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吉隆坡及蘭卡威之行

塞車時段要預留多一點時間到機場的路程
晚上十一點卅五分的飛機,但五點卅分,我就搭統聯運,從彰化縣的員林出發,一路上,車子還到臺中巿載客,所以車行緩慢,直到九點十幾分,才到中壢休息站,接著我改搭九點卅分,到桃園機場的車子。
司機說,從中壢出發,大約廿五分鐘就會到挑園機場,但我感覺好像只花了十幾分鐘,車子就抵達機場。
網路Chech in過了,櫃枱要再Check in一次
在網路已經Check in過了,但不放心,所以問櫃枱小姐,還有要處理的部份嗎?結果是要換登機證的。
處理好了手續,離搭機剩下一個多小時,雖然有驚無險,仍讓我緊張得不得了,一開始本來以為時間很充裕,還可以在機場喝個咖啡,沒想到時間急迫到根本沒有悠閒的咖啡時光,還好在中壢休息站時,喝了咖啡,吃了些東西,才不會讓我整個晚上餓肚子,但……休息站的東西都好貴,一個小小的清水米糕要四十元;一個車輪餅也要卅元;而萊爾富的咖啡只有大杯的選項,但這一切,也沒得抱怨了,因為要不是有中壢站的營養補給,我可早就餓死在飛機上了。
搭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本想利用搭機的時候睡覺,可能是因為喝了大杯咖啡的關係!睡不著,只好試著放鬆自己,儘量好好休息。

不用辦落地簽,省240元
飛機上的人好多,雖然不少人講華語,但大部份拿的卻不是中華民國的護照。
飛機終於是到了吉隆坡,從去年開始,馬來西亞開始給予臺灣免簽的優惠,本來猜是不是還是跟以前的「落地簽」一樣,不過後來打電話去駐臺單位一問,確定不用到馬來西亞駐臺辦事處辦理,更棒的是,還省下了在臺處理簽證的240元。
人到了吉隆坡亞洲LCCT機場,入境果然一路順暢,跟「落地簽」是截然不同的感覺,以後大概就可以「臨時起『意』」的到馬來西亞玩吧?
匯率差很大---精打細算些吧!
在馬來西亞換幣,要注意匯率的問題。在臺灣換匯,很不划算,在機場吉隆坡的機場換也沒多好。在LCCT機場第一個看到的Money Exchanger櫃枱,一萬臺幣只能換到九百馬幣,後來看到的另一個櫃枱,可以換到九百六十馬幣;而我本身在巿中心的換到的是一千零三十塊馬幣,但…不久後我就看到可以換到一千零四十馬幣的地方,而印度人經營的換幣中心裏,還看到可以換到一千零四十五馬幣的超優惠匯率呢!
巿區與機場間的接駁流暢,價位合理
吉隆坡是我未到過的地方,所以難免會有點緊張,以前到不熟悉的地方,都會對接駁的問題感到一點點的小壓力,之前在菲律賓的旅行經驗,及後來由洛杉磯的機場到灰狗巴士站的接駁,對我都造成了一點小小的擔憂,雖然上了「背包客棧」網站做了功課,只是…結果卻是更加糊塗與焦燥。
在LCCT下了飛機,入了關,左手邊就看到賣接駁車Aerobus車票的櫃枱,告訴了售票人員要去中國城,售票的小姐收了八馬幣,就給一張車票。後來想想,這麼早到巿區,沒什麼意義,就問這票有沒有限定要搭哪一班的車子?小姐說想上車時再上車就可以了。聽了小姐的解釋後,我就安心的坐到OLD TOWN WHITE COFFEE(老城區白咖啡),點了好吃的吐司及白咖啡。
凌晨時,門庭若巿的機場
凌晨的LCCT機場非常熱鬧,有很多可以用餐的地方,麥當勞啦!老城區白咖啡啦!Mr.Donut,還有一家叫作 Marry brown的中西混合式的餐廳,都是人聲鼎沸,一點都不像凌晨四五時該出現的景象。
在OLD TOWN WHITE COFFEE享用了在馬來西亞的第一餐,順便思考接下來接怎麼走下一步?
大約六點多,走出機場大門,往左邊走,先看到了國內機場區,再不久,就看到了要搭的車子(←)AeroBus,跟我去過的很多地方比起來,吉隆坡的觀光設施真的很完善,才來馬來西亞一下子,緊張感就都不見了,不像之前去菲律賓,每一次造訪都要緊張一回。
要上雙塔,  要很早很早取票!
接駁車把遊客送到的地方是捷運的KL SEANTRAL站,這裏有很多交通系統可以搭乘。因為時間還早,所以決定直接到KLCC站,去搶參觀雙塔大樓(→)的限量門票,雖然說我對這沒什麼很強烈的興趣,但看在「免費」的份上,就姑且試試看吧!
馬來西亞的公廁多會收費,所以看到捷運裏有免費的公廁,就想:不上白不上!於是如廁了一下,接下來就到雙塔的地下一樓領參觀限量票,八點十六分到達取票處,結果服務人員跟我說:票、已、經、沒、有、了!
我的天啊~~~!一千五張的票這麼早就被拿完了?後來吉隆坡的好友Lou跟我說:
「你最好在七點多時就要去排隊!」
聽了朋友的話,就決定放棄到塔上參觀的想法---為了上塔而早早出門的意願實在不強,我寧願在房間多補眠一下。
晚上才能上通訊塔?
既然上不了雙塔,就改到另一個著名的高塔---通訊塔(←)看看吧!我利用徒步的方式,佐以行軍的精神,慢慢的往丘陵上的高塔前進,結果門衛告訴我,只有晚上才能上高塔,當下不開放喔!於是我只能在高塔附近到處拍拍照片。
雖然沒有從高塔上往下拍到美景,但因為本來就在算是高處的點上,所以依然可以環顧四處,也算不無小補。
從巿中心KLCC往通訊塔處移動,一路上感覺很棒!這一區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建築物,讓人不得不承認吉隆坡,真的比臺北漂那麼一點點---但臺北有臺北的小情調,整體上未必遜於吉隆坡。
就這樣到了印度人的聖地---黑風洞Batu Caves
看完了通訊塔,我決定下一站,是印度人的聖地「黑風洞」。
看了幾本旅行指南及網站,都提到黑風洞,必須大眾運輸與計程車並用,而且要小心計程車司機亂喊價,結果我搭KTM Komuter(感覺應該是火車吧?可是沒像臺灣的火車一樣「座位上有置物架」)直到黑風洞站,這一段路大約要花三十分鐘,接著就到終點黑風洞站了。本來我以為還要轉搭計程車,但一出站就看到黑風洞著名的大金像就在百餘公尺外,起初心想:該不會因為是著名景觀,所以在車站附近仿造另一尊金像,就像新加坡的獅頭魚身有好幾個分身一樣,不過真的想太多了,那尊是「正品」,而金像後面拾階而上,便是壯觀的黑風洞---原來經過幾年的建設,到黑風洞已經不再是麻煩的過程。

