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與白的國度---希臘 < 23th Day 世界的中心---德爾菲Delphi >

藍與白的國度---希臘 < 23th Day 世界的中心---德爾菲Delphi >

23th Day    世界的中心---德爾菲Delphi  2002.7.3  Wed

 

傳說天神之父宙斯在東方與西方各放了一隻老鷹,往前飛翔,當兩鷹交會的那一點,即為世界的中心點,這個點便是聖地德爾菲---Delphi。而沉睡其中的阿波羅神殿,一直是古希臘世界中最重要的信仰中心,因為希臘人深信無所不知的神靈會經由此地傳達神諭來幫助人民度過難關。可惜的是,在飽經戰火摧殘、世代潮流變遷之後,強盛的古文明亦難逃徹底敗亡的命運。雖然在帕納修斯山以及柯林斯灣天然屏障的保護之下,德爾菲遺跡只受到有限的破壞,但是往昔華麗壯觀的神廟、宮殿遺跡已形同廢墟,很少人能真正了解這片斷垣殘壁背後所具有的歷史意義與藝術價值,直到1829年,法國考古學家們才挖掘了它們,並展開復原重建的工作,德爾菲聖地才得以顯揚於世。也讓像我這樣熱愛古文明的人士多了個朝聖的地方。

 

 

    昨天大概是太累了,因此這一覺睡的很安穩,只是很奇怪的,不管再累、再晚睡,不曉得為什麼都會在六點多自己醒過來,一整天遊玩下來也不太覺得累,我想這大概是服役期間的訓練加上現在正實現自己夢想所致吧!才會這麼有毅力的走下去。

 

   整理好行李,拿到櫃檯寄放之後,門口已經有很多的背包族陸續的殺了進來,應該是進入暑假旺季了,各路的自助旅行者自四面八方湧進了雅典唯一的YH,為了避免到時從伯羅奔尼薩半島回來得露宿街頭,趕緊訂了房間才走出YH到等公車的地方,準備搭7:30的長程BusDelphi去。經過上次的烏龍事件,這次我可是小心翼翼的瞪大眼睛尋找Bus Tenrminal B,免的又再一次坐公車遊覽雅典市。

 

   這次我學乖了,不但站在司機旁讓他得以記得我是要到Bus Tenrminal B,還請2個好心的乘客幫我注意,這下如果還是出鎚,那我也認了!

 

   大概15分鐘後,在司機以及2位好心人的指示下,下了公車,卻不見像是Bus站的建築體,心想:不會又被呼嚨了吧!正當我懷疑是不是下錯站時,有位金髮的女孩子出現在我面前問道:Excuse MeAre you going to Delphi 

YaHow about you?」我回答這可愛的女孩子。

Me tooBut I cant find out the bus station.」她以無可奈何的語氣說著。

WellLets check the Map!」面對這樣的可人兒,自然得拿出點氣魄來。 

   我攤開了從EOT拿來的地圖,研究了約5分鐘…宣告放棄,轉而求向路人。在一陣希臘式英文咭哩呱拉之後,我們終於找到了BusTenrminal B,原來他就在主街道旁的小巷子裡,藏在這麼隱密的地方,難怪外來的旅客會找不到。

 

   買了票趕上7:30Bus,只見車上黑呀呀的一群人,想必都是要去膜拜太陽神阿波羅的吧!看來德爾菲神諭對世人還真是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可惜沒看到剛剛那個金髮女孩,不然有美女相伴一起探訪古遺跡大觀,豈不是人生一大樂事?

  Bus 逐漸遠離市區,開上高速公路,沿路的風景沒有坐火車時所看到的那樣奇特,或許走的是較具現代感的路線吧! 

   兩個小時後,車子開始進入山區,景觀也由現代摩登都市轉變成石灰岩地形的山景,再過約一個小時之後,可以看到在車子的右前方山坡上,有個面積頗大的古建築遺址,路邊也停放著遊覽車,來自各方的旅客穿梭期間。看來這德爾菲聖地還挺熱門的哩! 

