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五港風華 神農街

老街總有股迷人的氣息存在,老街的迷人之處,不在於他的年代,也不在於他與城市高樓之間的反差,而在於當你走進老街,都可以從任何小小的角落,去挖掘出屬於自已所能融會其中的樂趣及感受。

我喜歡逛老街,由其在台灣這個美麗又可愛的小島,美麗的台灣島上,曾往來紮著辨子,剔著半邊光頭的清朝人兒,也曾有紅髮藍眼的荷蘭仔盤據其上,五十年的日本殖民,更是讓台灣完完全全的走進另一個風貌
 
因為這樣,所以喜歡走在那種一條條都被稱做老街,卻總是有著不同面容的長短巷弄間,去品嘗那屬於自已才懂的酸甜滋味

要說起神農街的昔日興盛,就得先說到所謂的”五條港”,十七世紀時,台南的海岸線約在今西門路一帶,以西是一片沙洲。後來台江內海淤塞,府城「三郊」(昔日的貿易組織,類似於現在的工會)便於這片海埔新生地上疏通數條港道(即運河),其中通商用的五條運河像人的五指攤在台南的西部,稱為「五條港」,由北到南分別是「新港墘港」、「佛頭港」、「南勢港(也就是神農街、亦稱北勢街)、「南河港」及「安海港」。

而神農街由於位於五條港的最中心之處,便成為了昔日巨賈行郊來往不息的繁華街肆,雖然現在的神農街已不復當時興盛模樣,不過在當地文化協會的保護及藝術家進駐一間間的老房子中運用獨特的思維開始創作不同的作品之際,也讓它開啟了另一種層面的價值及意涵

三龍牌學生服,在那個多彩多姿的小學記憶中,黑白色的制服跟著我們走過了不少的歲月,我想唸小學的時候不多人會翻開自已的領子,看看自已所穿的制服是哪裡生產或是叫什麼名字來著,但想必許多人都仍可依稀的感覺到,那第一次穿上制服,看著鏡子,開心的看著自已在純白色的小學制服下所揚起的純真而又滿足的笑容吧

班駁又銹蝕的鐵窗,在雨水的滲透下成了顏料,而時間就像是一把刷子,為白泥牆漆上了歲月的顏色
 
老門牌高掛其上,迎著數十年的風吹雨打,看著街裡的面孔從天真無邪到滿面風霜,門牌只是舊了,但老街卻天天上演著不同的戲碼
藝術家的駐街,為老街注入一股新的元素,原本舊敗的空間成了特殊且具風味的小型展覽場,但從另一面來看,卻也不小心的帶走了原本屬於這裡的古樸與寂靜



巴洛克式的建築與日式的木造房子,加上翻舊卻嶄新的路燈, 在百米長的巷弄中相交錯排列著,不同年代及風格的建築如同時光長廊,帶出老街往昔的風彩,也勾起遊人腦中交錯的層層回憶

神農街是條老街,老街上有老屋,也有老人,也少不了老廟的位置,位於神農街中心位置的金華府,創建於1830年,為當地許姓人士所建,主祀關帝及馬李兩王爺,當時五條港碼頭區負責貨物裝卸工作的碼頭工人,俗稱「苦力」。碼頭工人為了在碼頭佔有一席之地,形成藉由宗族凝聚勢力,各宗族於其活動區域的港道邊興建廟宇,做為移民信仰中心。
 








香火並不鼎盛的金華府,在老街上鮮少有特意來參拜的信眾,倒成了街上遊人另一種意像的攝影畫面,我也不免俗的透過相機的四方框去尋找金華府的風采

鄧麗君、鳳飛飛的歌聲在黑膠唱片的年代裡隨著唱機的旋轉唱出或快或慢的優美璇律,這裡住著一個老師父,用他的巧手和堅持,數十年如一日的在這裡維修著老式收音機及唱機,帶我們去找到屬於老一輩人的流行及感動

沉靜的老街,沉靜的氣氛,連狗兒都有了份沉靜思索的表情

神農街上最富盛名的永川大轎就位於入口處的第一間店面,創立者「永川伯」從事木製神明用的民間工藝品已有近一甲子歲月;要說永川大轎是神農街的招牌可是一點都不為過。在神農街口與海安路的的牆面上,還特別以永川師傅為主角而彩繪了一幅壁畫,透過畫作述說永川大轎的故事,為老師傅奉獻傳統工藝的大半生,做了最好的註腳

調皮的遊人總愛在滿怖灰塵的鏡面上留上到此一遊的註記,剛留下的註記過幾天又會被塵埃所蓋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新的限時印記,如果可以,我想帶這片窗戶走,因為那片薄薄的透明窗,必定充滿了成百上千個的回憶與祝福

老街走到盡頭,大大的一個「停」字劃在地上,讓人不注意也難,「停」字與老街的氛圍頗能結合在一起,就像是告訴我們,該停下來好好看一看這個不同於庸祿都市下的美麗街肆,同時也讓自已的心能沈澱一下,感受漫步其中那無形的心裡滋養及美好的視覺感受

台南的神農街,一條一不小心,就很容易錯過的奇妙空間,這裡住著特殊的人,做著特殊的事,走進這兒,短短百米,也讓人充滿難以忘懷的特殊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