通往黑風洞的路途上,是一連串徒峭的階梯,沿路上則一直傳來女孩子被猴子行搶舉動嚇到而發出的尖叫聲。
洞裏明暗交錯,印度式的陳設及嬝嬝香煙,交織成迷人的異國情調,幾個祈福的信眾,整個頭顱沾滿金粉,引人注目。
以黑風洞的易達性及精彩性,到吉隆坡時,不刻意到此一訪,真是可惜!所以強烈建議真的要到此一遊。
最後我「香汗淋漓」的結束黑風洞之行,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這印度聖地,不過說來奇怪,到黑風洞的去程,票只要一馬幣,回程卻要兩馬幣,真是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也是豔遇?
在前往雙塔之前,其實還發生一個小插曲---就是捷運站上,一個高挑的外國人,看了我一眼,便對我微微笑,我也笑回去,以為回禮,接著…..他就突然改了原本要行進的方向,往我的位置走來。
「反應這麼直接?」
我有點被嚇到,然後就故意閃躲,沒想到他還是想盡辦法跟著我,最後沒辦法了,只好「正面對決」!
見我不再閃躲,這個白人就滿臉笑容的走近,先自我介紹自己是俄國人,今年三十一歲,來吉隆坡讀書(名字我記不起來,我有請他寫在紙上,然後……我就把它給弄丟了---不是故意的啦!只記得裏面有S、有V......等字母),然後他又繼續說:
「我有一個大牀喔!歡迎來我住的地方坐坐(做做?)」
說詞真的很誇張!我忍不住好奇的問,為什麼會找上我?怎麼會覺得我可以.....?對於這個問題,他的回答很妙---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胸部」------他覺得我的胸部很漂亮!所以受到感召------我的天啊!當時我穿的是7-11的涼感衣,並不伏貼,儘管我有一點點的小胸肌,也不致於有這麼強烈的「號召力」!!!在說話當中,他三不五時的戳我的胸部,讓我覺得難堪,我忍不住的跟他說:
「你很瘋狂吔!」
沒想到這位大膽的俄國朋友竟然說,外國人在這裏這樣做是沒關係的啦!
厚!這麼嚣張跋扈,料想不是正派人士,所以在一番虛與委蛇之後,我拿了他的臉書帳號,然後落荒而逃。
連番迷路後, 終於找到要住的The Exporiers Guesthouse
離開黑風洞後,就該找住的地方了,搭KL Rapid到中國城附近的Pasar Seni站,準備找這一天要住的The Exporiers Guesthouse,這下子就明顯感覺到吉隆坡對遊客不是很體貼的地方,像在臺北捷運可以看到交待捷運周遭環境的地圖,但在Pasar Seni卻找不到可以參考的指標,以致我像隻無頭蒼蠅,到處亂鑽,問了當地的店家,卻愈問愈糊塗。在尋找The Exporiers Guesthouse的過程中,唯一讓人欣慰的,就是當地民眾都很親切,也很熱心幫忙----雖然我還找了很久才問到正確的路(看到麗豐茶冰室→,就知道The Exporiers Guesthouse就在附近了)。
在熱鬧的中國城中找預訂的地方並不容易,只見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到處是叫賣的人們,不同於臺灣的是,這裏是多種族混雜的地方---當然華人也不少,不過很奇怪的是,這裏的華人手臂上都習慣有刺青,而人的整體感覺上有點像是小混混,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刺青是當地小販店家的風格嗎?
最終還是找到了The Exporiers Guesthouse,從The Exporiers Guesthouse大門開始,就要脫鞋,後來我在馬來西亞住的兩個地方,也都會有脫鞋子的習慣呢!
The Exporiers Guesthouse裏接待我的是一位蓄著長髮、娃娃臉的男子,手臂上也有刺青,是不是在馬來西亞,刺青會讓他們覺得比較有男子氣概呢?馬來西亞華人的刺青類似早期臺灣有「江湖味」的刺青,跟臺灣目前流行外來的那種簡單圖騰不太一樣。
長髮男子外型雖酷,卻很和善,一開始我先用英文跟他進行Check in,直到看見他用華語跟其他人說話我才開始用中文跟他溝通---唉!知道我從臺灣來,卻不用講中文,是存心讓我練習英文的就對啦!
簡單卻舒服的The Exporiers Guesthouse
The Exporiers Guesthouse是個舒服的地方(鎖匙押金30元),房間雖然簡陋,但乾乾淨淨的,浴室要與人共用,不算舒適。整個環境的陳設很有味道,可以把「簡陋」化成「簡約」,並具有異國情調,The Exporiers Guesthouse真是有巧思的地方。
The Exporiers Guesthouse稍事休息後,人早已飢腸轆轆了,於是搜尋附近有沒有旅遊指南推薦的肉骨茶店,結果沒被我找到,只好到街道對面的「新九如」吃牛肉麵,不過這也讓我大為驚豔---馬來西亞的牛肉湯,清清爽爽的,嘗起來順口,比臺灣的牛肉麵更合我的胃,第二天一早,我又吃The Exporiers Guesthouse隔壁的麗豐牛肉麵,也是一樣讓我食指大動。
第一天吃完新九如牛肉麵後,就在附近逛逛,沒想到指南上認為觀光客必遊的Centre Market就在The
Exporiers Guesthouse的隔街而已!
一定要一遊的Centre Market及認識新朋友
Centre Market有點像是Shopping Mall,差別在於:這裏是以販售工藝品為主,感覺就像曼谷的恰圖恰假日巿集、專門販賣工藝品的那個區塊,但更舒服,而室外街道上還有賣吃的及各種生活用品。
因為時常把微笑掛在臉上,沒想到竟因此在吉隆坡結識了新朋友P,簡單交談後,我們留下了聯絡彼此的方式,便分道揚鑣......因為要準備跟網路上認識已久,卻未曾謀面的好朋友Lou見面。
當他鄉變成心中的故鄉
