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茲洛公園慢活遊

IMG_1201002 今天的清晨,風止霧未散,一顆顆細微的小霧珠四處遊蕩堆積,整個鄉村籠罩在陽光散射霧茫的昏黃中。捨不得冬日溫暖的被窩,但更捨不得假日難得的虛幻飄渺,於是在窗外麻雀的啁啾催促下,鼓起勇氣將沾濕的冷毛巾抹上了臉,人剎時間清明了。一股作氣背上了行囊,迎上了屋外的涼,讓自己身影消失在晨霧濛濛的蕭瑟孤寂中。 IMG_1201004 今天主要的目的是要去溪州公園的。摒除傳統的主要道路,我是沿著自己的私房路徑,一條人煙罕至,路的兩旁是矮小的農舍與田莊,會車不太容易的產業道路走著。連那電線杆底座都因積了沙土,隨風飄來的種子落了地、生了根、長了一圈圍繞的葉,以及叢生無名的小花。 我在遠處看到朦朧的身影,腳踩踏板慢慢地靠近,輪廓越來越清晰。一整段路到此,我終遇見了一位老者,在交錯的時候相互點了頭,然後又逐漸遠離。這麼早的清晨,老者是要去向何方呢?要幹什麼活呢?不過話說回來,對老者而言,這條或許早已是熟悉得如走自家廚房的路,我恐怕才是真正讓人起疑竇的陌生外來者吧! IMG_1201007 冬收後的田地,留下來是一捆捆散置的稻草,空氣裡有著濃濃的稻味香。,霧氣瀰漫繚繞,我待了好一陣子,畫面中忽然想起「米勒」的那幅有名畫作「拾穗」,三位裹著頭巾的老婦人正彎腰拾穗,勤儉刻苦的農家在此畫中表露無遺。但腦海忽然轉了一下:早期台灣的農人,不但裹頭巾,還帶斗笠,表現在米勒的畫中,不覺會心微笑! IMG_1215013 早期在鄉下農忙後的田地,除了休生養息,等待來年的耕耘春生外,就是孩子們的最佳的大地遊樂場所。除了田野間奔跑追逐、放報紙風箏、玩著踢鐵罐的遊戲外,我們曾經堆土爌窯,吃著灰色泥土裹包著內裡那燙口的金黃蕃薯,好滿足。老一輩農忙後的豐收,其實跟知足的玩樂,有著密不可分的情感聯繫呢。 IMG_1228008 這才想白鷺鷥去哪裡了,原來都飛來這裡了。現代化的農機幫了許多農人的忙,使得農事工作稍微獲得些許的緩解。一大片的牧草地,在柴油引擎隆隆作響帶動機器收割後,飛落下來的雜草小蟲,就是白鷺鷥等待那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時代一直再改變,以前常與白鷺鷥為伴的老牛卻早已不復見,機器與白鷺鷥成為新時代的夥伴。但隨著田荒農凋,這份特殊的關係還能維持多久? IMG_0125061 繞過幾區大畝田地後,回頭準備要走往溪州公園,不意發現靠近公園南側圍籬的地方,增加了一處白色歐式景觀花架管制門,門內似乎是有新的造景裝置,但管制門尚未開放。溪州公園真正的入園門廳其實只有北側一處,其它的管制小門大多是公務使用,不對外開放的。如今大費周章將公園南側管制門,改為意象如此正式的歐式花園管制門,是有何用意呢? IMG_0125001 找了一下,原來管制門對面新闢了一條自行車與人行共構的步道。在步道的左側林木區,立著一副告示牌:【費茲洛公園森林區,芬多精步道】。我知道最近溪州正在規劃大型森林公園,但這費茲洛公園,其實當下看其名很難讓人想像是什麼性質的公園。莫非是溪州公園改名了? IMG_1201015 自行車道順著一行列的大樹筆直向前延伸,直到霧鎖路尾的朦朧,仍卻無法確認是否為道路盡頭。車道無所遮蔽,霧淡了些,緊接路旁有大片的苗木森林往遠方側接延伸。太陽初昇未久,角度未高,枝葉如網試圖捕捉這威力未發的橘澄蛋黃,卻無法竟全,陽光還是穿透成星,溫暖的照射撒落了下來。 IMG_1201017 冬日的季節,林木的感受最深。 一排排整齊的森林並列延伸成蔭,禁不住寒風雨凍的葉落,堆得滿地成黃紅交錯繽紛的地毯。霧氣仍瀰漫於林森之間不散,枝疏葉隙間的光線有如一道道輝煌的金沙緩緩地流洩在斑斕的落葉上。 IMG_1201026 眼前的畫面太過夢幻,我感受到一股難以抗拒的魔力在心裡不停的召喚。踟躇徘徊了一會兒,終於鼓足勇氣走進了蕭瑟霧隱的森林中。隨後每一步的踩踏,腳底忠實地傳回乾枯落葉沙沙的響聲;每步前行,陽光透過林隙間,時有時無地閃耀著我的眼;樹林間逸散出來的芬多精,取代了先前潛入肺葉的稻香味;幾片紅透的葉飄了下來,落在我的髮上,雖然很輕很輕,卻讓心中悸動,刻畫得很深很深… IMG_0125004 在林木區旁邊,同樣新裝設了可供休息賞景的白色歐式景觀花架區,在初陽的照亮下,氛圍變得柔和了起來。我想到的是,跟著Sandy坐在公園椅上,手捧著咖啡啜飲著,看著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咖啡喝下心也暖暖的,那種溫暖的滋味,一定讓人很難忘的。 IMG_0125044 花園裝置還相當的新,白色的框架也帶些希臘風情的感覺,搭配晨起多變的光影,可以拍出很不一樣的風景畫面。 IMG_0125047 IMG_0125036 拱型的門框也是很優雅的造型,如果特別觀察一下,便可以當成框景,框出很有意思的圖案及畫面呢!

