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西藏行_大昭寺

 



那天逛完布宮,我們吃完午餐,自行穿過街道,走向大昭寺。導遊交待我們千萬別去鑽小巷子,否則大昭寺周邊的街道相當複雜,走得進去,不一定走得出來。這件事情後來經過我們的切身證實之後,發現根本沒那麼困難,不過我們這幾個人的一切行為舉止包括安危,全部都簽在這名導遊的名字底下,他必需付一切的責任,於是我們則少了一份自由。

 

 

就在快抵達大昭寺的廣場前,導遊把我們一群人集合,低聲說道:「等等在大昭寺廣場跟八廓街拍照要小心,千萬別拍到警察,不然有可能會被沒收相機。」

 

這件事情,我們在出發前就有聽說了,其實還有另外一點要注意,就是不論在大昭寺前廣場或是布達拉宮前廣場,包包一律不准落地,只要你的包包一著地,馬上會有人來關切,我也不懂為什麼,可能是怕我們從包包裡拿出一隻變形金剛之類的吧?天曉得這年代外星人希望拿哪裡做為復興基地,不過好吧我知道這扯的真的有點太遠了。

但怎麼形容那感覺?一踏入大昭寺的範圍,就能嗅到那股蔓延的詭異氣氛,一切動作都是小心翼翼,連講話都得竊竊私語。廣場上有許多公安、武警、消防,荷槍實彈的巡邏著,或是背上背了個小型滅火器,三步五步就有個帳篷標示敬老愛民的休息區,裡頭卻多公安武警在看守著,當然也真的有老人,也許正在被敬老休息著。

 

 

不過,大昭寺又是全拉薩最能感受到宗教虔誠的所在,這是個純粹的宗教場所,光在門口就能見到許多信徒毫不間斷的大磕頭,八廓街上除了滿滿的觀光客,更有人面對著寺院方向,一步一跪的繞完整個八廓街,而你知道這些人如果不是所謂的「職業信徒」(也就是以磕頭的方式謀生,目的只是希望有人可以賞錢給他們),就一定是從大老遠一路磕頭磕了好幾個月過來的,手掌、腳長、鼻頭、額頭,早就被堅硬的土地磨出層深灰色的厚皮。但同時,八廓街上又有著全拉薩最濃厚的觀光商業氣息,賣著各式紀念品的小攤林立,當然夾雜著販售一般民生物資的攤販留給當地民眾購買,但更多更多是賣給待了幾天就離開的觀光客,在虔誠的聖地旁,進行著討價還價的商業模式,怎麼看怎麼衝突,在這裡真的要有個清楚的腦筋,告訴自己什麼時候必需轉換成什麼模式,不然狀態一不對,自己跟自己吵起架來,可真是很不舒服的感覺。

 

 

 

大昭寺外頭戒備森嚴,進寺卻沒有像布達拉宮那樣的周全的安檢設施,雖然還是有X光機掃描你的包包。大昭寺的歷史,網路上可找到清楚說明,不必花篇幅在此贅述了,僅有一事想提,大昭寺裡頭最神聖的物品,當年松贊干布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十三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導遊向我們說明,這尊神像是當年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聯姻時,由文成公主帶來的,本來是放在小昭寺裡頭供奉,而當時松贊干布娶的另一個老婆:尼泊爾尺尊公主,她帶來的則是一尊七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本來是放在這座大昭寺裡頭供奉。而當初因為武則天登基後想把文成公主帶去的等身像要回去,於是文成公主就把兩尊佛像的地點對調,讓武則天找不到這尊從唐朝領土帶過去的等身像。這樣對調的結果造成了什麼樣的改變?經歷了文革,尺尊公主所帶來的七歲等身像在文革時期被毀壞了,而文成公主所帶來的十三歲等身像,在千年後依然好好地矗立在寺中,這可能是當初連武則天都想不到的結果。

 

十三歲的釋迦牟尼佛有多高?佛原來有具體肉身這個事實,本來就讓人難以想像,更難以置信倒還在後頭。導遊說:「這尊等身像是由釋迦牟尼佛本人親自加持過!」

 

「釋迦牟尼佛本人」!我知道釋迦牟尼佛跟耶穌一樣,在歷史上的某一段時間他們的確都以人的身份存在過,但因為家裡面信奉的宗教之故,釋迦牟尼佛對我而言,就是「佛」,佛就是在天上看不見摸不到我要跟他講話要燒香拜拜擲筊才有辦法,但有人現在告訴我,在我眼前的這尊等身像是由「釋迦牟尼佛本人加持過」,一種遠在天邊的神聖感瞬間被拉下凡間,變得跟「這張唱片是有周杰倫本人親筆簽名」一樣的等級。

 

情感與時空錯置,像要把現實與思想切割開來一樣,這就是神聖的感覺嗎?我覺得「神聖」令人好錯亂,無法整理。於是我站在那尊等身像前,站了好久好久,想多感受一下那尊佛像的神聖感,想把這尊神奇的佛像用兩隻眼睛記起來,最後當然是徒勞,不過有一隻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貓,這時候居然從佛像的上頭跳了下來,人摸不著、相機拍不得、又是釋迦牟尼佛本尊曾經加持過的佛像,居然可讓一隻貓咪在他身上跳上跳下,你覺得不可思議嗎?乾脆和著氛圍說:「可能也是哪個神佛派來守著佛像的吧?」心情可能會好些,多點故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