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七月的沙巴小遊(上)


  最便宜的機票

一開始會選定沙巴為這次旅行的目標,不是因為聽說這個地方有多好玩,而只是因為所有的飛機航班當中,就數亞洲航空從臺北飛亞庇的機票最便宜,原本機票加稅,加訂兩餐的機上餐點 ,再將手提行李改成15KGBAGGAGE,(怕萬一不小心必須買太多伴手禮),花費大約五千八百多。
開始認識沙巴-一本詳盡的導覽書,一個好的部落格
老實講,我是訂了機票後,才開始想辦法認識沙巴這個地方,還好後來有買到一本專門介紹沙巴的導覽書”沙巴砂勞越-與自然同行“(→),這本書介紹沙巴的各個景點詳細清楚,看得人心動不

已,讀了本書之後,我的心頭篤定了些,並對沙巴愈來愈有好感。後來我又經由“背包客棧“找到了一個很讚的部落格-“”---作者用
最省錢的方式走了近兩月的沙巴行程,在網站上鉅細靡遺的把交通,住宿,飲食,景點都交待得清清楚楚,找到這個部落格並詳細拜讀後,更讓我對沙巴“心生嚮往“。
訂亞庇到斗湖的機票,再準備轉車到仙本那
距離出航的時間愈來愈近,人也愈來愈焦燥不安,儘管看了些資料,也知道沙巴的人都非常NICE,但還是有些微的緊張,畢竟這是一個我沒有踏上過的國度。
書上有提到,沙巴是個適合玩水的地方,尤其是格友DEBU也極力向我推薦仙本那(請參考http://blog.yam.com/shousoi/article/20047921),所以我又訂了從亞庇到斗湖的機票,再準備由斗湖轉車到仙本那,但轉車接駁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這次沙巴的七天之旅,如果扣掉大約一天的航行時間,根本只能玩到五天多,真怕時間不夠。
行李瘦身大作戰
一開始,還是很希望自己能像背包客一樣,只背兩個大包包就上路,可是想到要背著兩個大包包東奔西跑,實在有點辛苦,於是改成一個小包包及小行李箱(唉!我又當不成背包客了),不過要帶的東西比原本想像的還要多,本來還想改用大一點的行李箱,但不行,就算不能像一個完完全全的背包客,至少半套的裝備要有背包客的丰采嘛!所以我又努力的減少了一些行李,像我最想帶的小錄影機及三腳架,就是犧牲的部份之二,行李箱因此從中型行李箱,改成小型行李箱。小背包與小行李箱混合,終於有“半點”背包客的調調了(不過最重要的太陽眼鏡竟然忘記帶!)。
九點五十的飛機,我從住的地點六點十五分出發,到中正機場,已近九點(這就轉車轉來轉去的缺點),雖然即時CHECK IN,但還是嚇死人了。
抵達沙巴
下午一點多,我終於到了亞庇機場,雖然說,在飛機上已經吃了預訂的雞肉飯,但沒有吃飽的我仍跑到二樓的餐飲區,吃了很好吃
,像是墨西哥雞肉捲的東西,不過.......這一餐並不便宜,花了我大約臺幣一百三左右的錢。

在肯德基吃東西時,我拿了小筆電出來試試,沒想到竟可以上網,往後的日子裏,我才發現,儘管只是小吃店,也有不少的店家會提供無線上網與電力,所以說:“沙巴,妳真是太方便了!”
往巿區的十六號公車在哪裏?
別人的經驗談告訴我,出了機場大門口直走,直到叉路口的紅綠燈處,再右轉,就可以看到公車站牌,十六號(或十六A公車)公車大約每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就會出現,然後就可以載人到旺旺山公車總站。到了旺旺公車總站,再轉巿內公車到巿中心去。結果我與一對白人情侶一同等了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公車出現,情侶倆決定碰碰運氣,往巿中心走去,看看會不會有其它的際遇?而我也在不想浪費時間的狀況下,跟著他們的腳步走下去。

