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熊空越嶺紅河谷。又萌又殺


熊空越嶺紅河谷,這段Fisher口中說很萌的名字,走起來可是精彩萬分。我們取道三峽熊空登山口為起點,越過加九嶺,從烏來紅河谷出去,全長約22公里,有人說這已經是健腳級的路線嚕。
 
沿途我們必須不時的渡溪,幸好這段期間是枯水期,不然穿穿脫脫鞋子也挺麻煩的。除此之外,這裡的溪流也是北部溯溪的熱門景點,燈爺 & J姐下天應該是這裡的常客吧。


由於人數不多,加上是一日行程,我們的交通工具將以公車與步行為主。早上台北的夥伴集合於捷運景安站,在此搭乘取道北二高的908號公車,直殺三峽總站。由於公車不等人,大家都提早到了,8:20 三峽前往熊空的公車,出發嚕。
 
大約早上9:30我們抵達熊空車站,車站真是可愛,因為裡面放了好多戶人家的郵箱,看樣子大家都住很遠捏,很難敦親睦鄰喔。從熊空車站到登山口約有2公里的產業道路,整裝走到登山口,早上10點我們終於要離開文明世界,大家把手機關機吧,只有溪水及蟲鳴鳥叫陪伴我們。
 


圖片 : 熊空端登山口

一直以為這是條不太熱門的古道,原來很多登山客都只從三峽熊空端走到加九嶺之後就原路折返。我們一隊七人依照自己的步伐,很輕鬆的走在古道上,可能是這真的遊客沒有很多吧,走起來好舒服。這裡除了螞蝗很多,那個山蘇也很多耶,可惜山蘇長得太高了,採不到來加菜。而運氣不錯的,雖然部份路段潮濕,但螞蝗大軍沒有出動。不過我感覺到有人好像沒有看到螞蝗有點失落喔~~~
 




圖片 : 假裝小心翼翼的燈爺
 
現值冬天,熊空溪的溪水很淺,走在悶熱的古道裡,其實很想跳下水涼一下。我想J姐你其實是太熱了吧,腳滑只是藉口。當J姐一屁股坐進水裡,我盡然忘記拿起快門為她拍照留念,看樣子我還是沒有資格當各專業的攝影師啊。想要拉他一把,自己又還被困在水中間的石頭上,金害。
 


圖片 : 差點就把它當作獨木喬了

圖片 : 好美的林相喔






大概12點多,我們抵達古道的最高點,這裡有岔路可以前往加九嶺山(來回約40-60分中路程) ,又或前往更遠的逐鹿山,所幸這兩座都不是小百岳,就先放你們一馬吧。
 
領隊簡董帶了香腸跟土司給我們當做簡易的午餐,燈爺的橘子及果汁還有J姐的柿子及大受好評的紅茶,也是吃到肚子圓滾滾的。
 

常說『上山容易,下山難』。開始下切到紅河谷的路段,又滑又陡。我在這裡滑了好幾次,有一次還抽筋了,謝謝大家的幫忙,在短暫的休息之下,我有可以繼續走了。其實這段期間,我已經在物色誰要背我下去了,我只能說簡董&燈爺,平常都有在燒香喔。
 
繼續努力的往前走,天色漸漸暗了。由於沿途沒有標明公里數,也沒有走過,那重不知道盡頭的感覺,好無助啊。索性就在3點半的時候,遇到了常來的登山客夫婦,她們說在1.5小時就可以抵達登山口了,這各消息真是振奮人心。
 


圖片 :這座很不牢固的木橋,讓我冒冷汗了


突然我們看到前方的工寮升起裊裊炊煙,超木柴的香味勾起了我的饑餓感,我好像要趕快下山吃肉啊。經過工寮時,出來了一個感覺正在休息的山友,他問說還有多久的路程,我說大概1.5小時。由於他並沒有在表明什麼,我們一行人繼續往前走,但是卻看見他在後面大喊想要表達什麼。熱心助人的燈爺前去關心,才發現原來這位山友迷路在山裡,加上膝蓋已經發炎了,無法在往前走。由於不知道要如何走出山裡,剛好找到這各工寮,打算在這裡露宿一晚。
 
圖片 : FROM志宏


圖片 : 假裝很強的飯糰~~~凹嗚!!!
 
最後,山友決定跟我們一起下山,燈爺也一路護送他到登山口,趁著天黑之前(除了大牛) ,大家都平安下山嚕。
 
這一次的行程,所幸大家都是有驚無險,在於經驗與判斷上來說大家也真是上寶貴的一課。
 
1.     首先那位獨行登山友的行為是不可取的。不管我們走的路線是大眾化還是少眾化,如果他今天掉下去了,那還真不知道何時才會有人發現。另外更不可取的是,既然已經是一個人來爬山,他沒有帶外套、沒有糧食、也沒有GPS。如果真如他說的露宿山裡一晚,難保他不會失溫。
2.     當我們護送山友走到一半時,燈爺跟J姐在討論要一起下山或者是分兩退下山。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考量,沒有誰對誰錯,我們只能說我們押隊寶了,大家平安。
3.     救難隊的呼叫。今天很多事情並不是我們所能掌握的,也只能說燈爺護送山友下山一切順利,導致我們好像錯叫救難隊。其實我們在路上一直很掙扎要較救難隊還是計程車,最後看到那段階梯,還是打了電話。如同威爺說的,還是交給救難隊來處理吧,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以免到時候我們要背上延誤送醫的罪名。
 
最後,希望燈爺不要生氣我打電話給你跟你開玩笑,因為我們肚子餓了希望你趕快下山把東西要回來,因為我真的是肚子很餓啊。

圖片 : 慶功宴


圖片 : 回家前的大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