   車子往前穿越小鎮之後才停了下來,旅客必須在下車後往回走,才進的去聖地遺跡。沿著大馬路走過鎮中心,在右邊的山堐下可以見到柯林斯灣蜿蜒的流向遙遠的天際,翠綠深邃的山谷,瀰漫著些許迷濛的霧氣,描繪出幻境般的畫面。轉個彎之後,路邊的欄杆上豎立著20根各國的國旗,代表著各國與Delphi友好邦交的姊妹市,在人行道中央有座青銅像,依照文字推測,應該是當時傳達神諭的女祭司,希臘人稱之為皮提亞---Pythia

 

   繼續往前走了約5分鐘之後,左邊出現一座白色的建築,正是德爾菲博物館,再往前走就看到了德爾菲最重要的阿波羅聖地入口處,買了連同博物館的票走了進去,我便繞著之字型的小山坡地慢慢探訪這左右希臘人中心信仰的聖地。

 

   一從入口處走進去,最先看到的是一根根的列柱排列在通道的邊緣,這是Roman Agora,即古羅馬市集所在,之後進入主要的入口,右邊的石台上本來有一座象徵勝利的聖牛雕像,現在已經移往博物館內,旁邊陳列著當年馬拉松之役與西元前四世紀Argos國王對抗底比斯戰役獲勝的紀念碑與奉獻物,不過現在都已經是一片狼籍,僅剩下基座與石塊,再往前走可以在道路的兩邊看到類似小房間的遺址,是當時戰事發生時來祈求神諭,並出征順利,凱旋而歸的國王,將一部分戰利品獻給太陽神阿波羅所建立的寶庫。

 

   當象徵光明、真理的太陽神阿波羅習得預言的能力並成為德爾菲聖地之主人後,靈驗無比的德爾菲神諭變廣為流傳,不光是雅典人,伯羅奔尼薩各城邦、以及小亞細亞地中海區域的希臘的盟邦,從國家大事到家庭雜事,都會有人不辭勞苦,千里跋涉的來尋求神諭,事情解決之後便來奉獻、修築寶庫、並建立雕像神殿,其中最大最壯觀的就是位居其中的阿波羅神殿,整座神殿於西元前六世紀用石塊以多立克式建築而成,現在所見到的是在西元前四世紀重建過的樣式,卻在西元前548年因為大火而毀滅,僅存六根大柱子與基座平台依舊守衛著神殿到今日。

 

   繞著這巨大的基座走了一圈,心想,如果神諭靈驗無比,那麼已經知道了的結局是不是可以改變呢?還是因為一定會發生的,所以再怎麼改變依然逃不過結局?就像希臘悲劇伊底帕斯弒父娶母的故事,神諭已告知底比斯國王如果讓他新生下來的兒子長大成人,他的王位與生命將會有危險,便派牧人欲將他的兒子害死,卻因為牧人的憐憫之心,得以存活下來,長大成人之後卻陰錯陽差的殺了底比斯國王,還娶了國王的老婆,若當時底比斯國王親自下手,結局可能得改寫,但是這樣與神諭又不吻合,還是不管怎麼的改變終究會回到原來的結局?望著僅存六根Doric柱子的阿波羅神殿,我彷彿看見於聖泉沐浴淨身之後的Pythia,坐在聖堂中的三角椅上,一手持月桂樹葉,一手拿著容器,口中默念祈文,傳達阿波羅神諭。 

   不論其靈驗與否,這大概就像我們求神問卜、擲聖杯的道理是一樣的,都是求得心靈上的平靜與另一種見解,用另一種角度來解釋看待同一件事情罷了。不管結局是正面還是負面,我們都會認同祂,也就沒有所謂的準不準、靈不靈了。

通常在這樣的古文明國度旅行,往往步行數十分鐘,登上百階的階梯坡道,就為了瞻仰憑弔幾根石柱與石塊,而能親眼目睹幾千年之前就存在的建築文明,親身走過具有歷史神話傳說所遺留下來的藝術文化,流再多的汗,走再多路也是值得的!

 

   在神殿的上方,是可以容納約5000名觀眾的古劇場,每當Delphi節慶舉行時都會在劇場表演,以紀念阿波羅對抗巨蛇Python的勝利。再往上爬一段階梯可以爬上最高點的古競技場,從這邊可以觀看整個阿波羅聖地遺址。希臘人也蠻奇怪的,非得要將競技場建立在這麼高的地方嗎?入場比賽競技前,還得爬這麼高,難道是為了要熱身?整個競技場長約180,還保存著完整的觀眾席與起跑、終點線,其他的部分都已經傾倒毀損了。

 

   從體育場走下來之後,我進入了德爾菲博物館,首先看到的是世界的中心點---肚臍眼巨石,表面刻有無數的花紋,十分的別致。而這樣一個重要的歷史文物,我居然忘記把祂拍下來,真是豬頭!

