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世的寧靜。十分平溪線

第三次到這裡才明白,除了景色外,還有一份遺世的寧靜,我所喜歡不是假日的這裡,在假日裡人聲鼎沸,常讓自己不知如何自處,不過,這裡有個遊客不常到訪的地方,可以讓人散散步,享受這遺世的寧靜。
趁著自己給自己放個暑假,找個不是上班日,背著相機就出發,不過跟上回相同,這回我又在七堵下了車,不過這次站務員好心的給了時刻表,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記錯了,平溪線的發車站在八堵,所以我又得在車站裡耗上一段時間等車。
車到瑞芳站,平溪線的下班車還要一些時間,我買了車票就去買我的胡椒餅,這可是瑞芳的著名小吃,每次買總要等上一些時間,不過,時間還早又是正午,就當作午餐吧!免得到菁桐又要找午餐。
還記得上次的經驗,一口咬下去,肉汁流出來會燙人,所以這次小心翼翼,免得重蹈覆轍,可是好像不那麼容易應付,封不住的肉汁還是肆意的流出,還是滴得四處都是,一付狼狽樣。
我在車站解決午餐後,坐上火車一路直到菁桐,只是想不到這天還是遊客很多,下了車,我出了車站,去找我要的寧靜,其實只要出了商店街後,只有一路之隔。
從小路走下去,原來的太子賓館正在維修中,上次肢離破碎的印象,希望這次整修過後,能回復完好的面貌,再走過小橋,流水依舊,那些日式宿舍區還在,只是日漸頹圮,尤其是屋頂,由於材料難以取得,所以很多都改以鐵皮取代,其實這個宿舍區最早為煤礦公司的員工宿舍,但現在以經多轉售給人作為私人住宅,如今大多人跡稀少,除了一家民宿和一家咖啡館,好像已經沒人住在這裡。
其實今天要去的地方是這家咖啡館,印象中叫作皇家,上次也曾到訪,這裡的下午沒客人不多,這天更是清冷,除了我和影子,沒看到其他人影,我推開咖啡館的門,喊了聲有人在嗎?可是一時沒人回應,也聽不到任何交談聲,看來沒了客人連老板都翹頭了,心想我的卡布奇諾沒了吧,感覺有些失落,不過院子好像有狗叫聲,心想探探應無妨。
原來老板娘在整理庭園,我連忙道歉退出,反而是老板娘留人,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讓主人只為一個客人放下手頭的事,只為招待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
不過,我還是喝到卡布其諾,老板娘特地空下手來,煮了杯卡布其諾,還抽空陪我聊了一下,除了這番對話,這個下午除了鳥聲蟲鳴,這裡再也沒有其他聲音,靜得不像觀光地區,只是咖啡總有喝完的時候,歇了腳,我該去看瀑布了。
其實這個時候已經有些晚,今天誤了兩班車,再加上步行到瀑布要些時間,看看天色,腳步真的要快些,要不然太陽不等人,天色已開始變暗,可是原來從遊客中心的路已經不能通行,聽說是因為經過私人用地的原因,路上遇到好心的大嬸告訴我一條捷徑,免了我再走一段冤枉路程,鄉下的人情味不用找,自然而然就在那裡。
走過吊橋,上次拍的眼鏡洞瀑布水勢小了很多,我直接走到十分瀑布的入口,這裡又重新開放了,看來地主和新北市政府對於門票價格已經有了共識,價格變成八十元,公不公道也就自在人心。
因為已經午後三點多,逆光的緣故,只好儘量避開天空的角度,看來如果還有機會,下次來應該早些來看瀑布,雖然說這裡常是陰雨綿綿,早點來,可以順著天光拍照,瀑布的顏色會好很多,不用擔心光線反差的因素,拍照就用了不少時間,只是好像該趕快搭車去猴峒,不然時間不等人。
可惜的是,車到猴峒天色已黑,要找的貓村的貓恐怕不容易了,不過入夜猴峒一整個安靜,我找到去貓村的路,總之既來之,則安之,拍不到照片,看看貓兒也好。
夜色已籠罩,貓兒也都不再走動,我還是忍不住開了閃光燈拍了幾張,或許是貓兒累了,也不理人,貓村夜裡一片靜寂,連走路聲音都格外清晰,沒了遊客,或許這才是猴峒的本來面目。
我看著街上的老伯悠閒的喝酒聊天,沒有白天的喧囂,這裡又回到五、六十年代景象,連狗狗都悠閒在街上晃,我站在街頭,路燈微黃,看著著老伯們反而有著一股人情的暖意,看來我就愛這個色調,即使過了那麼久,那光景還清楚的刻在腦裡。
但總是要離開,我始終只是個過客而已,有時還真羨慕那些貓咪,可以悠閒住在這裡,不過自從貓村在網路上爆紅以後,我想白天時,貓兒們一定過得不得安寧,所以還是要說一聲,請勿過度打擾他們,讓他們有個自在的生活。
雖然說我很想留下來,現實還是要面對,火車來了,還是該上車回去,總還會有機會再來,只是下回要記得要在八堵下車,記得早點去看瀑布,也不一定要在菁桐吃午餐,貓村裡也可以陪陪貓咪吃頓飯。
已經是第三次來十分了,因為這裡的寧靜,所以我會喜歡上十分,記得這裡每年都有無數的天燈從這裡帶著無數的夢想願望飛上天,好一個充滿願望夢想的地方,只是我記得以前天燈都是紙紮得,什麼時候變成塑膠袋,這樣萬年不化的願望夢想也太不環保,我想這樣的願望很難實現吧!
今天其實遊客並不多,比起其他觀光勝地人氣低了不少,可見這裡並不是陸客眼中的必遊景點,也因此讓自己有個寧靜的午后時光,旅行中能夠享受自己適意的旅程是最幸運的事,一個人的旅行不一定是孤獨,獨處有其自在之處,如果能享受那份自在,那也會是一趟精彩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