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蘆山、奧萬大、清淨與埔里


在水社買了一杯星巴克後,回到了埔里,然後繼續下午的行程,雖然天空飄著小雨,但山區總會讓人感到更有種想家的感覺,不知道是否是我想太多了,不過還是喜歡這種溼溼涼涼的天氣,這在高雄就難得一年遇到幾回,在仁愛鄉著名的莫那魯道紀念公園旁,中餐就是7-11,這年頭超商可是火紅的很,不管什麼食衣住行育樂好像都能插上一腳,更別說這兒有提供旅人方便的WC了,喝口熱湯整個人暖和了不少,於是走到一旁的公園,對面還有座小學,看著白色的牌樓,倒是讓我有些不解,雖然前後都題了對英雄的尊敬詞語,就是少了一份壯志未酬的氛圍,沒法子讓人融入歷史情感的感同身受。

往奧萬大的路上,大概就證明了一件事,人算不如天算,看著車上的導航系統指示的路線,怎麼會出現約分鐘的車程,竟然花了快1個多小時,或許是山路較狹小吧,也或許是天雨路滑的關係,小車總是小心翼翼的開在這條感覺不到終點的路上,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約莫兩個多小時後,來到了奧萬大公園管理處,一輛車一個人均一價都是100元台幣。由停車場進入登山步道,開始了今天的健行活動,雖然知道可以悠哉的享受芬多精,但細雨加上已近午後時分,待會還得開回蘆山過夜,所以,我的急性子又開始作崇,腳步直走不停的踏在溼滑的石子路上,偶爾看到步道旁些許轉黃變紅的葉子,心頭可是又驚又喜,只是終點到底會多遠呢?不久便看到了終點站奧萬大吊橋,這座吊橋外表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今天的風勢再加上雨勢,走在上頭可得小心才行,因為真得會有種懸在山崖邊往下眺望的可怕感受。


11初的奧萬大雖沒有見滿山遍野的楓紅,但離開都市叢林的你我,一定會對此地的美景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管是鋪滿一地的落葉,或是深淺不同漸層變化的綠意,抑是橋另一頭的高聳松林,在初秋的細雨中,瀰漫著薄霧的山頭,是詩意吧!旅人慣有的感官嗅著初秋的奧萬大,是種對自然的愉悅,也是某種程度的信服。
說到蘆山,通常就會聽到"不是已經倒了嗎?",這次果然是讓我視眼見識到一個觀光景點的沒落與悲哀。從著名的盧山吊橋說起,有點像是乾涸的溪水,一旁是堆滿砂石的河床,停著一輛輛挖土機,另一旁卻是早已人去樓空的溫泉旅舍,沒有溫泉鄉慣有的人聲鼎沸,反倒是像個被遺忘的世界,很難想像當時候蘆山熱鬧的景象。

週六的夜晚,我在蘆山,天微涼,唯一的超商,唯一的小街,只有三三兩兩的遊人在石板路上,尋找那些年前的足跡。週日的早晨,陽光露臉了,似乎在為蘆山增添些許的妝容,只是,那幾場風災所造成的影響,仍舊深植人心,遊人不再,只剩下陸客及團體客人,為了隔天上清境而成為蘆山短暫逗留的過客,沒有真正深度的旅人,缺少了旅遊住宿品質的保證,我想蘆山大概很難再恢復昔日的風華了,因為這次住宿過程中所遇到的狀況(碰到酒鬼的溫泉池、在裸湯裡著泳褲及泳帽做操的陸客…),我並不想嚇大家,但為了求生存,碩果僅存的旅館還是維持著照單全收的低價策略,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離開蘆山前往清境,說也奇怪,天空開始飄起小雨,讓人見識到說變就變的山區天氣,週日的早晨,清境的路上並沒有什麼人,想想距離上次來清境的時間已是大學時代了(年代久遠)!通常來到清境,想要看綿羊秀的兩個時段,一是上午9時半左右,二是下午2時半,旅客大概都是選擇住在蘆山或是清境當地的民宿,這應該也算是另一種產業互助吧!住宿及觀光景點相互配合,將時間壓在上下午時段,旅客如果不願趕車,大概就得選擇附近的住宿了,至於我呢?沒能趕上上午場,下午又得回高雄,所以就只好在入口處拍拍照,幸運的是羊群還意外的出現在入口處集合列隊歡迎,此外,停車場很少,如果再碰到假日,更是一位難求,印象中好像沒見過如此的榮景,這幾年往國外跑,台灣真得國民旅遊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


離開清境前,小瑞士前的停車場,應該是所有人都會造訪的地區之一吧!除了上個廁所外,喝上一杯星巴克(咖啡控的執著),看著遠處的山巒層疊,一副愜意萬分的滿足感,讓人幾乎忘了身在何處!而小瑞士裡,音樂伴隨著紙盒郵便展示區,倒是有種小小遊樂園的Fu,至於要不要買票去花園逛就看個人了。回到埔里,中台禪寺久迎大名已久,說什麼也得到此一遊,走進園區,肅穆莊嚴的氛圍,我想這應該是寺院地區一貫的特色吧!還沒來得急消化自己的心情,進入大廳後,四大護法的宏偉壯觀,虔誠禮佛的場景,望著慈祥平和佛像,所有的前塵往事,似乎在此化作雲煙,消逝在這時空靜止的迴廊中,閉上眼,我終於能感受那些曾在此選擇長伴佛前的心情了。離開南投前,酒廠及18度巧克力,成了此行最後的一站,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人潮總是像磁鐵一樣,容易讓人不自覺的要"摻一腳",只是我還是喜歡座落在山林間的雲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