 

   巨石旁邊擺設著石版畫,一塊一塊的拼湊在牆壁上,描繪著戰爭的情事。走進第二間房間可以見到一些雕像與物品,最著名的就是那座手執馬轡駕馭者的青銅像,是古典時期的藝術傑作,一般雕像的眼睛都是刻鑿出來,他的眼睛居然是黑白分明,我仔細端詳他一下,嘿!祂居然還有眼睫毛,難怪看起來特別有靈氣!另外一座有著人面、獅身、長著翅膀的雕像就是神話中那隻老是對路人出謎語,猜不中就把人吃掉的怪物---史芬克斯Sphinx,另一個比較著名的就是三個跳舞的少女圍繞的Acanthus圓柱體,雕刻的刀工都很細緻,在另外的房間裡,玻璃櫥窗內放的是一些貢品與金箔器皿、雕刻畫的盤子、手工藝,以及等比例放大阿波羅神殿頂端前後山形牆裡面的浮雕,樣子栩栩如生,以及象徵勝利,等身大的聖牛雕像,大多數的雕像都毀損的很厲害,甚至身首異處,存放在大英博物館,真是可惜!

 

   走出阿波羅聖地,沿著馬路走,在距離售票處不遠的地方,有座Castalian噴泉,是當時Pythia傳達神諭前淨身沐浴的地方,現在因為落石危險而封閉起來,在噴泉的旁邊有個出水口,潺潺的流出山泉水,傳說神諭曾指示大哲學家蘇格拉底是當時全雅典最有智慧的人,因此蘇格拉底前來德爾菲朝聖時,看見刻在神壇上「認識你自己」之後,便把這五個大字當作是自己的哲學方法,在街頭及市集與人辯論,從簡單的日常生活語句開始,一直追問探索,深入單字的原義,迫使對方承認自己的無知,因為知道了自己的無知之後,才算是真正認識自己,這樣才是最高的知識。當蘇格拉底回到德爾菲,喝了這泉水之後,後人便深信喝了這兒的泉水,也會像蘇格拉底一樣的辯才無礙、口若懸河。

 

   至於到底會不會真的口才變好,我是不知道,不過泉水很甘甜倒是真的,連當地人都專程開車拿著水桶來裝,看來這聖泉也還是有很大的魅力,或許真如傳聞所說的,喝了會讓口才變好,不免俗的,我也拿出寶特瓶裝了滿滿的2公升,才往前走向雅典娜聖地。

 

   穿過馬路可以看到道路下方的體育訓練場,只可惜除了圍起來的範圍可以清楚辨識之外,其他的只能憑空想像,再往右前方的半山腰走去,就可以到達雅典娜聖地遺跡。

 

   整個雅典娜神殿已經消失不見,僅剩巨大的基座石塊排列著,中央圓形的神龕本來是由20根多立克柱子所建立的圓形結構體,自西元前四世紀建立以來,是德爾菲聖地最具代表性的地標,現在僅剩三根柱子依舊屹立不倒,應該是有修復過吧!柱子呈現有如迷彩般的新舊色澤,其他散落一地的石塊大概是無從復原起,所幸讓它靜靜的躺在大地上。在2500年歲月的刻劃下,每一塊石頭都有著無法抹滅的痕跡,坐在坍塌的石塊上,想像著當時人們來尋求神諭、朝聖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應該是十分壯觀吧,我想。

 

   離開的時候,一群貌似高中生的外國學生,群聚在雅典娜神殿前,聽著前面帶隊人員的講解,是遠足?畢業旅行?還是校外教學?從講解人員些許的單字與手上的文獻看來,應該是在上西洋史,對於教育,我不得不說西方教育落實的太完善,課堂上以活潑的互動來啟發學生,課外更是帶領學生實地勘察,或許是有著廣大文藝歷史藝術的歐洲,因為交通的便利,可以很方便的到實地作課外教學,但是有些制度與方法卻也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我想起以往的歷史地理課,除了文字敘述之外,沒有一點點的圖像記憶,從學校畢業之後連一點概念也沒有,如今若是想了解這方面而要再去翻書,肯定是難事一件!