我沿著大馬路往巿區方向走,你如果問我,我怎麼知道哪裏是巿區呢?老實說我也不確定,在走的過程當中,有時候會擔心走錯方向,以致“漸行漸遠“,所以又會隨時停下來,仔細看看地圖,然後再猶疑未定的繼續走下去。我走到了一家超巿前面的公車站牌,等了將近半個小時,等到的公車,車車爆滿,最後我受不了,花了十五元馬幣,搭計程車到我預訂的背包客棧。
管理不錯的KINANALU BACKPACKERS LODGE
我訂的客棧,叫作“KINANALU BACKPACKERS LODGE“,地點原本是破舊的房子,被整理後,塗上橘色的油漆,感覺非常有精神,正與隔壁未整理的同樣建築形成強烈對比。客棧裏的空間雖然不大,但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唯一的小缺點就是洗澡時,水壓不足,洗得有點辛苦。這家客棧的櫃枱雖然比一般客棧,飯店的櫃枱小很多-只有一張小小,處理事物的桌子,但因為服務人員的親切與認真態度,因而讓這小小的桌子呈現出一種“服務很專業”的感覺,而不會讓人覺得寒酸。
在我住的這段時間內,第一天接待人員的麗絲有問必答,還熱心幫我處理了稍早訂房間時的“懸案”-之前我有訂一處客棧,但不知道怎麼回事,卻莫名其妙的連到我不知道怎麼處理的預訂系統,在我亂輸入資料一通之後,結果收到一封莫名其妙的電子信件,內容看得我一頭霧水,不知是否該重新訂一次?但也許是冥冥之中命中註定的,最後,更幸運的事就發生了。
小小雨絲中逛亞庇
到亞庇巿中心時,天氣不算很好,還飄下了毛毛細雨,不過這種天氣正是逛街最棒時機。我先在 KINANALU BACKPACKERS LODGE小睡了一下,然後就在附近繞繞。我第一個繞的地方是剛開幕不久的SURIA SABAH ,進去時,裏面冷冷清清的,讓我以為已經要打洋了,問了裏面的服務人員,才知道十點才是休息的時間,可是大約八點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少的店家慢慢的收拾店面。SURIA SABAH裏,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沙巴真不是一個以”SHOPPING“為主的都巿!“。
個人覺得沙巴店家賣的東西還不錯,但更重要的是,價格是實實在在的,這表示亞庇是一個可以大肆購買東西的“密秘基地“。
熱鬧卻不喧囂的加雅街
加雅街是亞庇很舒服的一條街道,上面有林蔭,有飲食店,有一些具有歷史背景的餐廳及飯店,在在讓亞庇顯現著一種“老派士紳”的餘韻,因為這種老紳士氣質,所以我就更忍不住愛上了亞庇這個都巿。
到亞庇一定要嘗嘗當地著名的肉骨茶-佑記肉骨茶
到亞庇前,就有朋友建議我一定要嘗嘗當地的肉骨茶,老實講,在臺灣時候,我對肉骨茶這種美食沒什麼興趣,至少買泡麵時,就從沒買過肉骨茶口味的,但既然來到東南亞-肉骨茶的故鄉,那麼不給它一個機會,就太可惜了。
在亞庇最著名的加雅街上,飲食店到處都是,各有特色。之前有提到,在沙巴,有插座及無線上網的餐飲店到處都是,像“馮業”,是街上生意非常興隆的一家店面,裏面賣有各種小吃,糕餅,飲料也多元,最特殊的是一種加了美祿,咖啡,奶茶的飲料,味道頗耐人尋味。馮業沒有空調,卻有WIFY,與電器插座供人使用,可惜這裏的WIFY系統與我的小筆電不對調,所以沒有上網成功。
除了馮業,我還試吃了一定要吃的“佑記”肉骨茶,這家肉骨茶在我的旅遊指南當中有提到,
一嘗果然好吃,不過與我想像的有所出入,本來以為所謂的肉骨茶一定是滿滿的一碗:有麵,有肉骨茶的“東東”,但上菜後,才發現那純粹是我個人的想像。在佑記裏,我知道了所謂的肉骨茶,是一碟碟的菜色所構成的:一小壺的茶,一小碟油豆腐,一碟排骨,一小碗湯,當然囉!還有一碗“飯”。在臺灣的時候,我一直以為只有“肉骨茶麵“,但到了亞庇,我才發現這裏只有飯沒有麵。
本來要到PULAU SAPI (沙比島)卻坐到往PULAU MANUKAN(曼奴干島)
既然我的旅行一定要有因為“玩水”而“脱衣”的行程,所以按照旅行指南,我決定往東姑阿都拉曼海洋公園一遊。為到海洋公園一遊,所以我先走路到
JESSELTON POINT搭船(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近)。因為有背包客棧給的優惠券,所以船票十七元,稅六元,到了公園時,又要交環境保護費十元,折合臺幣要三百三到三百四上下,還真是不便宜。
櫃枱人員問我,要到哪一個島,我本來中意的是沙比島,因為書上寫說這邊的魚最多,不過,我突然忘記要去的島名字叫什麼,只好說:
“想去可看最多魚的“那個島”!"
服務人員就建議我到曼奴干島。
搭上快艇,船往海裏直飇,因為速度快,所以船底撞擊水面的衝擊力,就像是打到水泥地一樣具有震撼力--這大概是我目前搭過,跑得最快的船吧?如果精神狀況不好,肯定暈船。
到達曼奴干島上,看見島上特有的水底電單車,才發現選錯了島,因為指南有提到這不是沙比島上會有的設備,但既來之,則安之,我也只能好好的給它玩下去了。
島上有一些基本的淋浴設施,但在淋浴與如廁之前,要走一小段路。
到了海邊,我愉快的寬衣解帶,然後就帶著我的面鏡呼吸管 下海。在海底,先看到的是水中沙灘,再來是大量死去的珊瑚。看到海底大量的死珊瑚讓我覺得非常SHOCK!這我想起小時候在菜巿場的宰雞場看到大量的雞隻內臓,被丢棄在一旁的情景,老實說,我看了非常不舒服,如今整片的珊瑚,給我的感覺也是一樣的不愉快感受。
雖然死珊瑚讓我看了不舒服又痛心,但在更深處,還是看得到好看的景致,這裏還有漂亮旳小丑魚呢!
相機的慘劇-不能防水的防水相機,不能防水的防水SD
在拍攝水中景觀的當下,感覺相機上的螢幕怪怪的,影像有點晃動的感覺,再接著預視螢幕上的影像消失了,我趕緊離開海,不過相機已經註定毁了,這臺物美價廉的相機,陪我還不到一年啊!從一開始因為不熟悉介面,到現在的操作自如,它一直讓我有種買到“便宜的好貨“的成就感,但現在卻毁了,真是傷心。相機會毁損,大概的原因在於這部相機被我摔過兩次,第一次在是新加坡發生的,相機掉落的當時,只覺得撞擊得“鏘鏮有力”,拿起來檢視,除了金屬瞉外有凹處外,功能一切正常,但回臺灣一段時間後,硬瞉開始鬆開,於是被我送去維修。記得前一臺SANYO防水相機送回維修時,店家跟我說,相機的防水功能將會喪失,我想我的這一臺相機大概也是因為這個緣故才無法防水的,加上再一次的摔撞,防水功能難免受影響,之前就有發現相機裏面會有水氣的存在,能撐這麼久才壞,真是不容易,讓人忍不住想對它說:“這些日子以來,辛苦了!‘
因為早就對這相機有點擔心,所以特意將另外一臺小攝影機裏的“防水
SD卡”,給換過來,沒想到這次的災難,連SD卡也毁損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心底直覺得無奈。
被蚊子攻擊用妙方止癢:用原子筆畫圈圈
相機壞了,我有點茫然,有考慮是不是該在亞庇買新相機,不然這個假期就只能求助手機的相機功能了。不過在這裏買相機,有保固上的問題,萬一相機有問題的話,可以在臺灣維修嗎?
相機壞了,既是無法挽回的局勢,但既然是渡假當中,我還是必須保持好心情,所以我又到海裏遊玩了一會兒,正好看到了兩窩很可愛的小丑魚,可惜沒有相機可拍,真是太遺憾了。
曼奴干島上,有兩個小木屋風格的飯店,木屋與木屋之間,是以木製階梯來聯結,木梯環繞島上小丘,頗有“曲徑通幽”的興味,不過這地方蚊子很多,像我本來沒注意蚊蟲的問題,但是眼睛一瞄,竟發現手臂上竟停了好多隻蚊子,當場嚇得我揮手擊斃五六隻。
蚊子被打死後,手臂開始發癢,於是我想起一位阿姨的偏方-用原子筆把被叮咬的地方圈起來,可以紓緩不舒服的情形。照理講,這些被蚊子咬地方上面會出現疱疱,並持續癢一段時間,但當我從島上回到KK(亞庇的簡稱)時,手臂不但不癢,而且沒有遺留任何“痕跡吔!用原子筆來止癢,真是絕佳妙方。