IMG_0125053

圓形的拱頂讓花園裝置有些歐風的感覺,站在拱頂下仰望,搭配湛藍的天空,拱頂的園周經緯也會托出有如水藍色地球的畫面呢! IMG_1201014 回過頭來,看看這條自行車與人行共構的步道。這天霧起好一陣子,但慢慢地也被陽光所壓制消散,天光逐漸空明,呈現般淡藍轉澄紅之夢幻漸層色溫,視野遼闊,讓人感受到一份舒服的清幽。 IMG_1201010 除了清晨幾個來運動的老人家外,整條步道幾乎看不到其他人,甚至誇張到一整個二十幾隻斑鳩如聚落集會般,悠閒地散步在道路上。只差有人慢慢靠近了,才傻頭傻腦地繞遠行走,真的靠得近了才慌慌張張地象徵性飛那一小下就又繞回來了,然後對你咕咕咕的咒念。 IMG_0125010 到了路底就是苗木區了。跟溪州公園南側的白色歐式景觀花架管制門一樣,門內有新的造景裝置,但管制門一樣也還沒有開放,我只能在外圍遠眺瞧望。 IMG_0125016 走到管制門某一側的拱頂裝置下,發現管制閘門是鎖住的。無奈只能拍下這張照片,真的很想進去看看哪! IMG_0125020 若是時間充裕的話,整段步道區我其實很建議利用行走散步的方式來體驗費茲洛公園森林區,尤其是在清晨以及下午近晚時分會是比較閒適的享受。但若是時間比較有限的,或是行程已經包括溪州公園、甚或是苗木區這些大面積的徒步公園,那騎乘單車賞遊可能是比較方便些。 IMG_0125021 IMG_0125057 回頭走到白色歐式景觀花架區,此時霧氣已完全消散。這時候注意看一下指標,才發現,原來每條人行步道兩側的樹木,都種了不同的開花樹木,如阿勃勒、八重櫻等。此時的八重櫻正值開花時節,雖然數量還不多,但假以時日,此步道相信一定會成為讓人歡喜流連的櫻花道呢! IMG_0125026 這幾張八重櫻可都是在這兒拍下來的。由於八重櫻花小色紅,藍天下拍起來會讓畫面過於失焦沈重,因此我降低了拍照時的對比,增加亮度,結果畫面就有些許和風渲染彩藝之美,色調也柔了不少。 IMG_0125027 費茲洛公園導覽圖 整理這些意外的發現後,再查看溪州最近的重要記事,原來是要將既有的溪州公園與苗圃區,整個以自行車與人行共構的步道予以串連,並在步道中增加花海區以及森林區為綠色廊道,擴大為整個大型的森林公園,而這整個大型公園的名字就叫做【費茲洛公園】。【費茲洛公園】,其實名稱源自於澳洲墨爾本【費茲洛花園】 (Fitzroy Gardens ),而該公園主要是因植栽許多多樣化的樹種聞名。 IMG_0125067 回過頭來,我的目的還是要走趟溪州公園的。尤其是在農曆春節前夕,平常就在細心養護的公園,特別會將年來的努力展現在大家眼前,園區的色彩也因此而更加的繽紛多元了。 IMG_0825018 高鐵的高架車道就在園區門口的正對面,假日高鐵往來其實是很頻繁的。遊客來到這裡,如果恰巧有高鐵車輛經過,大家還是會被那車輛高速通過的聲響,以及白底橘線條的流線造型所吸引,甚至停下來拍照的。 IMG_0125072 在所有的草花之中,波斯菊一直都是最有人氣的花海地毯之一。除了花形多樣又漂亮,植栽容易外,多樣的花色讓人有著花團錦簇的熱鬧喜氣感;以粉紅為主體的花海也不會讓人覺得太過俗氣,只能說,波斯菊真是讓活動增色又吸睛的草花第一名。 IMG_0125069 「數大」雖然是美,但是卻很容易因數量太多而失去了畫面的主題。如果能夠靠近花朵一點,讓「景深」淺一些,就可以讓萬中選一的波斯菊小花被突顯出來,並且以朦朧的粉紅花底當作是自然背景呢! IMG_0125129 我一直覺得溪州公園的入口是很有設計感的,尤其是搭配了光影的變化後,門頂的枕木在地面投影出小皇冠的線條,相當的有趣呢! IMG_0125126 進入公園後回頭望,在藍天之下,枕木的排列也是呈現優美的線條。不過那盞探照燈雖然所掛的位置很實際,但對於整體門面的優美造型實在是不太搭調。 IMG_0125123 如果有一襲迷人的藍天,即便是葉落枝黃的樹椏,也會讓人有如走訪深秋的歐洲花園美景。 IMG_0125085 IMG_0125084 大門入口的玫瑰廣場已經沒種玫瑰了,取而代之的是鼠尾草與小菊花等小品。噴灑的水霧頭正來回的澆灌著,小小的花朵與飄灑的水痕交織成特趣的畫面,連人都感受得到那份滋潤與清新。 IMG_0125083