Lou曾在臺灣讀書,回到馬來西亞後對臺灣念念不忘,所以我的到訪,讓他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哈!故鄉反成了「他鄉」---有時候心理上的距離,竟可以讓最親的人之間,有著跨不過的鴻溝)。
這一夜就在兩人的餐敍後劃下了句點。回到The Exporiers Guesthouse,在氣氛好到爆的大廳上網,跟臺灣的朋友報告行程,盥洗沐浴後,就回房休息了。
到吉隆坡的第一天非常精采,吉隆坡比想像中的好,所以算是心滿意足了。
在吉隆坡的第二天下午便要啟程到蘭卡威,在有限的時間裏,我想到吉隆坡的水族館看看鯨鯊,但在眾人與路標的指示下,卻又迷路了,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沒有去成。
從The Exporiers Guesthouse裏Check out時,長髮櫃枱人員熱烈的要我下次一定要再來,我允諾一定再訪,因為我真的喜歡這家Guesthouse的風格---才一天的短暫住宿,讓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在Agoda的訂房網站裏The Exporiers Guesthouse的滿意度會這麼高?
捨Aero Bus,  改搭KLIA Transit 到LCCT機場
這次返回LCCT機場搭亞航,刻意不搭之前的接駁公車AeroBus,改搭KLIA Transit 到機場,為的就是怕「江湖上傳說的大塞車」。其實這條路線並沒有直達LCCT,人必在Salak Tinggi站下車,改搭接駁公車,一共要花 12.5馬幣(如果是到吉隆坡國際機場,KLIA Transit便可以直接到達,不用轉乘)。
珍南沙灘上的便宜住宿AB Motel
搭上了飛機(這次不用再check in,直接用自己列印下來的登機證就可以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飛機就在蘭卡威機場降落。進了機場大廳,就可以看到協助叫計程車的櫃枱,搭乘計程車有固定的費率,像我是一個人單獨搭車到珍南海灘的,所以費用是十八馬幣。
車子到達了珍南海灘,只見主街道雖熱鬧,卻仍具有悠閒的氣息,不像曼谷的考山路一樣,堆滿了滿街的白人。
這次我在蘭卡威的珍南海灘訂的是旅遊指南及部落客推薦的AB Motel。這個AB Motel無法在旅館代訂網站訂房,只能用E-mail接洽,因為不用預付訂金,所以為了防止對方不承認我的訂房,所以就依照部落客的建議,把對方的回信給列印了下來。
進入了AB Motel的大廳,果然一切順利,我的名字也早就被登記得記事本上。Motel最便宜的房間,一天60馬幣,可惜我在十一月份左右預訂時,只剩下100馬幣的,當我入住時,也證明他們沒有說謊,櫃枱上正大剌剌的寫著「已無空房」(鎖匙押金50馬幣)。
男性門房帶我到要住的房間,猶豫要不要給小費之下,最後還是給了兩馬幣,後來在吉隆坡認識的朋友跟我說,在馬來西亞也是不流行給小費的,至於旅館裏的服務要不要給小費,我就沒問清楚了。
如網路上所說的Motel裏蚊蟲很多,還好我有準備防蚊液。除了蚊子以後,第二天還在房間裏看到一隻大蚱蜢、在浴室看到蜘蛛呢!第三天,則是在房間門口外看到一隻超級肥嫩的馬陸;第四天連小金龜子也爬上我的床了....!
價格超划算的跳島行程
男性門房帶我到房間後,馬上就問要不要參加Island hoping(三個島,一個孕婦島DayangBuntingMarbal Geoforest Park的浮水臺玩水,另一個是餵養白頭鷹的活動,最後一個到Beras Basah Island,到處晃晃)?結果就這樣妙名其妙的交了廿五馬幣,訂了大約四個小時的行程。成行之後因為感覺物超所值,所以隔日活動結束的晚上,就又訂購了100馬幣的芭雅島 (Pulau Payar Marine Park)的浮潛行程(如果是水肺活動的話,就要250馬幣)。
麻六甲七人幫
在珍南海灘的第二天早上九點半(其實當時我已經在海灘上享受了近一個小時的日光浴),車子就來接飯店的人進行跳島。車子先送我們到津口搭船,第一個島上可以看到猴子好多,但卻有一個很沒水準的大陸客把保特瓶丟給猴群------無知的人啊!比無知、正在玩保特瓶的猴子更無知!
在我們這船當中,還有一掛來自麻六甲的朋友,其中一個是華人,據他說,他是這群人的上司,平時是階級分明的長官,但上班之餘,大家就變成好哥們。這一掛朋友當中,有一個叫作Hafiz的馬來人,搭船時就坐在我隔壁,從不刻意避開跟我的肌膚相貼,三不五時轉頭對我微微笑,但還不太敢跟我說适,在我跟他們那個華人朋友兼上司有了交談後,Hafiz就敢跟我說話了。
Hafiz自我介紹時,因為我對他的名字一臉茫然,所以很認真的在沙灘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後來Hafiz問我年紀多大,得到答案之後,覺得很咋舌,因為他才廿六歲,可是體格卻不如我,他忍不住感歎的說我的身體很漂亮,像是游泳選手的體格……。
臺灣來的野猴子
雖然我只有一個人,但這個行程卻玩得很開心,我在孕婦島的淡水湖游泳、在Beras Basah Island瘋狂的玩蕩秋千,顯得非常自得其樂,這大概是天氣好,心情也就沒有去年夏天的菲律賓之行的灰色調吧?
在Beras Basah島上當「泰山」,是因為等待接我們回去的船,花的時間實在太久了,所以原本沒有要跟其他人一樣當泰山、拉著欖仁樹下的繩子盪來盪去,但百無聊賴,就也玩了起來。
看大家當泰山當得不像,擺動的幅度有限,料想難度很高,這讓我想起了排灣族祭典裏的盪秋千的小技巧,於是我豁盡心力,加上踢腳,結果愈擺愈高,再下次,便架起
相機,玩起自拍來了。不過這盪秋千實在是太耗體力,自拍時,就可以感覺力道已不如起初。

