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篇-八一 拉薩

 昨天睡的板間房真的是"冬冷夏熱",而且隔音十分糟糕,晚上外面有大卡車經過都聽得一清二楚。不過嘛,這就是旅行。我已經忘了早餐的滋味,就和雷昕兩個人背著背包悠閒地出發。為什麼說悠閒呢?因為這天我們根本就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慢慢徒步,魯朗實在太美,我們打算走到累了才開始搭車。大口大口呼吸著西藏的新鮮空氣,這對於生在城市里的孩子是件何等奢侈的事啊。
 
  路上的藏式壁畫,想必背後也有著我們無法滲透的故事。
 一路上亦盡是騎自行車到拉薩的人,無論以何種方式到達;或徒步,或搭車;或騎行。我們都抱著相同的目標--聖城拉薩。我一直都很想知道,為什麼自古以來拉薩會吸引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來朝聖呢?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到人們歷盡艱辛都要到拉薩呢?
  走了五、六公里,我們隨便坐在公路旁歇息,我知道這根本算不上甚麼,最苦的已經捱過,才幾公里又算得上甚麼?在我們休息的時候有好幾輛車從我們身旁駛過,但沒有一輛停下來。接下來我瞥見一輛警車從蜿蜒的公路朝我們駛來,因為我還沒有坐過警車,所以充滿好奇心的我就立刻問雷昕要不搭車,他回我一句隨我便。我就站起來舉著大拇指,想不到它真的停了下來。警察大哥二話不說,就揮手示意我們上車,有夠豪爽的!我們就蹦進了越野車,這天心情特興奮,平常都只要雷昕在跟司機聊天,這天我也興致勃勃的加入了對話中。對話中得知警車大哥也是要到八一鎮辦事,實在太振奮人心了!這可是我第一次坐"直達"的便車。之前搭的便車都只能分段搭,這樣不僅麻煩,而且還經常要徒步好一段路或是要有搭不到車的準備。

  這是你的墓誌銘,還是你的里程碑?多少人為了這個碑,在318上喪失了性命?再高的高山也擋不了他們的雄心壯志,再急的河流也沖不毀他們前方的去路。因為你知道回家是你唯一的路,活著出發就請活著回家。
  
  大概中午時分我們才到達八一,八一是在拉薩前一個最大、最現代化的城市。自從離開香格里拉離開之後我就沒看過這麼現代化的大城市了,終於可洗熱水澡,可以不用擔心突然停電。這些本來對於我們來說生活必然的條件,現在卻顯得如此珍貴。放下行李之後我們就去吃午餐,之前說特喜歡這邊的警察是原因的。我們不想去飯館吃,於是雷昕就提議問警察去。果然一問他們都十分熱情回答我們附近有甚麼好吃的,是當地藏民平常也會去吃的餐館。
 
  這氛圍:忙於工作的女孩、玩著椅子的小孩、擔心孩子的父母、擦鞋的工人、被擦鞋子帶著名貴腕表的男人、在吃酸奶飯的旅伴以及在輸入文字的我......

 
  我們分別點了甜茶、土豆牛肉蓋澆飯,藏面和酸奶飯。說起酸奶飯,這東西真令我畢生難忘!實在難以置信酸奶和米飯拌在一起再加上黃糖會是何等感覺......我嘗了一口就害怕得敬而遠之,只能說我們吃不慣啦。
  在八一鎮也只有睡了一個晚上,八月二十日,我們又怱怱再次上路。從城里走到國道上,這天跟昨天一樣只徙步了五、六公里。我一直舉著大拇指但都沒搭上車,心灰意冷時又有一輛車停車身旁。搭便車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你興奮地伸著手以為會有車停下,卻被快速奔馳的車磨滅了本有的熱情;但當你垂頭喪氣時又有一輛車不其然地停在身旁。車上坐著一對藏著夫妻,男的體形很壯,女的很有名星氣質。問他們去不去拉薩,他們說去但要先去巴松錯。反正我和雷昕是無所謂的,也可以順便看一下巴松錯,就坐進了車內。八一距離巴松錯一百二十公里,一路上藏著夫妻里播放著流行的藏語歌和英文歌,夫唱婦隨、一高一低,所以說藏族人真的是能歌善舞啊!中午到了巴松錯,但由於巴松錯是景區的緣故要收RMB140門票,我和雷昕當然不願付了。只有那對藏著夫妻到了景區玩,我們就在他的車上等了大概一個小時。待他們玩完出來之後我們繼續行程,到了工布江達他們還請我們吃了個火鍋。車子一直奔馳在國道318的路上,從沒間斷。
 


  米拉山口,五千多米,氣溫急降得驚人,冷得我要命。幸好車內開著暖氣,下車拍了幾張照後便急忙回到車上。

  滿天經幡飄揚,彷彿把你最虔誠的信諗帶到天堂。
  翻過米拉山口,經過墨竹公卡,沿途也經過松贊干布的出生地。距離拉薩市只有幾十公里而已,公路兩旁開滿了格桑花,騎行者拖著沉著的自行車一步一步前進。我們都打開車窗,向他們揮手叫喊「快到了!快到拉薩了!還有幾公里而已,加油啊!」這番話同時亦是對內心的我說,快到了,這個我期盼了一年多的地方。當車子經過拉薩橋,看到布宮背影的瞬間......莫名的感動五臟六腑湧出,我知道我到了。
 
  歷時二十二天,十五輛順風車,第二次一個人旅行,三百六十五天的期盼。多少夜,我在夢里看到祢的背影卻不著光;多少天,我在內心吶喊祈禱只為與祢相遇。如今我終於能夠完成夢想了,第一次如此堅定不移地肯定自己,我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