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那年...海德堡的幸福時光~

淒風苦雨的銀色天空下....
灰濛濛的秋天最容易讓憂鬱症發作~

趕緊強迫自己把目光聚焦在海德堡的相本裡~
催眠自己...早已把心遺留在那年的幸福時光裡!

偶爾也要...人在辦公室...心不在辦公事...
身體忠於公司....心情有時候開小差吧!


海德堡城堡(Heidelberg Schloss)曾被譽為歐洲最優美、最著名的宮殿遺址!
中世紀的德國海德堡城堡與法國凡爾賽宮齊名~

海德堡城堡的酒窖裡有個大酒桶...
傳說中....在十六世紀末有一個名叫佩克歐(Perkeo)的弄臣專門看管這個大酒桶...
千杯不醉的他被堡主封為酒神!

走出地窖來到古堡前的大陽台
眼前的海德堡舊城區盡收眼底!


矗立在國王寶座﹝Konigsstuhl Mt.﹞山頂上的海德堡古堡莊嚴宏偉
午餐過後...獨自揹起行囊...沿著崎嶇蜿蜒的小徑往山頂大步前進!


古堡位於200米高的Königstuhl 山上
可說是是俯瞰涅卡河,聖靈教堂以及海德堡老橋等最佳觀景台~

累得半天登山健行是有回報的~
海德堡下的舊城風光盡收眼底!!


幅員廣大、看似斑駁的海德堡城堡...
其實有許多保存良好的大廳至今仍供做藝文表演處

每年七八月期間....德國海德堡(Heidelberg)都舉辦當地最大盛典「海德堡嘉年華會」
多元的藝術嘉年華表演節目包含音樂、舞蹈、歌劇及戲劇演出


在海德堡城堡外的大陽台飽覽古城風光
涅卡河靜靜貫串整個城區,訴說著海德堡過往的歷史


走到花園旁邊的城牆眺望山腳下的舊城區和穿越而過的涅卡河
一整片紅瓦的海德堡舊城區
依稀看到老橋雙塔與聖靈教堂

古橋像珍珠般點綴在涅卡河之上
令人引發思古之幽情


換個角度把鏡頭拉近
市區全景更加清楚了!

老橋與雙塔篇 (吉祥物銅鏡小猴子)


老橋(Alte Brucke)是海德堡跨越涅卡河(Neckar R.)的第一座老橋
橫跨涅卡河南北二岸共有九個橋拱

清澈的河流、典雅的古橋、雄偉的雙塔、與優美的林相
真是詩情畫意!


在一片美麗的磚紅屋瓦中鶴立雞群的是【聖靈教堂】
依山傍水....這是典型的德國小城風情

但是海德堡就是多了幾分人文的氣息
哲學家之道(Philosophenweg)探訪黑格爾大師

無怪乎是許多文學家筆下浪漫的城市


美麗的景色讓不少名家為之癡迷....

大文豪歌德讚嘆:「將心遺失在了這裏」~
也讓雨果也深陷其中感嘆:「不能自拔」~
馬克吐溫更把海德堡(Heidelberg)喻為「世界最美的城市」!


回過身子離開這個山腰大陽台
另一頭是海德堡的城堡花園

沒有過度雕琢的華麗庭園造景
只有一片翠綠的草地與林蔭景致


花園中有一座雕像噴泉
但是雕像是何許人已經不可考了....


雖然他的手邊有個酒桶
但是真正的酒神佩克歐(Perkeo)是在地窖裡...

雖然他長得像是希臘神話裡的人物...
還是暫時把他的身分當成一個謎吧!


白色雕像的後方有個深鎖的鐵門
看起來是可以通往城堡內部...

要參觀海德堡城堡酒窖內的世界第一大酒桶的話...
還是要從城堡入口買票進去~


綠草如茵的城堡花園
林相優美 空氣清新

遊客不多的午後呈現幽靜詳和的氛圍
這是歌德最喜歡漫遊沉思的所在地


不時可以但到大學生在此野餐閒聊
甚至把這裡當成圖書館也不錯~
【海德堡大學】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

今天...讓我揹著書包,重拾書本....客串一下Dorothy Donnelly筆下的學生王子吧~


轉身走向城堡去參觀....

海德堡古堡建於12世紀
歷史上經過幾次擴建
融合歌德式、巴洛克式及文藝復興三種風格
是德國文藝復興時期的代表作


走在石板路上...前方出現「伊麗莎白門」
當年的君王佛烈德利希五世為了幫伊麗莎白皇后慶生
竟然下令在一日內完工....當成生日禮物!

相傳....情侶們若在城門前留影....
將來一定會開花結果締造美滿姻緣!


「伊麗莎白門」旁邊有個遊客服務中心
提供多國語言的語音導覽可以租借
(英 美 德 西 日 荷 中文...等....)
城堡參觀費四歐元


城堡酒館(Castle wine Tavern)
麵包坊(Bakery with Terrace)
大酒桶酒窖(Barrel Cellar)

還可以提供大型宴會餐飲的服務呢!
喔...還是出自莫凡彼Mövenpick冰淇淋餐廳的手筆喔~


海德堡城堡雄踞國王寶座(Konigsstuhl Mt.)山頂的制高點
飽覽整個海德堡如畫般的美景
靈山秀水、波光蕩漾
中世紀古城遺留至今的優雅氣質...不知讓多少詩人作家心醉!


城堡聳立在舊城上方讓整座城市的歷史變得活靈活現
雖在在17世紀末的戰爭中毀於法國人手中
18世紀才重新建造的Heidelberg Schloss仍保留殘缺美
不愧是文藝復興時期偉大建築


望著窗外的秋風秋雨...愁煞不了我的心境!
我的身體在濕冷的台北城....內心早已到海德堡開小差了~(dev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