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行腳�上善若水之東西方療癒建築

人的一生當中,生之事,固然令人欣喜,但面臨著死別,尤其是悲慟的歷史紀事,怎麼才能在紀念追憶的同時,得到心靈上的撫慰,往往是紀念館建築在考量乘載「實」的使用機能之外,更須深究的「虛」功能-情感上的負載。

而記述傷慟的方式,在建築物的詮釋上,卻又因為民族性與事件給予人們情節糾葛的程度不同,有著或動或靜的分別表現。以宜蘭縣二二八紀念物與911紀念公園(911 Memorial),即是各自一東一西文化蘊底之下各自以水為主題的公共建築物詮釋。

以淺水、尖角的礫石作為開場白,建築師簡學義在二二八紀念物一作中將淺水波紋下隱藏但確在的尖石礫,用來比喻人們因二二八事件選擇小心翼翼地將之深埋心底,卻又怎麼樣都掩蓋不了的情感牽連,潛進地面層之下展館的路徑,似乎也作出同樣的呼應,同時,透過數個通往地面層的開口,過道之間產生出更多由暗到亮、亮到暗的光影潛變,光線變化間,淺水緩緩順著牆面洩入,襯在裱板文字記述的背後,靜謐到只剩下水聲、腳步聲、心跳聲之際,一字一句默念著這些紀錄與說明,心頭不免一揪卻又有種釋然的感懷。

我想,那應是因為「水」的關係所致!是的,是水!因為水是一種洗滌、是潔淨、是宣洩、是鏡射,也是一種流逝與沖刷,在日本庭園造景藝術中,甚至有著常保11公分高淺水池泉的哲理,隱喻對於世事萬物無不時時謹慎行事的意涵。然而在小心謹慎的不表露的地面層之下,順著牆洩落地下一樓,反而更說明了這個空間足以如同容器一樣,盛裝起悲傷,並在緩緩溢出的那一刻找到自然成渠,足以洩流或蒸融消散的脈絡跟方向。

說到西方的建築師裡,最擅將傷慟主題轉達成作品的代表人物,理應是丹尼爾.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不論柏林猶太博物館和德國柏林波茨坦廣場重建計畫、丹麥哥本哈根猶太博物館、加拿大多倫多猶太戰爭軍人紀念碑、英國曼徹斯特皇家戰爭博物館皆是出自他之手。

不過,相當可惜的是,原本由他競圖獲選的美國紐約世貿中心遺址「自由之塔」(Freedom Tower)重建計畫,有鑒於內部安全結構評估,最終由另外一位建築師David M. Childs(SOM 建築師事務所合夥人)接手,而李伯斯金最終則贏得世貿雙塔遺址(WTC) 基地主規劃師之名,不過雙塔的原址,這個如今不再重建任何建築物,而採取種植白楊樹逾400株,圍繞在南北兩大瀑布水池,成為911紀念公園,這樣的作法無非就是要讓同等於兩棟雙子星大樓面積的陷落水池,傳達出消逝的缺憾。

水池的周邊則以銅版刻蝕出所有受害人名字,當水流如瀑布般自銅版下方兩段式奔流沖洩入時,希望也能因此替圍繞在水池邊悼念往者的每一個人沖淡掉心頭的衝擊與憂傷,而內層較小方洞外圍所造成靜置的淺池,則供作沉澱,好讓水流落入方洞底層之後,得以過濾且再次幫浦抽回上層造成循環。這座公園頗具象徵性的就在災難的10周年9月11日開放,而幾經爭議與波折的世貿大樓一號塔(舊稱的Freedom Tower-自由塔)與介於兩座水池中央的博物館,預計要到2012年後才有機會完工開放。

【延伸資訊】宜蘭縣二二八紀念物地址:宜蘭市中山路一段755號(宜蘭運動公園內)電話:03-9254034

911紀念博物館預覽點地址:曼哈坦維西街(Vesey St.)20號網址:911memorial.org

圖說:紀念公園內南北兩大池子的所在位置即是當時雙子星大樓的位置。(Lower Manhattan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