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篇

 8月7日,清晨的束河吹起微風,帶點寒意。我和小倩在古城內買了五元的大餅便坐上開往香格里拉的班車。
 
  一路上的風景和前幾段已有明顯分別,這一路全是高山,河水,途經金沙江和虎跳峽。坐班車的時候總是特別容易入睡,當我再次睜開眼晴的時候我已身在香格里拉古城。
   
  在香格里拉的第一餐,土豆牛肉蓋澆飯。RMB12,而且份量很大。老闆是東北人,小倩因為摔傷下巴補了三針而不能吃醬油,辛辣,醋,因為會色素沉澱而留疤,但老闆亦沒有嫌我們麻煩。之後陸陸續續我們來了這家店吃了四、五次飯,老闆都熱情好客。
  第二天我們在青稞青旅認識了兩個男生,一個叫姚磊,一個叫小朱,兩人剛從雨崩徒步回來。其實這次小倩來雲南目的就是為了去雨崩徒步但礙於身體問題而不能完成,她聽到當然興奮,聽著歸來的旅人滔滔不絕地說著雨崩的神瀑、神湖、神山。但對比起雨崩我反而更想去墨脫徒步(當然墨脫難度更大),或許為了全中國唯一不通公路的神秘感,又或許是為了安妮寶目的蓮花......
  之後我們一行五個人(還有後來遇到的學弟,其實比我大),清晨就起來。在古城對面的公交站坐一路公交到達松贊林寺,當然我們是不會買門票的。所以決定抄小路進松贊林寺,但誰知小路的盡頭是一座山,於是我們又得要翻過一座山才能看到松贊林寺。 
  在這之前我完全沒有任何爬山經驗,而且我穿的鞋子是普通的跑步鞋。雖然山沒有很高,有點斜,但對於我這個嚴重懼高者來說完全是自我挑戰啊!山上牛很多,自然牛糞也很多,踩到牛糞是無可避免的事。多少次,我想放棄,回頭一望自己已經爬到這麼高,心里的恐懼感更加油然而生。但我知,我不會放棄的,如果我連這小山也征服不了那我要怎樣進藏啊?我能做的就只有一直向上走,不要回頭望。
   
  爬了概一個多小時,我們終於登頂了!這個高度能看到大半個香格里拉,果然堅持下去是正確的!不然我就沒機會看到這風景。
   
  這是山的另一邊,看到了嗎?是松贊林寺啊!雖然我們只能鳥瞰,但已經很足夠了。
   
  這是我和小倩的第一張照片,姚磊幫我們拍的。
   
  左起:小朱(看到他臉黑得多不均勻,哈!)小倩 姚磊 小學弟
   
  這次換了我在中間,背後就是松贊林寺了。我們在山頂拍的照,大家相識不到24小時。拍了幾張照後我們就下山了,折返古城。

  在古城吃了頓午飯,休整了一會。我們租了二十元的自行車,打算從古城騎行納帕海,然後環納帕海一圈。由古城到納帕海的路上坡蠻多的,我們騎了快一個小時才到達納帕海。這時他們一直問我有沒有感到騎得很辛苦,說真的我感覺不大。小朱一直說著他踏一下走的路是我的兩倍。後來我的自行車和姚磊的交換了,我才發現怎麼他的自行車那麼易騎啊。原來是我挑的自行車變速器壞了!我這下才知道,辛苦姚磊了!
  
  看那湖平靜得像一面鏡子
  
  把天空全部倒照在湖面上,疲憊感瞬間被美景一掃而空,除了眼睛外我完全沒有任何感覺,整個感情全部灌注在這片海上。
  
  這是我最愛的照片,相機放在地上對不準焦,但卻成了缺憾美。我們五個人騎行在環納帕海的路上。但願多年以後我們仍能記起,那一天我們用身體奔馳在三千米的高原上。雙腳不斷交替,轉瞬即逝的風景在我們眼前一一掠過,那是我們回不過去的從前。
            
  騎行到後半段的時候,本來就沒有鍛鍊身體的我顯得有點吃力。大家在前面一個一個消失不見的時候,天空下起了雨,更加打擊著我薄弱的意志。但我能聽到他們前方的打氣聲音,叫我不要放棄,快到了,快到了,你能做到的!     
  最終,我們騎了大概六個小時,來回總共四十多公里的路。到了古城後我筋疲力盡地攤在椅子上,晚餐和他們一起併飯,吃川菜。本來應該餓翻的我居然食欲不振......是累得太徹底了嗎?
  睡了一整天的覺,以為今天會精神飽滿但卻事與願遺。不斷拉肚子,而且拉的全是水。除了拉肚子外我根本完全沒氣力做其他事。8月10日的中午還是支撐不住,小倩去了人民醫院拆線,我去看急診。感覺不太可靠的醫生二話不說就斷定我是腸胃炎,開了點藥給我。
  這晚是最辛苦的一晚,睡到凌晨3點突然自己醒來了,胃里傳來令人噁心的感覺,我只感到胃液不斷翻騰......居然現在身體發生了狀況,我還能走下去嗎?我還能走到西藏嗎?我還能走到拉薩嗎?
  我想把小倩叫醒,讓她照顧我一下,甚至想求她明天不要去大理,好嗎?這一刻我只想有人在我身邊,溫柔地撫著我的臉龐,跟我說不會離開,會在我身邊照顧我,會陪我一起完成旅程。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這樣自私,更不應干涉你的自由,你有自己的選擇,你要到大理過火把節。我以為我不會難過,因為我明瞭大家的身份只是旅人,但早上見到小倩在收拾細軟時,我的心特別特別難受,不知道是因為你要離開還是因為病魔來襲的關係。再者,終有一天我們都得面對分離,你會回到上海繼續唸大學;而我則要繼續走到西藏。房門「呯」一聲關上,剩下的就只有一室空洞。

  親愛的,我們雖然只認識了短短八天,但這段時間卻像認識了幾個月。你就像我姐姐一樣一直照顧著我,給我寒暄,給我安慰,給我買粥......你離開的早上我竟然哭了,為何我們總要一路遇上一路告別呢?親愛的,一路要小心照顧自己,我會記得那些你牽著我的手走過的路,一起聽過的歌,吃過的飯,遇過的人。感激遇到你,小倩。

PS:姚磊8月10日成功搭便車到大理,11日小倩和小朱都去了大理,小學弟去了稻城。 我們都只是交錯的平行線,曾經擦出絢麗的火花,爾後各奔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