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比哩亞住的「青年旅社」

 מלונית הגליל 46
(從加利利湖的東岸,往西岸的提比利亞拍攝的...陽光傻在湖面上,我看的都傻掉了....)


人在以色列屯墾區時,雖然每個月有三天「額外的」假期,農場可以放我們出去觀光、旅遊,但這半年的志工服務期間我並沒有每個月都出去自助旅行。去年 
(2012)  十一月中來到以色列南部的集體農場,緊接著,十二月隨即展開在以色列的第一次自助旅行:五天四夜的耶路撒冷 (ירושלים) 之旅,然後是今年 (2013) 一月去Massada (מצדה)Haifa (חיפה)Arce (עכו)Caesarea (קיסריה),但爾後..二月和三月這兩個月就足不出戶,沒有外出,原因很簡單:沒錢…..一直等到四月存到農場發的零用金滿到1200舍克勒左右才又展開第三次七天六夜之加利利湖 (ים כנרת) 和拿薩勒 (נצרת) 的朝聖之旅

 


(在阿爾貝山 Mt Arbel (הר ארבל) 的山頂上俯瞰加利利湖....超美,超壯觀,當時..因為太感動的關係我差點看到耶穌行走在湖面上..)


其實早在去年十二月底結束耶城之旅,就肖想著下個月(一月)…幾個可以去的旅遊景點,其中最想去的當然就是「加利利湖」,加利利位於以色列北部,那裡的自然景觀極富田園風貌, 一片綠意盎然,和南部寸草不生的沙漠曠野呈現極大對比,但後來因諸多因素我們一月的旅行沒去加利利,而是先去了別的地方….最主要原因就是:我和日本人,『談判破裂』~
 
所以說,自助旅行,一個人最好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想在哪個點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如果身邊還跟了一隻臭蟲,那就非常麻煩,因此,找對人很重要阿
 
好,今天的主題,還是一位俄國人
 
當天,到提比利亞的時候已深夜十二點,下公車,出車站,在寂寥的夜晚,一人走在空盪的街道上,加緊操著更快速的步伐,握在手心上的智慧型手機,螢幕上是光亮而清晰的 Google Map,緊盯著它,就深怕自己走錯路,那時候因為太緊張的緣故,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從嘴裡....一整顆地將之嘔吐出,待情緒安定後,我也找到要住的 Hostel,它叫 Hagalil 46 (מלונית הגליל) 其實就是那條街的名子
 



(我和Alec 在旅社裡面合影...怎麼樣,西伯利亞來的俄國人看起來就像個酒鬼吧...)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慢慢地走上樓梯,大門還深鎖按了門鈴,有個蓄著長髮的白人,看起來有點像流氓,出來應門
 
他說:有訂房
我答:有阿,訂了四個晚上
然後這個白人打了一通電話,用希伯來語,和電話另一端的人講我來了
 
他講完電話,把電話拿給我要我接聽,這有點怪了….拿起話筒,聽了一下,原來是這間旅社的大老闆,他說: 今晚,你原本預訂的混合宿舍住滿了,給你一間單人房,明天再幫你轉房間….還有,如果您有任何問題直接找我,這個顧店的白人是西伯利亞回歸的新移民,只會說俄文和希伯來文,英文不太好,先這樣


 

(和 Alec 稱兄道弟...)


電話掛了之後,我就不講英文,開始和這位流氓大哥說希伯來語了問他有沒有浴巾,廁所和廚房在哪….順便,和他講話聊天。他叫 Alec,在十五年前從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回歸」以色列,單身,興趣是看電視,工作就是幫他老闆顧這間簡陋的青年旅社,我睡一晚 56 舍克勒,約 550 塊台幣,真的很便宜
 
第一個晚上在單人房,舒舒服服地,好好睡了個大覺後,後面三個晚上換到「混」合宿舍就不好混了因為,我和一堆蚊子混在一起睡覺,寂靜的夜晚不安寧,耳邊傳來一隻又一隻的轟炸機,全身上下被蚊子無情地蹂躪和蹧蹋,我那黝黑無瑕疵的肉體,被骯髒的蚊子玷污半夜出房門,也看到 Alec 在噴殺蟲劑,




(房間,我在照片中正前方的上舖...) 


他說,這幾天蚊子很囂張,又特別多,都飛進來
我問說:他們從哪裡來的
Alec 回答:我不知道
我想他們可能也是猶太裔的,這幾天開始從國外陸續大回歸




(以色列獨立建國紀念日的前後,會看到很多人把大衛之星的國旗插在車上...大街小巷也佈滿了國旗,旗海飄揚...) 


因為那幾天剛好碰上以色獨立建國 65 週年紀念日,所以,我一個人睡了三個晚上的混合宿舍,沒半個背包客進來投宿和我擠房間….倒也清閒,也和 Alec 
聊了不少話,他外表雖然不討喜,但其實是一個很親切的人,在提比利亞的最後一天早上我要辦退房了,還鑰匙給他,他竟還問我:『你還會再回來嗎』我說:不會了,今天會離開提比利亞,去拿薩勒找耶穌~
 
說真的,有點依依不捨,拍個照吧,帶回台灣會想起你的




(Alec 穿的衣服上面印有提比利亞馬拉松」(מרתון טבריה) 的文字和加利利湖的圖案...湖周長 53 公里,我當時騎腳踏車只遊了四分之三圈,結果累到變成一條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