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薩勒投宿的「修道院」

Sisters of Nazareth Convent 


四月中,去提比利亞和拿薩勒「七天六夜」的自助旅行,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以色列做的旅遊,從行前景點的選擇、路線的規劃、車票,和青年旅社的預訂等等,皆由我一人獨立完成,同時這趟旅途也是我在以色列「第三次」的外出旅行,前兩次還有我的日本室友一道同行,這次就我一個人了
 
一個人,在以色列,自助旅行,你問我會不會擔心,會不會緊張當然會,但是如果因恐懼而怯步而行,因沒有同伴而放棄行程,那未免也太懦弱,更何況難得來以色列,有機會、有時間外出旅行當然要好好把握
 
以色列這個在中東被鄰近的阿拉伯國家視為眼中釘的撮爾小國,還不是說你想來就能來….如果碰上戰事或動亂,你想去也不能去,這回在以色列你不好好東奔西跑、四處走走,下回不知何時還能再來以色列….總之,難得的機會就是要好好珍惜,所以不論如何 (的危險),都要鼓起勇氣外出自助旅行….雖然每每到行前時總會懶散怠惰,不想規劃行程但最後都還是「硬著頭皮」的出發結果,在旅途中所獲得的往往是意料之外而又驚奇無比的旅行經驗,這是人生中的無價之寶阿~
 





今天要講的是我在拿薩勒投宿的一間修道院,去拿薩勒的第一天,參觀完「天主教的報喜大教堂」(Basilica of Announciation) 後,中午就去巷子裡面的修道院問看看,看有沒有空房間可以睡,因為行前,拿薩勒的青年旅社我並沒有先找好和預定,其實這樣有點不保險….
 
這間修道院叫: Sisters of Nazareth Convent,是由一群法國來的修女於 1855 年創辦的,同時,在這間修道院的地下還挖出了許多古蹟,特別是第一和第二世紀拿薩勒古城的一些遺址和古物,因此這間修道院也和很多教堂一樣,都是蓋在古蹟上,其建築物本身就和遺址「融合」在一起,非常的古樸
 





修道院的門口很小,不仔細看還找不到,我繞了一下路才被我「眼尖地」發現,按了門鈴,裡面的人開門,進去,一晚75舍克勒,相當台幣 600 塊,不過 wifi 還要另外付 舍克勒接著就帶我去看晚上睡的房間,是一間很大的六人床的房間,乾淨整齊,清潔舒適,但是對我來說,太大了,而且我很擔心一件事,晚上該不會只有我一個人睡在這間偌大的房間吧….
 
下午參觀完拿薩勒的「慈幼青年耶穌紀念教堂」(Salesian of Church Jesus the Adolescent) 後就回到這間修道院安頓,記得那天外頭下著小雨,還有點冷,回到修道院就不太想出去,就乾等著….等看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背包客會來投宿
 
後來想想,之所以會沒人來這間修道院睡,是因為他們沒有線上預訂系統,至少我行前是沒有在網路上搜尋到,二來 (可能) 很多人都去睡單人房、雙人房或是家庭房總之,我在六人房的混合宿舍感到非常冷清~
 





等到傍晚六點多,總算來了個老頭,不過第一眼看起來有點恐怖,皮膚白的像蠟像,眼神詭異,直覺就是讓我想到吸血鬼,心想,挖操,晚上我要和一隻老吸血鬼同居更恐怖
 
接著,馬上開始進行第一類接觸,相談之下,原來他是個 60 多歲的加拿大「宣教士」,他叫 John,順手遞給我一張名片,在印尼的某個小島作宣教工作二十多年了,這是他第一次來以色列旅遊,接著他拿出一本「耶穌行蹤」(Jesus Trails) 的旅遊導引的書給我看,並告訴我,他想要按著書上標示的路線來走,明天即將啟程,離開拿薩勒..

 




晚上有個伴,可以安然入睡,要不然在這間四面牆壁都由石塊所砌成的「古厝」,睡起來還真有點提心吊膽….深怕半夜會看到

 




隔天一早我六點就醒來,七點去餐廳用早餐,和一堆法國人用餐,吃完,回寢室整理行囊,加拿大老頭也在收拾行李,我說:今天我要去迦拿(Cana, כפר כנא)看「婚宴教堂」,然後他說: 我來為你禱告,為你今天旅途平安來禱告禱告完,我們一起走到修道院的中庭,拍了張照,就各奔東西了

 




看完迦拿的婚宴教堂,回到拿薩勒,不過才中午而已,下午又去了拿薩勒的「聖加百列-希臘正教報喜堂」(St. Gabriel’s Greek Orthodox Church),看完回到修道院,結束了今天的行程,接著我又開始再擔心一件事
 
加拿大老頭,可愛的宣教士 John 離開了晚上還會有人來嗎
 
結果沒有,我的恐懼來自於不切實際的幻想:半夜,耶穌會帶著十二個門徒來找我,要不然就是耶穌時代的拿薩勒居民會從牆壁浮出來和我打招呼

 




這個晚上,我整晚開著大燈,熬到夜半三點才累到體力不支,而安息主懷,隔天一早,趕搭早上八點半的巴士離開拿薩勒,結束了三天兩夜在拿薩勒的行程..  




更多更清楚的相片請來這邊看:http://album.blog.yam.com/brucknergeo&folder=9952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