以前在校時,學校舉辦過爬竿競賽,學弟笑我爬竿時,靈敏的像一隻猴子,這次除了在繩上擺盪外,一時興起,試試看爬繩,看看我這隻臺灣來的老猴子是否有此能耐?雖然爬繩較爬竿吃力,但還是完成了動作,只是相機自拍倒數時間有限,所以到頂之前,就已攝影完畢,所以也就沒拍到我「攻頂」的英姿。
見我玩得開心,兩名白人女子也想玩,結果被我勸退;「麻六甲幫」中胖壯弟也想玩,結果人踮著腳尖,被繩子半拖著,顯得好狼狽---看來不是人人都當泰山的!
以前我在想,自己的好體力能維持到什麼時候,這次的跳島行程再度證明,只要保養得好,四十歲也可以像「一條活龍」。
後來跳島行程結束,回到住的地方,又看見那位也想當泰山的小姐,結果我們雙方相視一笑---這又是旅行中,小小的美好之一。

蘭卡威的水族館之行
回到AB Motel後,我在牀上輾轉一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又心心念念的想著要進行「水族館之行」,結果拖到四點十幾分,我才入館參觀。
蘭卡威的水族館(→),號稱馬來西亞之最,不看可惜,成人票是38馬幣。四點十幾分入館,本以為時間太少,沒想到一下子就逛完(六點卅分水族館關閉),所以我又把一些有趣的部份給再看一次---我個人是覺得蘭卡威水族館,很值得一看。
第三天,是進行芭雅島公園行程(Pulau Payar Marine Park)的日子。這個島離蘭卡威35公里,有點距離,所以要早起出發,旅行社的服務小姐要我八點十五分就在AB Motel的外面等車來載。
前一天,有點小失眠,再接著竟溫和的拉起肚子!擔心第二天會繼續拉肚子,所以我就吃下預備的胃藥,結果訪芭雅島當天沒什麼狀況發生。
會拉肚子,大概是因為當地買的奶粉不適合我的腸胃,回教徒事實上滿重衛生的,應該不是吃到不乾淨的東西!
在芭雅島與鯊魚共游
芭雅島之行,有點像之前在巴拉望進行的跳島行程,不同的是....我們看的只有一個島,島的沙灘附近水域,大約在下午一點鐘左右有鯊魚出現。果然,一點鐘左右,就看到三三兩兩鯊魚的蹤影,於是大家興奮的拿出相機猛拍。 
又是不能防水的防水相機
芭雅島的水域中,含沙量高,雖然有美麗的珊瑚,潛入水中時卻看不清楚。我那防水相機啊!泡在水中時,就從LCD看到很多雜訊,本以為是因為水中沙量太多的關係,可是漸漸的,雜訊愈來愈嚴重,剎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這種情景與第一次到沙巴時的前一臺防水相機,快要報銷時的情景很類似,接下來LCD裏出現了奇怪的光影,倏然的失去光彩,這下就真的確定它毁了……!當時的我又驚又悔---當第二臺防水相機報銷時,就決定不再買類似功能的相機,但看到Pentax W90特價,就失心瘋的又買了,雖然它勝任愉快的讓我操了半年,照出來的成像也很讓人滿意,但只有短短半年的使用年限,實在是遠不如兩個「前輩」。
Pentax W90的斃命原因到底是我的疏失?還是機械的問題,很難斷定,反定最後廠商一句「人為操作不當」,我就只能摸摸鼻子認栽了(詳情請參考平價相機防水盒的使用心得)!
接下來只能靠手機了!上次在馬來西亞毁了一個防水相機後,就決定要買一個照相功能比較好的手機,以備不時之需,這時500萬畫素的Nokia X2果然派上用場。不過手機畢竟是手機,照相能耐有限,但總是有個可以留下記錄的東西,這個Nokia X2雖然有他家傳統的缺陷---只能當「日光機」,但照起落日海景,仍是可圈可點,對於此行所發生的憾事,不無小補。
芭雅島是個美麗的小島,但相機壞了、隨身帶的泳鏡一直起霧、水中的砂質太多,讓這一個行程變得比較不是那麼美好,但我與三個馬來朋友的互動卻很舒服,是那一天最大的收穫。
嚴肅宗教規範下的活潑民族
這個「馬來三人組」是一對夫婦,外加一個男性友人組成,他們曾經很認真的告訴我他們的名字,無奈我實在對於記這種非英語系的名字不在行,雖然他們很認真的告訴我名字怎麼發音,但我也很慎重的把他們的名字忘得一乾二淨,所以現在只好以「馬來三人組」來稱呼他們。三人當中的單身友人很引人注目,一開始出發到芭雅島前,就注意他頭上戴著一個防水錄影機,這種防水錄影機是衝浪的人最愛用的機種,可以黏在衝浪板上,也可以戴在頭上。這個朋友從一開始,到活動結束,好像沒有把錄影機拆下來幾次?
