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龜山島 401 高地


清晨醒來,恍然不知身處何處,一晚好眠無夢,看來是睡的相當熟了。拉開了窗簾,民宿外的天空碎了幾片深藍,但是外澳海面上堆積著幾疊厚重低雲,去年此時也為了登龜山島來到此處,但因為風浪太大而鎩羽,看著今天似好似壞的天氣,心裡也跟著陰晴各半。在民宿用早餐時,外澳下了一場大雨,那是場太陽雨,碩大的雨滴在陽光中落下,劃出一道又一道金光閃閃的光跡,在我看來,像極了飄灑滿天的彩線,我有預感,今天大概可以順利登頂吧。
 





 

在我們乘車到烏石港的途中,太陽雨停了。北邊天空擠出了一小塊藍,努力的在烏雲的圍剿下掙扎,慢慢的擴大,等我們全員到齊時,藍色的晴天小兵已經佔領五分之一的天際了。我們在這五分之一藍天的祝福下搭船出海了,船長透過廣播提醒乘客,今天的風浪不小,容易暈船的乘客,可以到甲板上吹風望遠,紓解症狀。我全程都在甲板上,不過不是因為暈船,是因為我是如此想念迎風吹來的海氣,還有藏在海氣裡令人安心的味道。



龜山島又名「龜山嶼」,孤懸於宜蘭頭城鎮海岸以東約十公里處,因為形狀酷似浮龜而得名。龜山島的面積約 2.85 平方公里,東西長約 3 公里,南北寬約 2 公里,海岸線長約 9 公里。在地形上可分為龜首,龜甲,龜尾等三部份,在地型上是座活火山,其岩層主要是由安山岩質之熔炎流和火山碎屑岩所構成。長久以來龜山島一直是蘭陽人心靈的歸宿和精神指標,同時也是地質學者研究火山的理想地點。如今已納為東北角海岸國家風景區,以管制人數的方式開放申請登島。


渡船從烏石港出發之後,筆直的朝龜山島駛去,約半個小時就靠近島岸了,不過在登島之前,先繞島一圈進行講解。解說員講解了龜山島的歷史、人文、特殊的活火山地形,以及火山環境造成的地質景觀、海底湧泉與島上生態。船隻逆時針繞行龜山島,島嶼近灘的海色豐富,有著因為海流交會的深淺藍色、海底噴出的硫磺的黃色、還有類似牛奶的白色,繽紛的顏色隨著海流揉合、交融,再加上陽光與雲的打光,光是海面就萬分精采了。







繞島一匝之後,我們在北岸碼頭上岸了,只有通過申請的乘客能夠登島,其餘的乘客則是隨船出外海賞鯨豚。在登島的旅客中,我們是屬於行程較特別的,我們的目的是龜山島上的高點,401 高地。在遊客解說中心稍作休息,我們便啟程往步道入口。步道入口放置著許多竹竿提供給上山的旅客,因為龜山島曾在二戰期間作為毒蛇研究中心,戰後無人管理,所以現在島上滿佈毒蛇,必須使用竹竿來打草驚蛇。


從步道入口到至高點的碉堡,總共1706階,高度398m,加上三公尺高的建築,總共401m,所以稱為401 高地。攀爬這個高度算不上辛苦,但是步道建在島嶼北邊,完全接收不到南風的吹拂,加上正值盛夏中午,早上又剛下過雨,所以行走在步道上酷熱難耐,好像待在大蒸籠裡一樣,每個人都汗水淋漓,叫苦連天,聽說在龜山島開放之初,步道上沒有樹蔭遮蔽,走起來更是折磨。不過也只有這個季節適合登島,其他季節對登島來說風浪太大。



步道整修的很完善,屏除酷熱的氣候,走起來寬敞舒適,沿路上動植物景觀也很豐富。出發沒多久的時間就登頂了,每個人都熱得狼狽不堪,個個賴在山頂碉堡的高處露臺,因為在那不僅視野廣闊,強勁的南風吹拂非常涼爽。由碉堡頂可以東望龜山島首、西望龜尾,俯瞰島上的植披。遠方海面上帆星稀疏,台灣本島與蘭陽平原上的城鎮清楚可見,城鎮上布著一層低雲,而在低雲之上,更高更遠的山脈傲然矗立,世紀奇峰的大霸尖山更以一種威嚴的姿態君臨群山。

 






登島沒多久,天氣就放晴了,即使在 401高地上南風吹拂十分涼爽,但烈日酷曬還是無法久待,加上申請登島的時間有限,所以我們在高地逗留拍照約四十分鐘就起跋下山,並且在 200階高度的岔路,往龜山島北面步道前進約兩百公尺,礙於時間不夠,無法走完北面步道,很是可惜。回到遊客中心用完午餐,天氣又開始轉壞,下了一陣大雨,不過非但沒有降低酷暑的熱度,反而變得更加濕熱難耐。大雨稍歇,我們便往龜尾湖環湖步道出發,參訪供奉觀音菩薩的普陀巖,以及以往居民尊稱為毛柿公的巨大毛柿。











環湖步道行走未半,突聞遠方傳來大聲公,通知我們渡船已經提早抵達,要我們火速上船。雖然龜山島的旅程,是在匆忙趕船的慌亂中結束,不過回顧今天的行程,的確是很受眷顧的,雖然早上下了雨,但是上船之後即放晴,天氣好光線佳,連拍出來的照片都是如此鮮豔。以往攀登東部山區、或是走在草嶺古道上,總可以看見龜山島巨大的身影,指標一般的漂浮在太平洋的海面上,如今我親自踏上了這座美麗的島嶼,此後當我再度於山稜上望向這座島時,那感動便不再一樣了。




前往相簿 <龜山島 401 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