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2012‧新加坡兩天三夜Day 1 / Night 2

在鬧鐘響起前就醒了。也許是認床,其實也沒睡沉。 雖然睡到近午,Fernloft仍然有簡單的自助早餐。搭上公車,前往Singapore Expo,一路提心吊膽地看著窗外猜測現在到哪一站,然後也只好憑直覺「好像是這裡吧」就跳下車。 這一次,我就沒有前一個晚上的運氣了。 嚴格說起來是在Singapore Expo下車了沒錯,但因為Expo很大展館很多,所以Hall 1/2/3有一站、Hall 4/5/6還有一站。AFA的展館在9館,應該要在Hall 4/5/6的那一站下車再走過去會比較近,而我在前一站就跳下車,又完全性地走錯了方向,一回頭發現Expo就在身後我根本漸行漸遠…繞了點遠路,但總之是來到了Singapore Expo。雖然也是搞不太清楚方向,但路上發現coser,於是就跟著一路從Hall 1走到了Hall 9。 果然不管在哪個國家參加動漫祭,coser都是最令人安心的路標。 會場門口設了票口,一邊是演唱會領票、一邊是現場購票。現場購票的人龍神長…多年沒參加台灣動漫展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麼驚人的隊伍了。 在領票的票口排隊,有許多工作人員在協助處理領票事宜,輪到我的時候我遞出護照報上名字,說明我當初訂票的時候有更改過資料,還沒說完對方就抬起頭,「Oh, so you're GuanJie?」 「Yes.」 「Hi, I'm Ciendaly.」 「!!!!」 負責的人這麼多,輪到我的時候正好就是一直幫我處理訂票的Ciendaly。我終於有機會當面對(被我煩死的)Ciendaly道謝。 雖然現場非常忙碌沒有辦法多聊兩句,但這個巧合又讓這趟旅程添加一分驚喜。 訂購I Love Anisong的演唱會門票,還有附一天的展覽門票。 結果我是到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展覽是星期六日兩天,星期五還在佈展,只有晚上西川的演唱會(出發前到底都做了什麼功課啊),於是原訂今天逛展等晚上的演唱會、星期六空出來跟敏敏姐碰面的計劃又被打亂了。 總之先選擇了星期六的展覽門票(畢竟星期日一早的班機回台灣,怎麼也不可能進場看展),領到了門票及螢光棒。星期五T.M.Revolution的演唱會是藍色的螢光棒,星期六的是綠色、星期日的則是粉紅色──雖然後來在場內大家都把手邊的螢光棒拆了所以還是五顏六色。 這時候也才下午兩點,確定演唱會場(Max Pavilion,Hall 10)的位置,在進場前我也不知道還能幹嘛了…說要去哪逛逛也不敢走遠,於是吃了稍晚的午餐,就在其他展館四處走走。 突然一陣雷響,轟然地就下起了滂沱大雨。 後來敏敏姐說,新加坡的天氣常是這樣的,午後雷陣雨說下就下毫不客氣,幾十分鐘後太陽一曬地面又乾得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接近六點的時候回到Max Pavilion,現場已經拉出進場隊伍的路線,也已經有歌迷席地而坐等待入場,我就默默地加入了她們的行列。聽她們用各式腔調的英文聊起之前看過的演出、猜測今晚會唱什麼歌,這時原本緊閉的大門打開,工作人員出出入入然後留著門沒關。 之前僅隱隱約約聽得到低頻震動的音樂一下子流洩出來。 是「Flags」。 雖然對他近期的作品並不熟悉(嚴格來說是SEVENTH HEAVEN之後、vertical infinity開始台灣買不到台壓盤就對他的作品有些陌生了),一直到前兩年「Naked arms/SWORD SUMMIT」的單曲才被朋友反推薦回鍋,所以對這些所謂「新作」並沒有太深刻的感情或共鳴,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明明是期待了十幾年的演唱會,已經在現場等待進場了,心情卻還是十分平靜。 然而直到聽見場內的彩排、「西川貴教人就在場內」這件事到了這一刻才突然真實起來,我的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也許是場內準備的問題,大約延遲了十分鐘才開放觀眾進場。雖然是劃位對號入座,大多的歌迷也是一驗票進場就往場內衝。而我走到販售週邊的攤位,幾經思考盤算、決定放棄換算幣值,直接下手。現場販售的官方週邊大多是INAZUMA的週邊(我戲稱清倉但我想也相去不遠),沒有全擺出來,但現場看到也已經夠讓人失心瘋了。 雖然很想要寫真書、也想要毛巾跟小卡(根本什麼都想要),但冷靜比較過後還是決定買衣服。 現場的衣服只有兩件,粉紅款的Hamburger T-shirts,和黑色款的Carbonated drink Long T-shirts。 粉紅款Hamburger T-shirts現場有掛一件樣品,而且也有尺寸表。Carbonated drink Long T-shirts則是非常帥氣地只寫了Free Size,沒有實品可以比對。 我本身並不喜歡粉紅色,而且也一直想買一件長T,但是長T的Free Size真的讓我非常猶豫。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冒險買下黑色的Carbonated drink Long T-shirts,也在旁邊的Anisong Stage週邊攤位買了當天的演出紀念證件帶。 買了T-Shirt,當然就是跑到洗手間立刻換上!衣服穿上身的線條非常好看,意外合身,放心之後的下一個念頭就是:嗯?Free Size的意思是,西川貴教本人穿得下的Size嗎…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有點生氣… 演唱會過程與心得之後還有時間的話想再獨立出來寫,所以這邊就先不提。(只是寫不寫得出來就…嗯,希望可以。) 特別想說的是,在台灣看過這麼多場大大小小的演唱會,卻沒有一場的觀看經驗比得上這一次。從排隊的秩序管理、驗票進場、隨身物品內容物的檢查、場內不得拍照攝影的宣導,一直到進場的管理、入座,都非常流暢並且清楚。 座位的分區也只是椅子排列的區塊,只在開演前拉開柵欄將前後分區區隔開來,完全不會有一進場就所有人往舞台前衝、結果買到低價票的觀眾反而衝到搖滾區這樣的荒謬事件發生。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覺得新加坡很嚴格所以很自律、或者新加坡的觀眾真的就有這樣的高水準。也不曉得現場的工作人員是不是工讀生、但無論如何事前的員工訓練真的做得很好,從座位引導到詢問相關事項,現場的工作人員都能給予非常清楚的說明(沒錯我在現場雖然一下就找到座位了但是還是一直拿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去煩現場的工作人員)。 明明只算得上是一個小型的演唱會,但仍然重視每一個小細節,尊重台上演出的人員、現場的技術人員、以及買票來觀看的觀眾。 在這場演唱會中我感受到主辦單位這樣的態度,是在台灣的演唱會經驗裡幾乎沒有體會過的。 帶著第一首歌唱完就已經筋疲力竭的疲憊,我搭上公車(在這一次等車的同時終於看懂里程車資表了)回到了Fernloft。跟敏敏姐聯絡上,決定明天中午到AFA會場看展、結束後再拜訪敏敏姐,室友也陸續回到寢室。看到我身上穿著背上寫了T.M.R的T-Shirt,總覺得她們都用一種欲言又止的神情看著我,該不會今天她們也去AFA領票回來吧… 但我沒有心情想那麼多。足足一個半小時簡直是健身房特訓的演唱會真的把我累壞了,在Twitter上看了一下西川的演出後心得,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在新加坡的這幾天都好早睡早起啊,在台灣的時候到底都在忙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