本來我與他們三人沒什麼交集,但因為剛好把東西放在同桌,所以先互相微笑,後來又漸漸的就有交談了。打從兩次的沙巴行,我就發現了馬來人活潑的本性,這次在馬來西亞會面的朋友,也都同意我的看法---「馬來族是嚴肅宗教下規範的活潑種族」,而這三位朋友也給我如是的感受。
有一次,我爬上水中浮臺,結果刮傷了膝蓋,不宜下水,「馬來三人組」當中的太太(其實說「小姐」比較適合!)問我還要不要下水,我說那裏有鯊魚,而身上有血腥味,正好可以引起鯊魚的食欲,如果她願意跟在我身邊保護我的話,我就願意下法,結果當下她用很戲劇化的表情,說她不敢,那表情真是有戲感又好笑;另一個「單身男」則把相機交給我,請我幫他拍跳下水時的鏡頭,以他如此不擅於水性,這樣做真是瘋狂。
蘭卡威除了平價的AB Motel外 , 還有CD Motel吔!
「馬來三人組」的小姐曾經問我,我住在哪裏?我說住的地方叫「AB Motel」,她一聽,馬上興奮的說他們住「CD Motel」!哈,可能是「AB Motel」的聲名太大,所以引人效法,飯店業者才會取這樣的名字,前天我就發現真的有「CD Motel」,沒想到這一天就遇到住在這家Motel的朋友。我問他們住起來如何?他們說還不錯!而且不貴,呵呵呵!看來以後如再有機會到蘭卡威,倒也不用跟人去搶「AB Motel」了!
在馬來人眼中 , 我長得像成龍?
在馬來人的眼中,大概華人的樣子都差不多吧?第一次去沙巴時,一位馬來小姐說我長得真像成龍,這次「馬來三人組」當中的小姐也說我長得像成龍!這倒教人匪夷所思?在臺灣時沒有人跟我這樣說過呢!不過當我仔細看自己在笑時,下弦月式的小眼睛,及嘴角旁的法令紋,果然有幾分像成龍。
從芭雅島回到瓜埠(蘭卡威的巿中心,也是當地的港口)時,搞不清楚是該自行搭車回去飯店,還是旅遊行程也有包括接駁?後來「馬來三人組」的小姐去問服務人員,再回來告訴我,回到飯店的接駁,也是套裝項目之一。
接我們回飯店的車子很多,要先問接待人員,自己該搭哪一輛?等問到了車號,就上車,一下子就回到了自己的飯店,,就這樣,我輕鬆的完成了這次的小旅行。
雖然禁止餵食 , 但大家還是努力的餵吧!
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芭雅島上除了有鯊魚外,還有猴子,後來我自己一個人騎機車繞蘭卡威,也可以看好多猴子,看來這裏真是猴子的樂園。
這次的芭雅島套裝行程有為客人準備午餐,而且還很環保,便當盒就像慈濟的便當盒一樣,可以回收再利用,不過當中也顯現出了,相關單位的立意與工作人員水準落差的問題,像芭雅島上面明明有告示牌禁止餵食當地動物,結果除了大陸客會拿食物餵猴子外,工作人員也會直接把人們吃不完的食物直接倒到海裏餵魚。
大陸客幾乎人手一臺單眼相機
另外我在芭雅島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大陸客幾乎人手一臺單眼相機,相較之下,我的相機就變得很陽春了。
在蘭卡威除了白種人很多以外,最多的就是大陸客,可以看得出來,大陸客對旅遊這檔事,還是有點生澀,很多時候會有一些不太好的舉動,雖然我不太喜歡,但想到以前的臺灣觀光客也會有類似的情形,就覺得還好,我想再過一段時候,相信他們經驗多了,就會有所改變,為什麼我這麼有信心呢?相對於長灘島上我行我素,刻意保持「高高在上」優越感的韓國人,或是夏威夷上、因為放縱過度,變得「不倫不類」的日本人,我隱隱感覺到大陸客不太守規矩中的一點點淳樸,試想當見識廣了,應該會有一點點改變吧?
車子回到瓜埠後,可遙遙看到蘭卡威著名的代表「白頭鷹」塑像,可惜相機陣亡,手機的照相功能力有未逮,所以只留下它因遙遠而逞現的小小身影,希望隔日租借機車後,可以再回到這個地方,幫它照個相,留作紀念。
寧靜的中央海灘
回到了AB Motel後,我就又整裝待發,往中央海灘前去。要不是一個岬角的阻隔,珍南海灘與中央海灘應該是接連在一起的。可能原本人就比較少,加上時近黃昏,所中央海灘一片寧靜,雖然有人在玩拖曳傘,但整個沙灘的氣息還是平靜的迷人。
沙灘上的戀人身影,在夕陽前成了浪漫的剪影,讓我忍不住想用手機的簡單拍攝功能,留下這美好的一刻。「夕照」永遠是最盡責的背景,怎麼拍、怎麼美,落日前的娃兒減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傷,於是我又利用小手機拍下了這動人的一刻。 

