱為「鏡牆」。這條長廊通道約有3公尺高,它現在已不再光滑,但當時陽光的照射岩壁上的壁畫也映照在牆壁上,形同一面鏡子,此外,牆上千百年來有Sigiri graffiti之稱的塗鴉,成為現存最古老的僧伽羅語文本之一,從西元6世紀開始訪客在牆上刻下讚歎的詩歌或詩句就有1500篇,之後這裡成了佛教僧侶修道的地方,這裡也成了朝聖者當時感動的留言板。
 

從鏡牆走上一段由鐵板鋪成的走道,之後再繼續沿石階而上,就來到一個寬闊的平台,當年頂上王宮的獅子口終於出現,可惜遺留下來的,就只有一對獅子腳,不過站在獅腳旁往上看,還是令人望而生畏,雙爪雕工非常精美,獅爪的後面是一塊大岩石,大岩石的上面是皇宮所在,在當時岩石前面應該就是一座張大獅口的獅子頭,如今獅子頭和獅子口都已經風化掉了,蕩然無存,剩下來的就是這一對充滿神祕詭異的巨爪了。在平台上休息一下後再往讓登頂的鐵樓梯走上去,一條「之」字形的鐵梯,在一雙「獅爪」上蜿蜒而上,依附着高聳筆直的岩壁而建的鐵梯,走起來有點步步驚心,而登「之」字梯也是全程最驚險的一段,但只要克服這段,岩頂壯闊的景色便屬於你的了,只不過過程中風勢實在是太大了,帽子最好要脫下來,以免被風吹走,想想天氣晴朗的氣候下,看著遠處的雄偉山景,很難想像只是幾步的距離高度,竟有著如此天差地別的感受程度。

來到峰頂,昔日廣達1.5公頃的宮殿早已變成頹垣敗瓦,舉目所及,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視野,而聽說如果你已經爬到山頂觀景台已經爬了1998個階梯,需要再站在兩塊石階上才能完成2000個階梯的壯舉,當然還是得做做樣子。此外,一旁用石塊雕鑿而成的王座,現在一架起了請勿登坐的標語,從山上往下看一個個偌大的水池、浴池,甚至於用來欣賞妃嬪們跳舞的舞廳等,不難令人想像到當時Kassapa奢華糜爛的生活。

只是站在山頂,遠處的翠綠山林籠罩著一層薄霧,一池在陽光下閃耀著金色光芒的湖水,遙想當年此時此地所發生的過往煙雲,命運或許是無情,也或許是捉弄,廢墟已成了歷史的碎片,錫吉里耶所擁有的不單單只是流逝的過往,更是現在與未來,人的思緒總是牽絆著不捨與欲望,只有跳脫自我設陷的枷鎖,放下過去,改變自己,改變命運,嶄新的未來將是個美麗的藍天,回首往事,我想我的天空已不再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