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與白的國度---希臘 < 22th Day 飛車驚魂記 >

藍與白的國度---希臘 < 22th Day 飛車驚魂記 >

22th Day        飛車驚魂記      2002.7.2  Tue

 

經過昨天的體能訓練,我今天可不想再重蹈覆轍,早早的出了門,買了早餐在公車出沒的地方一邊享用一邊等待著。

Meteora的公車九點準時開出,順著我昨天走過的路線一路往山上盤旋而去,早晨的陽光從層層的群峰中透射出來,與昨天的情景相比又有另一番風味,處在山中的Meteora真神奇,不同的時刻有著不同的景象,感動著造訪者的心境,淨化內心深處的靈魂。


車行約20分鐘後,Bus在昨天經過的停車場停了下來,Grand Meteora在晨光中散發出肅穆的氣息。這座位在海平面上約613公尺的修道院,擁有眺望色薩利平原最好的視野,也是最高的修道院,據說當雲霧飄邈縈繞群峰之時,會讓人產生騰雲駕霧的感覺,彷彿懸浮在半空中一樣。

這樣特殊的景點我卻無緣與它一見,只好往另一個修道院---Varlaam而去,往下走了約15分鐘,經過連接兩座石峰的橋,爬上了一段不算短的階梯之後,我進到了Varlaam修道院,只見入口處的幾位旅客正努力的套上長裙與衣袖,原來這是東正教禮節,進入院內的旅客不得著短褲與背心,女孩子一定要著長裙,所以到處可見下半身圍著一片裙的男男女女穿梭在修道院內

買了票進到內部後,會先經過一間石室,擺了幾張桌子跟椅子,旁邊的斗室內放置著幾個陶甕,再往前走去右邊有間房間,裡面放置著生活用具與一些器皿,牆壁上掛滿的有關Meteora的圖片,再往前可以看到籠子與迷你纜車,是用來運送物品的器具,所有教士們的生活必需品都是用這樣的升降方式運上山,由這些跡象不難看出當時修仕們生活的刻苦。走到另一邊,進入了禮拜堂,裡面佈滿壁畫與裝飾,我猜想應該是描述聖經裡的故事,窗戶上還有精美細緻的雕花,在光線的透射下,十分炫目。往外走到戶外的平台上,有座鐘塔與博物館,館內展覽陳列著許多宗教畫與教士的衣飾,還有原始的聖經手稿與微刻的十字架,當然還會有一些Meteora的週邊商品。走到欄杆邊,觸目所及是一片有著紅瓦屋頂建築點綴在其中的色薩利平原,由高處俯瞰下去,非常的壯觀,印證了所謂的數大便是美。


離開Varlamm之後,順著山路往下走去,約20分鐘後看到了分歧道,一條是今早撘公車上來的路,可以前往昨天經過的NikolaouRousanou修道院,經由Kastraki回到Kalambaka,另一條路是往 Agias TriadaAgias Stafanou修道院,之後可以繞過山頭回到Kalambaka,我思索了一下,不論走哪一邊勢必得放棄2座修道院,而基本上修道院大同小異,並沒有很強烈的慾望要逐一看完,所以我打算走另一條路,多看看Meteora的奇岩異石與具有拜占庭風格的修道院建築。

選定方向之後,我踏著輕快的步伐,伴著一路上的蟲鳴鳥叫,往Agias Stafanou修道院走去,過沒多久,路邊有座大岩石場,可以從高往下俯瞰整個NikolaouRousanou修道院,也可以仰望盤踞在石峰頂上的Grand MeteoraVarlaam修道院,視野非常良好,有那種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覺。走了快30分鐘,我也只看到Agias Stafanou還在遠遠的峰頂上,而到那之前我還得繞過一個大彎道,本來想先去距離比較近的Triada不過看到要先下山又爬階梯的情況,我想還是先繼續往前走,免的到時走不回來。就在我走了約3公尺之後,有輛露營車在我旁邊停了下來,一位約50多歲的伯伯搖下車窗,揮著手示意我上車,在我還沒來的及說出任何話的時候,親切的”Ciao”問候聲伴隨著一位老婦人的臉出現在車門後,直覺告訴我,我遇到好心的義大利人了,雖然他們不太說英文,我也不會說義大利話,可是從他們的臉上看的出來願意送我一程,沒多想,我就跳上了露營車,手指著我的目的地,放心的撘著這溫暖的順風車。緣分,真的很奇妙,當我在Mykonos費盡心思想撘便車時,偏偏沒幾輛出現,現在沒有撘便車的念頭時,順風車就出現了,原來,在希臘旅行,真的不需要刻意去尋找什麼,它總是會適時的出現,而人生,何嘗不是如此?

