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2012‧新加坡兩天三夜Day 2 / Night 3

呃啊不知不覺就富樫了這麼久,最後一天的遊記一直沒寫完…
 
這天一早起來就發現同寢的室友們在化妝戴假髮,看來等一下是要一起出發去AFA了。梳洗完畢換完衣服,她們也正好要出門。跟兩個女生一起從Fernloft走到公車站時,其中一個女生問我:「You’re also going to AFA?」
「Yes, actually I went there yesterday.」
然後她們一同笑出來,指著我的T-shirt:「We can see that, T.M.R.」
在公車站等車時其他幾個人也來了,我們也聊了一下,知道我是從台灣來的,跟我一起走到公車站的兩個女生會說華文,她們告訴我她們是從印尼過來參加AFA,問到我怎麼沒有cos,我說我已經很多年沒玩cos了,純粹是當路人(其實連動漫展跟同人活動都很少參加了啊)。到了Expo,我們就分道揚鑣各自玩耍了。
Expo其實就是到處逛逛拍拍,然後在AFA週邊攤位上看到Anisong Stage的週邊,就多買了一條證件帶打算當伴手禮送給小花弟(也算有情有義),然後看到Sony Music的攤位也晃過去看看昨晚被人群堵住沒有辦法好好端詳的週邊。
一到攤位上工作人員原本打算跟我推銷,一看到我身上就穿著演唱會週邊T就笑了。
「You already bought one!!」
「Yes, I went to the concert yesterday.」
既然被抓包了就沒有什麼好害羞不承認的了。
應該是因為都只看到衣服掛在衣架上的樣子,兩個女性工作人員隔著玻璃櫃很開心地打量我然後說原來穿起來是這種感覺真好看,然後我就看起了其他週邊跟CD。原本也心動想要買買別的東西,但還是忍住了定力超強!(何不說是擔心破產)


 
之後到了影片播放舞台區跟著看了K的特映和座談,時間來到兩點鐘,心裡一直有個念頭要不要回展場再逛一圈,但後來一想跟敏敏姐約了於是就打電話跟敏敏姐說我這邊結束了可以過去。
 
──到了晚上我才從twitter看到西川貴教發的照片,正是我在糾結要不要再進去的時候他人到了會場。
事既至此只能說緣份不夠,而且都已經看了生平第一場Live Revolution人真的不能太貪心,只好哀怨地留個言說「唉呀我差點跟你擦身而過呢」就放棄這件事了。(也不能怎麼辦啊過都過了)
 
原本一樣要搭公車去找敏敏姐,但是幾經研究之後決定還是回頭去搭捷運好了。還看到了熟悉的標語,之前雄到新加坡時有拍過照片,瞬間覺得好親切。


 
跟敏敏姐碰面之後一起吃個不知道該說是下午茶還是晚一點的午餐,終於是吃到了比較新加坡當地的食物(這幾天都民宿附近隨便解決也沒有什麼在觀光),還點了咖啡,學學新加坡人的local喝法、用應該是攪拌匙的小瓷湯匙舀著喝超有趣~
之前聯絡上敏敏姐,敏敏姐就問我有沒有特別想去哪裡逛逛,但身為一個不專業(而且原本就只打算看完演唱會就回去)的觀光客,除了可以去看看魚尾獅之外也想不出什麼其他的景點。
所以我們就往魚尾獅出發了。
 
中途跟敏敏姐的老公小孩會合,走天橋過馬路的時候,敏敏姐說過了這條馬路,後面的地全部都是人工填海填出來的。
超!酷!的!!!也感受到地狹人稠的國家與海爭地的辛苦跟高度發展的決心,其實搭捷運一路過來,也看到到處都有在施工好像有蓋不完的大樓。但是反過來想想卻忍不住思量:「建築」跟「建設」之間是否真的能夠劃上等號?那些屬於文化的、沒有實體摸不到也看不見的軟實力,也許才是真正必須要費心經營的。
 
於是,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魚尾獅~
這天小隻魚尾獅沒有噴水,就看到很多觀光客直接跨越水池站到裡面去拍照…呃,照理說應該是不能這樣吧…我也沒有興致去跟它合照了。搶了空檔拍了幾張、另外拍了傳說中的蓮花和榴槤(榴槤拍起來超沒哏的啦),沿著河邊一路散步、看看週邊的建築(其實我完全沒有記地名嗚嗚嗚所以也不知道到底逛了哪裡)。
 