IMG_0825013

如果覺得公園內為何如此的賞心悅目,那真的要多虧了這些平日照顧花草的綠手指。花草樹木都是有生命的,要雕塑成怎樣樹型,能否開出燦爛美麗的花,怎樣排出最好看的花海地毯,都要平時耐著性子的照料植培。而尊重了這些有靈性的生命,自然就收得豐碩的果實,並美好呈現在我們眼前… IMG_0125088 IMG_0125087 IMG_0125090 IMG_1228010 IMG_0125103 想想若一座森林公園,少了一座湖、一個池埤的調節涵養,那就像是一道彩虹卻失去了一色,再怎麼美麗還是有些缺憾。又若不是蘇軾遊了西湖,就沒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這麼美的詩詞意境了。 IMG_0125116 而溪州公園中的生態池,雖然不是很大,但可真扮裝了公園內最具靈性的生態角色呢! IMG_0825002 我其實很喜歡這碧綠的生態池,除了園方刻意豢養了幾隻白鵝綠鴨,優雅地游在水面,時而推畫出動人的波紋線條外,許多孩子們也喜歡餵著水底下的魚群,爭食搶鬧到甚至魚身半浮出水面,惹得這些孩子咯咯的笑! IMG_0125108 我們有時也會帶些小餐點,坐在鄰近水池的公園椅上簡便野餐。樹蔭下清風拂來,天空白雲悠遊倒映在水面,輕鬆愜意,好不自在! IMG_0125101 走到公園的南端,同樣是新建了白色歐式景觀花架休息區,與週遭花草樹木彼此搭配,並不覺突兀,反而更提升了花園的質感。相信這地方,年節時期,想必是眾人猛按快門的重點吧! IMG_0125100 IMG_0125121 自己在按下快門的同時,感受到其實溪州一直在不斷的蛻變,試圖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想想落腳在溪州這個地方,差不多有十個寒暑了。說來好笑,在此之前,我對於溪州初始的印象是很淺薄的,甚至自以為是的,認為溪州只是溪湖的一個小村厝,因為都在彰化縣,讓人糊塗搞不清。 IMG_0125092 IMG_1007009 因此在台一縱貫線南彰化路段開車往南走,員林田尾北斗是比較讓人熟悉的大鄉鎮。持續往南,經過一長段兩旁都是農田小村莊光景的道路後,自然地接上赭紅色鋼骨的西螺大橋、或是水泥長橋。等跨過濁水溪後,就是雲林的西螺。溪州鄉,不太起眼,就在不經意間,被忽略了。 IMG_0825012 但被輕易的忽略,並不是代表不存在,慢活樂天的輕節奏,反而更能體會四季的變換。大面積的農產稻田與林木,為大地披上自然而美的綵衣,並隨著寒暑冷暖的變化而更換。腳踏在天大地大的紮實泥土之中,反而比踩在城市高樓的隔層地板,更為踏實而使人心安。 IMG_1103037 我所看見這十年的溪州,從花卉博覽會、文化藝術踩街、花博改溪州公園的延續、站在田中央特展、守護水圳活動、成功旅社的藝文轉型、鄉立圖書館的優質改造、以及費茲洛公園的新生,我慢慢地從外地人的觀察,變成本地人的參與。或許溪州轉變的過程、以及農業的堅持總無法盡所有人之意,但鄉民對於公共事務的主動參與,關心自己生活的環境的態度是有所提升的。對於溪州,這我第二個故鄉,相信未來是值得讓人相當期待的。 歡迎所有朋友都來溪州看看,深度慢活感受費茲洛公園與眾不同的美~ 費茲洛公園網站:請按此連結 溪州鄉公所網站:請按此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