不善言語的老夫婦,豐富的肢體語言與笑容,溶化了語言的隔閡,帶走了旅途的疲勞。過沒多久,車子在Agias Stafanou修道院前停了下來,前方入口處早已經是人滿為患,下了車,老先生微笑著對我說:Take Care!我揮著手目送這對善良的老夫婦,祈求雅典娜女神保佑他們一路平安。

Agias Stafanou修道院是除了Rousanou之外的另一個女子修道院,其規模與名氣並不亞於Grand Meteora。院內似乎觀光化了一點,不僅具有修道院古色古香的禮拜堂、拜占庭式建築、中世紀教士修行的器皿,還有座小花園,而博物館內陳列著有關Meteora的事物以及販售一些紀念品,除了美麗的明信片,還有女教士手工製作的紡織品,當然最有看頭的,還是登高而下的色薩利平原美景,難怪連雅典學院藝術攝影的學生都會來Meteora創作拍攝。

避開了蜂擁的人潮,往回走到了Agias Triada修道院,在這座修道院底下就是Kalambaka,據說有條小路通往Kalambaka,既然要回去就順便參觀一下好了。走了約10分鐘的下坡路,來到了入口處,但是還得爬一段階梯才到的了修道院內,爬多高?不多,一百多階而已當我氣喘噓噓的到達終點時,一位黑衣長袍的東正教士笑吟吟站在入口處,發給每一位旅客小點心,那個模樣好像是穿黑色衣服的聖誕老公公我本來以為這些黑衣黑帽的修士們,都是不問世事,難以親近,沒想到與他們交談之後,才發現其實他們不僅涵養豐富,還很熱情呢!

Agias Triada修道院規模比較小,但是卻很傳統,應該是比較早期建立的一座,沒有前一座那樣的商業化,到處可見16世紀的古器皿文物,在戶外頂端的凸起處還有座像是樂器又像是警鐘的器具,大概是用來集合修士用的吧!雖然此區不大,也有點簡陋,不過卻可以看到最完整的Meteora景觀,也是最具修道院色彩的一座,連詹姆士龐德都來這邊出過外景,可見他有多麼不同。

我想人們如果要找尋修心與冥想的聖地,大概沒有一個地方比Meteora更理想,在這種登高望遠,近乎與世隔絕的孤峰上,俯瞰大地,仰望星辰,過著隱士的生活,現在大概沒幾個人做得到吧!打從西元三世紀開始,教會間就流行著這樣的「隱修制度」,信徒以苦身修行為宗旨,而遺世獨居為其最大特徵,因此才會在這些石峰頂上建立修道院,培育神職人員,進行神學研究與收藏宗教文物中心。在全盛時期的Meteora有著24座修道院,直到16世紀之後就慢慢衰弱,許多具有特殊建築與裝飾的修道院漸漸失修,現在僅有六座對外開放,每一座修道院開放的時間與日子都不相同,而令人詫異的是,每一座修道院都以無法解釋的神秘力量牢固的與石峰頂相結合,就像是從石峰的頂端長出來一樣,十分的不可思議。

 

離開修道院走回Kalambaka之後,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算了算,從早上到現在,我走了五個多小時,再次的破紀錄,真慶幸有國軍提供訓練體能的環境,這大概是當兵唯一可以安慰的地方…^^

回到市中心吃了午餐,在公車站打聽了一下往Delphi的班車,還真是輾轉崎嶇啊!連最簡單的坐車到Trikala再換車到Delphi也要將近6個小時,而且一個禮拜只有兩班,都不是今天,其他的都得換2次車以上,時間也都是超過五個小時,而現在去那邊也天黑了,還得找旅館,想想還是先回雅典好好睡一覺,明天再坐直達車到Delphi

山區的天氣還真是陰晴不定,午後突來的雷陣雨,似是歡送我離去的惜別禮,同樣的時刻,同樣的一場雨,來去不同的心境,再一次,我感受到雨後Meteora清爽的氣息。


回住處領了行李走到火車站,買了票後,走進了連柵欄都沒有的月台,等候著一個小時之後的火車進站。過了30分鐘,一男一女背著樂器走進月台,看他們的裝扮像是街頭藝人,除了一個大背包就是一把樂器。嗯,看來背著吉他浪跡天涯似乎也是挺不錯的。只見兩個人正交頭接耳不知在說啥,此時背吉它的女孩看見我,立即走過來問我:「Do you have the ticket to Athens?」
YupWhat’s the matter?」我問她。
Really?!But they said the train won’t get in…」她一臉疑惑的表情。
Why notI have the ticket…」我也一頭霧水。
I am not sureit’s seemed like something wrong with the train…」看來她也無法理解希臘話。

這時另一個往雅典的女學生也湊過來說他買不到票,因為火車在前面出了一點問題,將不進站。哇勒!此事非同小可,不進站我怎麼回雅典?我趕忙到站長室問了一下,結果是火車真的不進來,因為鐵軌!@#%*%....後面一長串的希臘文,我聽不懂,不過他們說已經想辦法了,要我不要急!我的天哪!臨時發生這種事,大概只有掃地僧會臨危不亂的繼續掃地吧!

