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雙廊

 7月29日,坐上了從拱北開往廣州的班車,兩個半小時候我到了廣州省站。在火車站門外的電子螢幕寫著原來9:08分開往昆明的火車晚點三個小時二十二分。啊,其實我也沒有很意外,因為在中國火車晚點實在是很常見的事。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261.JPG查看次數:	46文件大小:	337.8 KBID:	631244 
  第二次到廣州火車站,這里依舊雜亂。
  我在人山人海的侯車室里尋找一處容身之所,好不容易找到一張空椅,一個屁股便坐了下來,卸下一整身的疲憊。打開電腦,試圖與世界接軌, 但還是失敗告終。
  看來我們一直都在等,好像人生花了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做等這個動作。
  等火車 等人 等時間 等機會 等運到
  
  凌晨三點半,一上火車便立即到五號車廂補卧票,但輪候補票的人多得很誇張,每個人都手拿著自己的火車票,然後在等待那一絲希望。等了一個小時多,該補的應該都補了,剩下來的應該都是補不了。突然就有一個問我是不是要卧票,他手上有一張上鋪的。我看了那張火車票一眼,的確是上鋪沒錯,我二話不說就把差價的錢給他,然後拿著票直奔屬於我的車廂。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269.JPG查看次數:	37文件大小:	267.4 KBID:	631246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270.JPG查看次數:	27文件大小:	323.2 KBID:	631247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266.JPG查看次數:	35文件大小:	295.0 KBID:	631245 
  然後經過了無數次的等待,轉車,等待。從昆明到大理,客運北站再到雙廊。七月三十一號,我終於到了雙廊滄海一粟了(客棧)!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38.JPG查看次數:	36文件大小:	528.9 KBID:	631250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06.JPG查看次數:	25文件大小:	525.2 KBID:	631249 
  滄海一粟中的小庭院,很別緻。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39.JPG查看次數:	28文件大小:	435.5 KBID:	631257 
  活動室中的一角,都是過往曾在這里留宿的人們的影子。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09.JPG查看次數:	21文件大小:	354.7 KBID:	631251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34.JPG查看次數:	21文件大小:	330.8 KBID:	631256 
  雙廊是一個沿洱海而建的小鎮,說是小鎮倒不如說是一條村子更好。這里沒有大城市的繁榮,沒有五光十色的燈光,沒有商場。可是你能在洱海旁坐上一整天,就望著海,發發呆;或是到逛一下那些轉角,你會遇上白族人家,會遇上你意思不到的事。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20.JPG查看次數:	33文件大小:	419.6 KBID:	631254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25.JPG查看次數:	20文件大小:	399.0 KBID:	631255 
  我就遇到了一間咖啡店(我都忘了叫甚麼名字)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13.JPG查看次數:	31文件大小:	410.8 KBID:	631252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19.JPG查看次數:	25文件大小:	343.6 KBID:	631253 
  接下來幾天都會待在雙廊這邊,看看海,聊聊天,不然就再睡個覺。
 
  8月2日,今天房間來了一對廣州來的情侶,我終於不用一個人睡一間房了!下午的時候我就帶他們到院兒吃東西。
附件 633284 
  這是我第三次去院兒了,老闆是一個昆明人,性格很豪爽,很大方。見他店里面有樂器而且也有貼著音樂節的海報,我想他應該是玩音樂的吧!
  院兒的格局和佈置很舒服,沒有過多的擺設和裝飾,但卻能從中感受到溫馨和自由的感覺。
 
 
  院兒最有名的手干面,是老闆親手造的的,沒味精。有拌的有湯的,我都吃過了,拌的味道比較濃一點,這個是蕃茄雞蛋湯的,十五元一份。
  按圖片以查看大圖名稱:	DSC_0386 拷貝.jpg查看次數:	25文件大小:	313.7 KBID:	633291 ]
  土豆燜飯;很簡單的款式,可是土豆燜的很香,米飯也吸收了土豆的香味。供應份量不多,如果要吃的話要提前跟老闆說喔。
  
  之後我們就去了玉幾島,我都是逃票進去的。誤打誤撞就走到了楊麗萍的酒店,是全雙廊最貴的酒店RMB6800一個晚上。這樣一晚就去掉了我旅費的一大半了,我這種人還是門口拍幾張照片算了。
   
  晴天的洱海真的很美,美得讓人心疼......

看著這些在雙廊努力工作的原住民,我的身份瞬間變成了入侵者。
這邊的客棧,酒吧,咖啡店,餐廳,愈建愈多。不斷發展的結果是否始終會變成商業化?
這里會否變成下一個麗江?我不得而知。
只是很慶幸,我在雙廊還未被過度開發前來到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