 

   回到德爾菲鎮吃了午餐之後,也已經快三點了,逛了一下德爾菲鎮,走到Pythia雕像旁,望著遠方山嵐飄邈、煙霧裊裊,陽光照射的閃閃發亮的帕納修斯山,映照在一片古神話色彩的神殿廢墟中,心中頗有感慨,這樣一個別具歷史意義與重要文化宗教信仰的遺址,自羅馬基督教化後逐漸沒落了十幾個世紀,直到18世紀末德爾菲遺跡豐富多樣的建築風貌問世,才讓古希臘凡事講究和諧秩序的美學思想,能呈現在世人眼前。

 

   搭車回到雅典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到Omonia區的超級市場採買了一下乾糧之後,便領了行李,走向伯羅奔尼薩火車站,往奧運的發源地、眾神的故鄉---奧林匹亞Olympia前進。

 

神話小故事

 

   德爾菲本來是由大地之母---該亞Gaia的孩子巨蛇Python所守護的聖地,遠在西元前16世紀的麥錫尼文明時期,就受到德爾菲人民虔誠的信仰崇拜。當阿波羅的老媽Leto女神逃過巨蛇Python的追殺生下阿波羅之後七個月大的小阿波羅便向火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us要來弓箭在聖地德爾菲把巨蛇幹掉。宙斯知道後勃然大怒,要他向德爾菲聖地賠罪,年少氣盛的阿波羅不願低頭,便到克里特島去洗滌罪孽,後來他重返奧林帕斯山,造訪大神Pan習得預言的能力,而成為德爾菲聖地的主人

 

   底比斯國王---拉提爾斯Latius受到神諭的警告假若讓他新生的孩子順利長大成人,他的王位跟性命將會不保,拉提爾斯便要下人將他的新生嬰兒帶去殺掉心生憐憫的下人不忍殺害便將嬰兒吊在樹上讓其自生自滅後來一位鄰國的牧人發現之後便帶回國去讓無子嗣的國王當作是親生孩子一般撫養長大並取名為---伊底帕斯Oedipus

 

   一日拉提爾斯前往德爾菲朝聖時途中遇到伊底帕斯這位國王的隨從因故與伊底帕斯爭吵了起來便殺掉了伊底帕斯的馬盛怒之下的伊底帕斯便把底比斯國王跟隨從給幹掉了不知情的伊底帕斯就這樣殺了自己的父親隨後底比斯城外出現了一隻女人面孔獅子身體長著翅膀的怪物---史芬克斯Sphinx專門出謎語考驗經過的底比斯人,若是猜不出來的便會被吃掉,伊底帕斯知道後便去挑戰牠解開了謎語除掉了怪物,於是底比斯的人民便推舉他為國王並迎娶了皇后---伊兒卡斯忒Jocasta,而這弒父娶母的罪孽卻沒有人知道,一直到底比斯城發生了溫疫與飢荒,請教了神諭之後,才讓這亂倫事件曝光,於是皇后伊兒卡斯忒自殺身亡伊底帕斯刺瞎了雙眼流浪到鄰國柯林斯牧羊終其一生,結束了悲慘的命運。

 

Info:

1.Bus Terminal BLiossion街上260有點難找在地鐵Attiki站附近的一條巷子裡面,往德爾菲的班車最早是7:30,費時約3小時,票價約11歐元。

2.YH大廳的佈告欄上會有德爾菲的套裝行程資訊,價錢視天數而定,也會有住宿的人貼紙條徵求遊伴,怕麻煩的人可以參加這種Local Tour或是跟人一起租車自行前往

3.阿波羅遺跡與德爾菲博物館的門票是一起發售的9歐元開放時間8阿波羅聖域Tues~Sun8:30am~15:00pmMon12:00pm~18:15pm博物館8:30am~18:00pm,持國際學生證門票半價,如果拿的是歐盟學生證,一律免費入場!位居下方的雅典娜遺跡全天候免費參觀

4.Castalian噴泉旁邊的聖水,水質乾淨、甘醇可口想讓口才變好的話多拿幾隻瓶子去裝吧

5.德爾菲鎮內有旅遊服務處,提供旅遊資訊,Mon~Fri7:30am~2:30pm餐廳的食物很道地也有平價旅館可以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