他們堅持不租給我打擋機車
在蘭卡威的日子,步調雖慢,但猛一看,便已到在蘭卡威的最後一天,最後一天,我打算租機車來遊蘭卡威。先在AB Motel附近的 AB Mini Market詢問,這家店只提供打擋機車,雖然我有點擔心駕馭不了,但仍決心要試試看。
在出國前就在國內做了一些功課,再來就是現場操練而已,但店員一聽我說我從沒騎過打擋車,堅持不把車子租給我,她說:
「因為已經發生太多事故了!」
於是我悻悻然的離開,雖然害怕騎擋車,卻又躍躍欲試。我是個笨拙的人,但還是希望自己不要笨拙太久,因此特別期許這個假期能學到不同的東西。
沒有離合器的打擋車
在蘭卡威,當地人雖然都騎打擋車,但機車出租店多數提供的,還是像臺灣的「小綿羊」(打擋車一日30馬幣;小綿羊一日35馬幣)。剛到蘭卡威就發現當地的打擋車跟臺灣的不太一樣,左手邊沒有離合器,所以我心想好友上次也提到,東南亞沒有離合器的打擋車,不難騎。一看到沒有離合器的車子,我的心就篤定多了,更想挑戰看看,但當我到另一家機車行,聽了店家解說打擋車的操作方式,就放棄了,因為這裏的打擋車操作方式跟我之前得到的資料完全不一樣,這下可好了,在意識中練習的部份完全被推翻,在心不甘情不願的狀況,還是選了小綿羊。
還好選擇小綿羊是對的,因為蘭卡威是左向行駛,有幾次我都「習慣性」的往右邊駛去,看到迎面而來的車子才躲避,真是有點小驚險啊;一次不小心把車子騎到不好的路況上,車子差點打滑,如果當時騎的是打擋車,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車行的服務人員跟我說,車子的油箱裏有多少油?送回來時就要加回多少,結果我加了四馬幣,剛好把蘭卡威繞一圈。
刻意挑了一輛喜歡的顏色的機車,但卻發現上面有許多擦撞的痕跡,對此有點小失望,但我不想再換另一輛了,於是就領了那輛黃色的機車。
車店小弟先跟我對照了車子的狀況,仔細一看才發現車子損傷的地方不少,但很奇妙的,這些小傷最後竟幫了我省了一筆錢。
用肉體換來的血汗錢
車上騎上了道路,第一個想到的目標,是蘭卡威著名的纜車,車子還沒到目標,在一個轉彎處就跟一輛黑色的車子擦撞,當場我跌倒了,身體的手肘與腳趾都有擦傷,但更教我擔心的卻是車子受損的情形。
跟我發生擦撞的是大陸客,我問對方為什麼偏左側轉過來,對方也指是我的車偏向右側彎出去,一時之間倒也不知道是誰理虧,但肯定的是,他們要賠租車的費用應該比我高,本來我想自認倒楣,就此拉倒,就說:
「那……就算了!你們沒意見吧?」
沒想到當中一個人竟說:
「那我給你一百幣,去處理受損與受傷的部份!如果不夠的話,就自行解決吧!」
本來以為要自掏腰包賠車行錢了事,卻沒想到還有這一著,於是答應了他們的條件。
拿了錢,當下不知道要做何表情……?只好趕快駕車離開。
至於這錢夠不夠賠車行?我拿出租車收據研究了一下,收據上有在機車圖型上,用原子筆標出機車原本就受損的地方,對照車子現況與收據上的情形,發現擦傷的地方跟原本受損的地方一致,僥倖的想:
「該不會不用賠了吧?」
果然回到車行,車行的老問我有沒有問題?我挑了右側照後鏡看不清楚後方來車的毛病!(也許這就是發生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而且很奇怪的是,左右兩側的照後鏡竟然不一樣長。)接著就請老闆自行檢查吧!我不便多說什麼,結果老闆沒說什麼,直接就還了我50馬幣的押金。
雖然看來我好像賺了一百馬幣,是值得高興的,事實上,人並不開心。事故後,擔心必須理賠的緣故,讓我玩得心不在焉!最後不但沒有到達搭纜車的地方,連瓜埠的大老鷹都沒看到,甚應因為傷口的關係,我不但不能下海玩水,連洗澡都有點小痛苦呢!
騎機車島遊更能體會蘭卡威人情之美
呵!前面提到騎車繞蘭卡威的情節還沒交待清楚哩!再補述一下過程好了。
摔車驚魂過後,雖有幾分擔憂,但沿途的風光還是拂去了心理上的小緊張,我曾在路途中,因為肚子餓,到小商店去買麵包吃,一個麵包好像是1.2馬幣,我拿兩個麵包,取出50馬幣付帳,結果顧店的帥弟問我有沒有小一點的面額?他找不開,結果我只找到一張1馬幣的紙鈔,帥弟就說1馬幣也OK啦!
這一個小小互動,讓我感動了一下,之前拜讀旅人的部落格,當中提到蘭卡威人未失去淳樸的特質,當下的接觸,更讓我深刻的感受到所言不差,比起菲律賓人的亂敲竹槓,蘭卡威的人顯得相當可愛!
猛虎難敵猴拳?對麵包「猴視眈眈」
買了麵包,繼續上路,一小段路途後,就停在沒有什麼人煙的小坡上,吃我的美味麵包,正當我撕開包裝袋,十餘隻的猴子就慢慢接近,心下覺得不安全--「猛虎難敵眾猴」(我屬虎),草草的吃完了一個麵包後,馬上「落跑」,改到別的地方吃麵包。
浮著一層辣油的麵
又繼續上路,沿路上有看到鳥雀園,也看到了旅遊指南上有提到的咖啡館,但我都沒有進去參觀。一路上,除了有交回機車的壓力外,剩下的就是靜靜的欣賞沿路恬淡的景致。路途當中,先到了瓜埠,因為肚子餓,所以在Merry Brown連鎖餐點了一碗麵,結果麵一來,心涼了一下,因為湯碗裏,鮮紅的辣油浮在上面,光用看的,就覺得頭皮發麻,我擔心把這湯喝了,可能因為肚子不舒服,就一路衝回去?麵入了口…還好!沒有泰國食物的辣,不過我把麵吃完,卻不敢把湯喝光,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什麼不幸的事發生吧?

