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葉蘭香。南庄佳里山

聽說今天很多人都是衝著她來,因為她只生長在深山幽谷的絕壁上,無法成為溫室的花朵,必須在這樣人煙罕至的環境,有過磨難後,才開出美麗的花。
睽違半年的山,在自己一再換了跑道後,總算能到山裡走走,應朋友之邀去爬南庄佳里山,我一直不知道為何要在這個時節來這座山,只是心想再上山去走走,所以也沒想太多,背起相機就跟著去。
約好時間在警局門口等,等著學長的車來,隨後往南走,因為我和學長都沒到過佳里山只好有勞Sophia開車,車過南庄,我才想到上次是騎車來這條路,但同一條河谷路卻換到另一邊,而那一段曾讓自己卻步的山坡已經被封路,留在另一端,我想這樣也好,免得再有人再擔心受怕。
車開過神仙谷,走過鹿場,但接下來的路卻有些模糊不清,幸好最後還是找到正確的路,開到山莊停車場,與台北下來的同伴會合,今天看來人不少,大多還是組團來此,看來在這時期這裡相當熱門,後來路上才聽Sophia說這時節這裡會開出一葉蘭,花期只有兩星期,所以很多人都為了這蘭花而來。
半年沒上山,其實心中有些忐忑,很擔心體力跟不上,不過按步就班慢慢來吧!應該還是可以跟上,反正自己有自己的速度,我的相機還得多留意一路的風景。
其實不用去擔心會走丟,今天一路上人很多,而且人數一團比一團多,前面都還算小意思,聽Sophia說這座山算是中級的山,後頭手腳並用的機會很多,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果不其然,繩子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長,但今天真的人很多,很多地方都還須互相禮讓,所以速度就想要快也快不了。
半途還有一小段稜線,不過還是硬著頭皮走過去,還不忘提醒自己別往下看,總算跟上學長們,但這裡聚集了更多人,原來一葉蘭生長在路邊的絕壁上,難怪一票都扛大砲上山,不過在這裡所有人拍照是要排隊的,還有人冒險爬過岩壁,只為想更接近她。
無法說出那顏色應是淡紫或粉紅,卻有一襲清秀的容顏,她的氣質讓人無法找到文字形容,幽谷佳人或許勉強可以,除此之外,我羞澀的詞彙中已找不出字語形容,再往上一點路,那片絕壁的一葉蘭開的更茂盛,曾來過的人都說今年應該算是最茂盛,少見的開出這麼多花。
另一棵開得令人動容的是森氏杜鵑,花朵開滿整棵樹,那感覺卻是豔麗,朵朵綻放,比的是誰比較嬌美,而不同於我們尋常在城市裡看見的杜鵑,森氏杜鵑高大聳立,花佈滿樹稍甚是壯觀。
不過這裡並非三角點,在這裡休息過後,我們還要向上爬,就如開始說的,這段路大多要手腳併用,加上今天有些濕冷,霧氣也重,就怕上山難、下山更難,加上路程並不短,因為從出發到現在已過正午,而我們還在奮鬥中。
還好山總有頂端,不過三角點上聚滿了人,而周圍都是雲,所以也看不到四周景象,我們在這裡把餐點吃完,減少下山背負的重量,不過我很訝異,我也能爬上來,或許該謝謝自己還保留騎車的習慣吧!
拍完照,我們沿原路下山,果不其然下山更辛苦,我們走到開著一葉蘭的路段,休息並等落後的同伴下來,會同後再繼續往下走,意外發現一堆人圍著拍照,我們也好奇湊上前看。
原來這裡長了一些水晶蘭,在燈光照射下,透著一股冰冷的美麗,其實這種植物是蕈類的一種,但透明而美麗,水晶蘭只是它的別稱。
我忙著照相,卻忘了同伴,等我回過神時,他們都已往下走,趕忙跟上,心想落隊太遠可不好,不過今天的杉木林一樣籠罩雲霧,飄渺迷離,還好這段就不再那麼難走,可以好好拍照。
不過或許是真的太久沒爬山,腳力有些受不了,竟微微抽筋起來,還好沒真得發作,繼續追上同伴,我們換了另一條路下山,感覺這條路坡度較緩,只是沿途天色越來越暗,我們路程好像落後很多。
接下來的路只好儘量跟上隊伍,別再把時間拖晚,一直走回登山口,天色已快昏黑,於是與同伴道別後,我們直接踏上回程,雖然說這次上山很累,但收穫相對更多,能看到一些平常不易見到的花朵,再累也值得,但其實,更高興的是雖然體力稍有退步,自己還能堅持到底,至於工作也能這樣的話,我想自己一定會回到原來自己想擁有的生活,這應該才是最大的收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