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沒有火鶴的Lake Naruku,只能含淚跳佛朗明哥


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一直都很準時的Julius
卻還沒出現。心裡想著在非洲的步調就是pole pole,再多等個10分鐘吧。過了半小時,Julius 依舊沒有出現,我請飯店經理幫我們連絡,經理說:「早就幫我們打電話了,但是手機沒有開機」。昨天,Julius不但開了很遠的路,還為我們解決飯店超賣的鳥事,看樣子他真的是睡過頭,加上手機真巧的沒電了,我們只能等他自己驚醒嚕。

應該10點多了吧,Julius的車緩緩的駛近飯店門口,一臉憔悴的樣子。上好行李,駛出飯店大廳一會兒,Julius把車停在路中,說了聲sorry!原本以為只是為遲到說抱歉,哪知~~原來Julius被搶劫了。歹徒拿刀架著他的脖子,把他的錢包(包含了我們的旅費),還有部分證件及車鑰匙都搶走了。
 
由於沒有車鑰匙,Julius無法準時到門口接我們。他說幸好早上有好心人幫忙,讓他可以找到鎖匠,做了一把新的車鑰匙。
 
圖片 : 市區街景~~


圖片 : 騎摩托車的是計程車,後面畫了一隻乳牛,所以是賣乳製品的商店

我們在正熱的時後抵達了lake nakuru,唉~~
我能說什麼呢?找得旅行社一點都不專業,加上我一直很擔心吉峰的行程,行程大致抵定之後就沒做後續的追蹤。傳說中的百萬隻火鶴只剩下50隻不到(我看到的),而且門票還貴得要死(外國人USD 80)。我想大家都超級期待這個行程吧,但最後卻無聊到我都睡到頭歪歪了。
 


圖片 : 感覺都快變成超大的水漾森林










火鶴(flamingo)是靠著鹼水湖裡面的藍綠藻維生,我們抵達nakuru
的時後,非常明顯的可以看到湖水已經淹過部份的小木屋了。由於雨下得太多,而4條注入湖裡的淡水溪也異常的多,湖水越來越淡,flamingo也搬家到100公里外的lake bogoria 。
 
由於水淹得越來越高,原本是繞著湖邊的道路也不斷的淹水改道或高繞,政府也打算把公園關閉。想到公園即將要關閉,雖然成片flamingo 沒看成,但是裡面有非常豐富的鳥類及動物棲息(聽說有獅子喔),我們有看到黑犀牛,也算是值得啦。
 




圖片 : 路都淹水嚕



題外話:Lake Bogoria 、Lake Naruku
、Lake Elementaita 這三個大湖已經被列為世界遺產嚕。這裡有著稀有的哺乳動物,孕育了全世界75%的火鶴,還有超過100種候鳥過冬的棲息地。
 

圖片 : 紅額黃嘴鸛 yellow-billed stork



敘述到這,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關心Julius被劫走的錢包,我還特別寫了我們的旅費。我們的車上總共有5+2 =7
個外國人,光是付公園的門票就要美金560,老實說,我們還一直以為我們聽錯,一開始只拿了美金18。
 
Julius說他沒有錢,身上有沒有提款卡我也不曉得,總之就是這一個人80美金,他會在返回市區的時後還給我們。美金USD80對我們來說不是天文數字,但是出門在外,不管金額是多少,站在合理的容忍之下還是要小心,千萬不要隨意把錢掏出來。有時候,真的很難拿回來,就像你的雞腿不小心被夠咬住了。我們相信Julius,也覺得他很可憐,更沒有想太多的就先自己支付了美金80,還連同那兩個身上只有歐元沒有美金的義大里佬付。
 
返回奈洛比的路上,接洽的旅行社老闆不知道是真的關心我們還是剛好在附近(他也知道司機被搶劫),我們在一個加油站會合,並且”關心”我們是否一切順利。但是當我提到錢這件事,他卻非常驚訝也完全不知道。他一直說我應該要先打電話給他,這一路上我們是不需要再把錢拿出來的,說了一堆don’t worry,就是不說when 、where 可以把錢還給我們,完全性的推到司機身上。
 
圖片 : 蹄兔 Hyrax




圖片 : Mwanza Flat Headed Agama lizard 姆萬扎平頭飛龍蜥蜴,他可是上過英國每日郵報的喔,原因就是真的太像蜘蛛人了


圖片 : 陷入爛泥之中了

由於我們知道在途中將會與義大利人分開,勢必有50%的機率跟Julius
分開,也只能緊咬著他不放了,雖然我們真的覺得他好可憐。Julius去了銀行,我看他手上拿了一捲美金。在我們分車的地方,他跑來跟我說他身上只有110美金,剩下的等我們在奈洛比相會的時後再還給我們,或者是他託旅行社拿給我們。
 
聽到這,真的為他感到難過,看樣子他工作的旅行社要他承擔所有的損失。我們沒有要Julius還錢,所以一直用電話纏住旅行社老闆,要他馬上把錢還來,不然不離開。最後,旅行社老闆同意了,我們也在回到市區的時後拿回了所有的錢。
 
隔天,我們把Julius的小費送到他所屬的公司,因為當初如果沒拿到錢,我們真的沒辦法把小費付給他。離開奈洛比,然後回到奈洛比,又離開奈洛比,再回到奈洛比,我們都一直關心著Julius有拿到我們給他的小費嗎?但在我們離開之前,似乎都還沒交到他的手上。
 
沒有火鶴的Lake Naruku,只能含淚跳佛朗明哥。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