因為還想回去曬太陽,加上對於還機車時的賠償問題有點擔心,所以就直接回去了,結果就像前文所提的,不用賠償任何費用。
實惠味美的Nasi Kandar Tomato餐館
在蘭卡威,要吃得便宜,建議可以到AB Motel附近的那家Tomato用餐,雖然看不出來它到底是馬來式餐廳,或印度餐廳,但因為價格實惠,加上餐點可口,廿四小時營業,難怪著名的部落格會推薦它。
在蘭卡威的前幾天,我先買了五包一組的泡麵,買了一包咖啡粉,之後又買了奶粉,所以「糧草充足」的狀況下,根本沒有機會到這家Tomato(全名Nasi Kandar Tomato)用餐,直到五包泡麵吃完,才到這裏享用美食,驚覺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餐廳雖廿四小時營業,但不同時段餐點略有不同。客人一坐下來,就有服務生過來幫忙你點餐,吃完後就拿著帳單到獨立作業的結帳櫃枱付錢,不用付小費。如果只是點一個0.7馬幣的餅(是不是該叫印度拉餅呢?),胃口小的女孩子應該也可以填飽肚子吧?如此實惠,難怪從早到晚,門庭若巿。
AB Mini Market的免費的Wify
吃完了晚餐,又到處逛逛,買了給孩子們的小紀念品,又回到ABMotel打包行李。打包行完畢便到附近的AB Mini Market上網。AB Motel本身沒有提供免費上網服務,而AB Mini Market外面則寫著有免費的Wify可以使用,於是每到晚上八九點時,就可以看到有好幾個人聚在店門口的小桌那邊上網,另外的那一條長凳子上,可以看到不喜歡人擠人的白人,也擠在不算寬敞的空間裏---我時常在這上網區上網,跟大伙報告自己在蘭卡威的行程。
上完網路之後,便到隔壁賣優格冰淇淋的店喝咖啡(我不吃冰的食物,還好這裏也有提供熱飲),我又把電腦打開看看,果然如預期的一樣,可以搜尋到AB Mini Market那區的線路,只可惜訊號不強。
過了這一夜,蘭卡威假期就要結束了,沒有不捨,不過仍然很喜歡這裏,要我在這裏多留幾天,我也很樂意,猜想…..在這裏應該可以交到朋友吧?
即將回吉隆坡的那一天早上,先到Tomato吃早餐,再接著到珍南海灘散步,如果這種溫暖而不燥熱的陽光一直持續著,走四五個小時也不會覺得累呢!
在AB Mini Market外老是停了好幾輛計程車,每次經過司機都會問我要不要搭計程車,知道我沒有要搭,便只是笑著著問好。當我要回到蘭卡威機場時,問司機多少錢?司機瞥了旁邊的朋友,朋友說十六馬幣,想了一下後,發現不對!改口到蘭卡威機場的價格應該是十八馬幣…..這就跟當初我在機場時的估價一樣。
回到了吉隆坡,還是一樣搭AeroBus到KL Sentral站,我先在這個區域逛了一下,在區內YMCA附近看看,看了路邊攤的米粒飯,很想嘗試,又怕吃壞肚子,最後便到老城區咖啡館坐坐。這個分店啊!有供電,可以無線上網,但奇怪的是,結帳時,帳單上要另外加稅,這跟我之前經歷的不太一樣。
室內空間不禁菸的Palmmers Guest house
這次回到吉隆坡,第一要務是要見前往蘭卡威時,在吉隆坡認識的P,不過在見到P之前,要先找到住的地方。
這次住的是Palmmers Guest house,一樣讓我找了很久、問了很多人才找到,沒想到千辛萬苦找到後,發現它竟就在Central Market正門的左側店家的樓上---只是入口在另一條巷子。
