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天之境--卷九 荒城

                               到了定日才發現

                  這是座與安多的荒涼不遑多讓的小城

                  連空鐵罐應著風勢在地面滾動的聲響

                               聽來都如此空寂


               ========  卷九 荒城 ========


<91年8月2日>

    上次前往日喀則由於道路坍塌而功敗垂成,這次再度挑戰令人有些
忐忑。沿路上,原來賞心悅目的嶙峋巨石依舊靜立,不同的是因為知道
之前的災害,讓壯麗景致成了怵目驚心,只祈求一路順遂平安。

  路況出乎意料地順暢,約莫下午三點便抵達了日喀則。相較於拉薩
,日喀則顯得荒涼貧瘠不少。到了旅館後大家便上街找尋晚餐,可惜找
不到什麼餐館,最後只好買了在大陸很盛行的康師傅泡麵回飯店裹腹(
當時還沒回攻台灣市場)。泡麵味道雖不錯,但號稱「紅燒牛肉麵」的
泡麵裡連乾燥的肉片妝點一下都沒有,然而看在只要價三塊人民幣的份
上,也算差強人意了。

  邊吃著泡麵,邊轉著房內的電視打發時間。轉著轉著發現有些熟悉
的畫面,原來是「情深深雨濛濛」,當然在大陸似乎挺火紅的,有鑑於
不太想看大陸的其它節目,只好將就一番,但劇情著實讓人難以下嚥,
索性關上電視早些就寢,順便培養明天邁向珠穆朗瑪峰(也就是聖母峰
)的體力。或許因為路途顛簸牽了一身倦意,沒多久便沉沉睡去。


<91年8月3日>

    這天的行程很單純,要往藏南的定日住上一宿,以便後天能前往珠
穆朗瑪峰。車沿著中尼公路前進,雖為一條連接兩國的道路,卻依舊崎
嶇難行,甚至有時要渡過淺溪,若非有吉普車大顯神威,普通車輛只怕
半路便拋錨了。途中還見到一輛在山谷翻覆的大貨車,司機在一旁著急
著,無奈我們也愛莫能助,只不知他是否有聯絡到援手。在這般荒地發
生意外,大概能深切體會叫天天不應的悽涼吧!

  往藏南的景致還有一個特色,就是開始出現了驢子。之前往藏北草
原時,多半是牛羊馬匹等,但到藏南,馬的蹤影被驢子取而代之,不知
為何有此差別。若馬讓人想用「駿美」來形容,那驢子我會說牠「可愛
」,大大的耳朵與眼睛,任勞任怨地拖負著行李,模樣十分乖巧。

  除了出現的動物有所不同外,另一個與藏北不同之處在於沿途藏人
推銷的商品。前面提過,藏北的路上有人在推銷蘑菇,而藏南都多半拿
著水晶和化石,或許這也和當地主產的物品特色差異有關。


  司機大哥在車子抵達嘉錯拉山時讓大伙下來休息片刻。剛下車便見
路旁立牌寫著「嘉錯拉山,標高5220公尺」,就這麼又戰勝了五千多公
尺的高空而沒有任何不適,莫名有股成就感。在嘉錯拉山上可以遙望眾
多的雪山,不過珠穆朗瑪峰尚未置身其中。待活絡完筋骨後,我們繼續
在群山間奔馳了數小時,終於到達距離日喀則二百多公園的定日縣。

  到了定日才發現,這是座與安多的荒涼不遑多讓的小城,連空鐵罐
應著風勢在地面滾動的聲響,聽來都如此空寂;它又有些像西部片裡荒
漠中的小鎮,彷彿存在著裝有彈簧門的酒吧,而下一瞬間便會有兩名牛
仔背對背,準備做一場賭上性命的對決。

  原定今晚要住在招待所,但在團長彥葶的要求下,改至珠峰定日賓
館,雖說等級稍有提升,不過充其量也只是多了乾淨洗手間,要洗澡還
是有難度,只好再過著不洗澡的生活了。安頓好行李後,便和偉舫出去
閒散與覓食,但逛來逛去實在找不到用餐的地方,只好再用泡麵解決。

  街上比較特別的景象應該是位在招待所旁的諸多太陽能板,不知道
只是先行擺設,還是真有在利用。仔細想想,西藏這位居高原的地域應
該很適合發展太陽能,只是有否資源供開拓又是一回事了。

  回賓館的路上遇到藏人小朋友拿著化石,並非兜售而是希望我們能
用筆跟他們交換,可惜身上沒有多餘的筆,只好作罷,否則即使不換化
石,直接將筆送他們也是心甘情願。

  在房內泡起維力炸醬麵,撲鼻的香味讓人懷念不已,瞬間就讓碗底
朝天。隔天就要揭開世界第一高峰的神祕面紗了,懷著滿心期待,一時
難眠,也不知枕了多久才得以入睡。
 

                                           ~ To Be Continu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