本來我想把票退了去坐Bus,但是售票口居然沒有半個人坐鎮,既然票退不得,我也只好繼續等下去,心中暗自祈禱這只是一場鬧劇。回到月台邊,那兩位從加拿大來的街頭藝人已經不慌不忙的演奏起來,像是沒發生過事情一樣,據他們形容每次的自助旅行都會以這樣的方式在旅途中籌措旅費,玩夠了再回家去,還真是灑脫,真希望我也有那麼一天能在異國的城市裡賣弄技藝,籌措旅費,浪跡天涯。

過了15分鐘後,還是沒有火車的消息, 我再次的跑到外面問了工作人員,只見他不慌不忙的回答:QuicklyQuickly!我正納悶著他是不是在呼嚨我,過了約一分鐘後,有兩輛計程車從對面車道急轉彎駛了過來,站務人員隨即打開車門以及後車廂,要我把行李丟進去並上車,在我還沒來的及搞清楚狀況前,連同我買了票的六個人,已經分批被塞進了計程車裡,一路揚長而去,對這一切感到莫名其妙的我,只看到站務人員跟那三位沒買到車票的旅客,在車子的後照鏡中對我揮著手

What’s the matter?」我不明所以的問著車中其他三位當地人,只見司機慢條斯理的回答:火車站出了點問題,現在要趕在到火車離開前一站之前,把我們六個旅客送上車。從他的樣子看來不像是在開玩笑,但是神情卻很輕鬆,一點也沒有著急的樣子。我打量了一下司機老大,理光頭,帶個墨鏡,咬支牙籤,樣子像極了閃靈殺手中的大光頭,他們三個人越談越起勁,還很開心的樣子,坐在後座的我,看著時速表與價目表很有規律地跳動著,直讓我感到冷汗直流,一方面是因為車速越來越快,衝破100 mile,一方面是怕到時要Share車資時,無力繳付。


在地廣人稀的土地上飆快車是很刺激的一件事,特別又是在特殊情況下得以通融的時候,奇怪的是,明明都已經趕時間飆到超速了,他司機老兄居然還停下來等紅燈,而且左右車道都沒來車,竟然還等到綠燈亮才又飆上路,希臘人的守法的還真另類!不過好景不常,還是因為超速被路邊的警察攔了下來,只見閃靈飆手機哩瓜啦的對警察先生說明了原因,帥氣的警察哥哥檢查了一下我的護照才放我們離開,一直到30分鐘後,車子才飆進了轉車站---Paleofarsalos。走進月台時,閃靈飆手還笑嘻嘻的對我喊道:HeyMy friendHave a nice trip!我苦笑的對他揮著手,感謝他一路上刺激的旅程,想當然爾,此趟免費的飛車追逐戰,令我終身難忘!

5分鐘後,火車進站了,而我也順利的搭著IC列車返回雅典。IC列車果然比較高級一點,不僅有冷氣也比較快,比之前來時的舒服多了。回到雅典時也已經快10點,趕到YH時還好有空床位,馬上拿出在國內辦的YH卡辦理Check in,拿了20幾天的YH卡,現在終於派上用場。櫃檯的老先生很可愛,有著羅賓威廉斯般的和藹笑容,還會對來住宿的青年朋友開開小玩笑,蠻有趣的一個人。

進到房間,發現已經有三個室友住了進來,卻只見其物不見其人,想必是出去逛街了吧!放好行李、盥洗完之後,本來想到Plaka區逛逛的,只是實在太累了,明天還要早起趕Bus,只好在窗戶邊欣賞一下夜晚衛城上的帕德嫩神殿。

有著 2500年歷史的雅典衛城,在澄橘色的燈光下,閃耀著神聖的光輝。

我躺在衛城底下的一個角落,在雅典娜女神豐厚的羽翼下,沉沉睡去

 

Info:

1.Meteora的公車一天只有兩班,Am9:00與Pm15:00,在有咖啡座噴泉的廣場邊等,車子會沿途載客,直接開往最高的Grand Meteora,旅客要到其他的修道院得從Grand Meteora自行前往。

2.Meteora目前有6座修道院開放,門票均為2歐元,每座開放的日子時間都不同,前往時須打聽清楚,Grand Meteora 禮拜二休館,Am9:00~Pm13:00,Pm15:00~Pm18:00,閉館前30分鐘不開放入場。

3.進入修道院須注意服裝儀容,男生不得著背心短褲,女生須穿長裙,若是服裝不合格,入口處會發長裙、袖子,得套上才能進去。院內的禮拜堂內幾乎都不能照相,想偷拍的記得別打閃光燈,被抓到很丟臉!

4.Bus站在出火車站左轉直走到轉彎處右邊的路上,在門口跟站內的牆壁上會貼滿到各個目的地的時刻表,到各知名地點都要換車,沒有比火車省時方便。

5.雅典的YH在Omonia廣場附近,Victor Hugo路16號,在電信局後面第二條街裡,是雅典唯一官方的Youth Hostel,須辦YH証才能住,可以當場臨時補辦。四人房,一晚8.37歐元,入住時櫃檯會發給乾淨的床單與枕頭套,須自己舖上,有提供置物櫃但是得自備鎖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