新加坡很有趣的地方在於外來移民很多、種族也很多元,所以走在路上可以看到各個國家各有特色的傳統服飾。跟敏敏姐聊到今天早上一起出門的coser是完裝/完妝直接走在路上,在台灣就算ACG、cosplay的次文化已經很風行,也不太能接受這樣的情形。但在新加坡,這樣的裝扮旁人頂多是多看一眼、卻也不會有什麼異樣的眼光,或許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所以沒有所謂的「奇裝異服」。
當大家都「不一樣」的時候,「不一樣」也就沒有什麼特別了。
建築跟裝潢也是各有特色,路上經過一間麥當勞、裡面的裝潢一反印象中方正整齊到有點死板的格局以及以白色為基調的風格,像窯洞般不平整的牆面、暗橘紅色的色調,走進來感覺不像是要點漢堡而應該要來個咖哩之類的。
 
回程依舊是搭捷運,轉車轉了兩三趟,讓我不禁再次感嘆新加坡的標示真的對外國人也非常友善…天知道我光在台北車站轉車就不知道迷路了幾年才真的搞清楚方向。(新加坡捷運應該可以加上這句宣傳標語:外國路癡也能一次上手!)
 
回到Fernloft就準備開始整理行李,凌晨五點就要到機場也沒什麼好睡的了。洗完澡出來經過交誼廳聽到歪叔的聲音嚇了一跳,才想起之前幾檔配成華語的鄉土劇就是送到新加坡播。(突然有點慶幸我配的那檔早就播完了不然應該會有點羞恥)同寢的室友也已經回來了,不知道是不是coser現在時興印名片我收到了兩張,但不愛加Facebook好友的我至今依然沒有加她們想想有點愧疚。
用iTouch調鬧鐘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按到播放,Naked Arms的前奏響起來嚇我一跳,連忙按掉的時候還聽到一個女生接著唱而且歌詞還對妳根本也是歌迷吧快承認啊!
 
離開前寫了感謝小紙條給Chris釘在卡片牆上,披著夜色拖著行李箱走到街上,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就往機場出發。司機也會說華語,聽說我是台灣來的,就聊了起來。除了聊到他的哥哥在台灣工作、前一年也有到台灣玩過覺得台灣真好之外,也不忘表示疑惑覺得新加坡到底有什麼好玩為什麼大家這麼愛來(這…)
 
其實待在新加坡時間不長,也許感受並不是太深刻,但新加坡還真是一個(各方面而言)乾淨到有點無趣的地方啊…敏敏姐也說、新加坡人有一句話說「法律沒說可以的就是不行」,我笑說跟台灣還正好相反,台灣是「法律又沒說不行,那就當作可以好了」。也不知道這種民族性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到了機場才發現去找敏敏姐的時候買的單程捷運卡還在身上忘記還,在機場服務台詢問能不能代為歸還的時候服務台的小姐居然說「妳最近還會再來新加坡嗎,會的話到時候再還就好了」。
那個、等等,這麼FREE嗎但我最近沒有計劃要再來啊!(所以最後還是請服務台幫我還了)
 
出海關的時候發現新加坡安檢真的比台灣嚴格很多,靴子居然要脫下來過X光機也很是有趣。
相較於新加坡的舒爽天氣,抵達台灣一下飛機立刻陰雨綿綿,深刻感受到「嗯哼很好我真的回家了」。

在免稅店買了一支Whiskey、幫爸爸帶了菸,然後帶著沒有辦法換回台幣的一堆新加坡零錢搭上公車(我好像稍微可以懂得因為不知道怎麼算零錢所以每次都拿大鈔給人家找的人的心情了…新加坡的硬幣同樣面額也長不一樣大到底是怎樣啦!),沿途一直猶豫到底該到紀州庵聽斯諺講課還是要到Simple Market聽廖文強唱歌(還是要殺去高雄駁二聽angela呢…這天到底是什麼好日子啦撞場撞成這樣),最後還是選擇去搭訕斯諺,這就是另一個故事了呼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