接待我的是一位親切的印度大叔,這讓我對Palmmers Guest house非常有好感。印度大叔知道我從臺灣來,便笑著說,聽說:臺灣對中國很傷腦筋喔!我笑笑著回答:
「這個問題很複雜!」
心底雖然對老人家熟知兩岸狀況感到佩服,卻低調不對政治多作回應。
到了房間,看到裡面陳設,感覺不錯---雖然有點老舊,卻是乾乾淨淨的,非常有味道的老建物,這裏的感覺就像小時候國小附近的那一棟日式建築、有著清爽和風。
一開始本來很喜歡這家Guest house的,可是後來卻對它有點失望。
Palmmers Guest house是個密閉的室內空間,裏面有很舒服的空調,可是竟有人在裏面抽菸,對此我感到不解,正要下去問老闆:Palmmers Guest house是否允許抽菸,結果在樓梯就看到:正在與印度大叔談話的華人大叔,也正在密閉的接待室大剌剌的吞雲吐霧著---於是我就慢慢的退回樓上,再也不為這個情況傷腦筋了。
與新朋友再度相見歡
在Palmmers guest house洗個澡後,就跑去赴新朋友P的約了。
P是一個很舒服的人,我記得以前聽馬來西亞華人說話,都會有特殊口音,但P沒有,說起話來低沈好聽,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P經營了一定家庭式的咖啡館,光他形容,就覺得很溫馨,下次有機會一定要造訪一下。
關於不公平的種族政策
我跟P聊了一下,對於馬來政府對其他種族的不公平待遇,P倒也是處之泰然、沒有怨恚。從交談中,確定馬來人真的樂天知命,相對於華人的汲汲營營,馬來人的處事態度是比較「懶散」的---但華人的「積極」就一定好嗎?臺灣有好長好長被破壞的海岸線,不都是因為太過「積極」所造成的嗎? 
我跟P在一家裝得「花枝招展」的飲料店聊天(有點紅樓那裏群聚的家店風格),聊天結束後,便已經宣告吉隆坡與蘭卡威之行結束,該是收心回到工作崗位的時候了。
遺憾留諸下個旅程來彌補
老實說,這次的蘭卡威之旅未臻完滿,因為有幾個點沒有玩到,還有,沒有交到馬來朋友、印度朋友,都讓人覺得可惜,但也好,既然有這些遺憾,就留待下次的馬來西亞之旅時,再來彌補吧!
PS:回教是"一手寶劍,一手古蘭經"的宗教?
蘭卡威之行後,回到臺灣,就看到一本期刊,釐清了我對回教徒的誤解,比如說:回教男性可以一夫多妻,其實原啓自早期戰爭頻仍,守寡婦女由丈夫朋友代為照顧,演變到現在一男四妻;夫殁後,妻需撫養兩人子女,至子女心性成熟,才可改嫁,演變至現在:夫死,妻必須守寡一生。以上均非回教古蘭經之本意,卻因後人曲解,及父權沙文主義的發展,而有了不同的轉變。
試想:一個宗教如果只是「一手古蘭經,一手寶劍」的暴力脅迫人們入教,又怎能壯大到今日之勢呢?回想馬來人那親切的笑臉,我不禁為這個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起了疑心!
 黑風洞
 
 
 雙塔



黑風洞



也是黑風洞



又是黑風洞


我的跳島行



珍南海灘



也是珍南海



中央海灘



芭雅島



也是芭雅島



又是芭雅島



孕婦島上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