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石地球村

位於猶他州中心的拱石是世界級的國家公園,以北有蒙大拿和懷俄明州的黃石;以南則有亞歷桑拿州的大峽谷。以為來這裡是看美國風景,但也不免在與其他遊客擦身而過時體會各國風情。

在摩押的第三天一早一起床就有點百感交集。一方面是得和傑森和卡麥隆道別,一方面是煩惱想去拱石卻沒有車的窘境。地理系的我還是賣了老招,拿出了私藏的台灣旅遊雜誌和地圖遞給傑森,卻胡亂解釋一通,因為思緒紊亂,不知道該怎麼延續這剛開啟就要結束的友誼。

我吵鬧的室友瑪雅卻在我陷入道別的困窘時突然冒出,大聲地說: 「嘿凱利!來去拱石!」我一邊驚喜一邊遲疑:「你沒車怎麼去阿?」瑪雅臉上堆滿笑容,後面門一開,一個金髮底迪走出旅社,帶著帥氣地笑容說: :「你好,我是匹斯可,我有車可以一起載你們去。」

就這樣我加入了瑞士男孩匹斯可和瑪雅的三人行列,再次身為年紀最長的唯一亞洲人。匹斯可一路不開冷氣,在高溫的沙漠中我和瑪雅都滿身大汗地接受他堅持的「綠」。他說要愛地球做環保,我心下偷偷幫這20歲的工程主修底迪加了好幾分。

匹斯可的英文發音很美式,斷句卻有德文的調子。他說來美國旅遊是想學英文,我們提到美式趴踢常玩的「翻啤酒杯」(Flip-cup)1和頗為俗氣的美式鄉村歌曲時,他總是滿臉笑容,用他低沉的嗓音說:「那真棒!(That’s awesome.)有種莫名的笑點。

我們首先到達「地景拱石」(Landscape Arch),匹斯可拿出他的單眼相機就一邊讚嘆,一邊嘗試各角度取景。三個矮小的亞洲女孩在一旁觀望,我一看就知道是要請人幫他們照相。我馬上自己迎向前幫他們照,然後也要求他們幫我們合照。亞洲人在老外的眼裡是出了名的愛照相,尤其是自拍。彷彿蒞臨美景的目的,就是拍張照,心滿意足,可以走人(當然非所有人)。

(地景拱石,匹斯可,我,瑪雅)

我們三人決定深入步道,多走幾英哩。雖然也身為亞洲人,除了拍照,我旅遊的目地主要是探索。不只是探索大自然,對於身邊的人、事、物,我也是保有永無止境的好奇心。此外,我也喜愛旅遊中的體力挑戰,在台灣念大學時參加登山社所養成的癮,就是不走遠就看不到最美好的風景。

在美國的攀岩、健行、泛舟,由於有志同道合的好友陪伴,使我的得以享受到探索的淋漓盡致,就像和匹斯可及瑪雅邁入步道深處,揮汗如雨,漸入無人佳境時,我可以感受到體內的多巴胺2隨我體力透支而攀升到高點。我們越走越起勁兒,被身旁的奇岩地景深深吸引的同時,卻也被不明的步道去向所困惑。

和我們一起迷路的亞裔美國情侶也一樣困惑,男的拿出智慧型手機,一邊安慰他飽受驚嚇的女友,一邊開始尋找方向企圖把我們引回正路。由於天氣炎熱,我走到體力不支,雖然身無行囊,步伐越來越重,直覺要昏倒。走到陰影處,眾人紛紛躲進,納涼休息,也驚喜地發現回到了正路,原來陰影就落在目的地「雙O拱石」(Double-O Arch)之下

(迷途)

拱石下另有四位歐洲人,說巧不巧,竟也都是瑞士人。匹斯可開心地和他們聊起家鄉話,但卻聽到他和其中兩位說英文,原來是瑞士法語區的同胞,而匹斯可和其他兩位則是來自德語區。一個小國家要說兩樣語言和容納不同文化還真不簡單。路上遇著的歐洲人都有種閒適感,安靜愜意地享受當下,沒有人大聲喧嘩吵鬧。

即使後來的三位年輕的荷蘭人,兩位青少女和她們年幼的底迪,都有種優雅的風度,完全看不出來原來他們和父母走丟,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哪裡,無一人面露惶恐。兩位青少女都將已經小到不行的小可愛捲到胸下,露出小腹納涼。我們走出步道後遇到他們的母親,神色惶恐卻也鎮定地坐在一處地標等待。她也是小露肚腹以散熱,和台灣野外多著長袖忙著遮陽的媽媽級大嬸大相逕庭。

我們最後來到了拱石最熱門景點「細緻拱石」(Delicate Arch)。時間因素我們只到了觀景台。在我們閒坐嘆賞拱石之美時,來了一群約莫十來人的遊客。看那人潮和聽那吵雜聲我的華人雷達馬上告訴我:八九不離十是陸客。果然是一群深著長褲頭頂遮陽帽手撐陽傘的人,闖入了我們三人賞景的小世界,我告訴匹斯可和瑪雅說: 「是中國人,他們在討論要從哪一處登上拱門照相。」

匹斯可訝異我竟然會說中文,整天的相處下來他竟然一直把我當亞裔美國人,看來要是我不露身分,顯有人可以猜出我是兩年前才來美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整港台妹。後來發現自己的語言和文化敏感度高於常人,在與多國人的相處之下,我的雷達會自動轉換到和該國人最融洽的相處頻率。例如我和日本或是越南朋友講英文就會盡量把口音壓平,減去美式抑揚頓挫的做作等等。

我們在大雷雨的驅趕下離開拱石國家公園,很類似台灣的午後雷陣雨。我們也見識到了匹斯可口中的Vega」,據說是沙漠中獨有的雷雨型態,雲層集結,但在雨滴落地之前,雨水就已經蒸發。所以隱約看得到下雨,但卻摸不著雨水。

(雷雨的天空)

匹斯可把我和瑪雅載回青年旅社後逕自離去,又一個過客。我可以看出瑪雅有點神傷,她在整趟路程,即使酷熱難耐,都興致高昂地和匹斯可聊天。回到旅社的她突然變得很安靜,就像那沙漠的風雨,成雲,打雷,落雨而倏忽即逝,只能等待明日下一段的邂逅。

1.翻啤酒杯(Flip-cup): 分成兩隊的飲酒遊戲。兩隊站在一個桌子的兩邊,面對面。參賽者面對一位對手,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個裝有啤酒的塑膠杯。從第一位參賽者開始,把酒喝完然後以手指在桌緣翻過杯子,順利讓杯子倒立即可換下一人。首先喝完酒,倒立所有杯子的隊伍即獲勝。

2.多巴胺:一種腦內分泌物,為神經傳導物質的一種。這種傳導物質主要負責大腦的情慾,感覺,將興奮及開心的資訊傳遞,也與上癮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