在馬來西亞換馬幣,匯率真的比在臺灣換好“很多“!
從曼奴干島上回來後,我到附近的WISMA MERDEKA購物廣場繞繞,這個購物中心人氣顯然比SURIA SABAH熱絡很多。會到這個商場,主要的目的是要來換馬幣,可以確定的是,在馬來西亞換馬幣,匯率真的比在臺灣換好很多,這一點旅遊指南及“闖”這個部落格都有提到,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先在臺灣用將近一萬臺幣換了九百卅馬幣,但在這裏,我只用了五千元臺幣,就換到五百一十元的馬幣,真是“差很大”!
KKSQUARE 可以買到便宜很多的GSHOCK

逛了
WISMA MERDEKA,接著我又跑到了KKSQUARE ,這也是一個還滿熱鬧的購物中心,一樓有些電子產品的專賣店,我先看了一家鐘表店,裏面有賣我一直想買的CASIO G SHOCK系烈表,之前我中意的是黄色“賽車款”的手表,可是當我在臺灣的光南批發看到實物時,卻有點小失望,外圈亮黄,內部暗黑,加上表面太大,會造成中間凹陷的錯覺,這讓我想起波絲貓的凹臉,也讓我想起蛋撻,在烏石港看到有老外配載過,感覺只是SO SO,所以我就沒有買。這次在KKSQUARE的鐘表店,我看到了幾款太陽能系列,當中一款黄色的表,雖然不是我喜歡的指針款,但因為是我喜歡的顏色,所以就詢問了價錢-原價三百五十馬幣左右,打折之後二百九十六馬幣,穆斯林店員小姐同意我刷卡不用多付百分之三的費用,讓我還滿心動的,不過我說我要考慮看看。後來等我再回來要購買時,店家已經關了沒有買到手表,我有點遺憾。
緣薄的新相機

除了看手表,另一個主要目的是“買相機”。在
KKSQUARE裏,看到最便宜的相機是NIKONL21,因為保固的問題,讓我好生猶豫,不過經店家打電話詢問後,得到“只要拿到臺灣的專門維修站,應該都沒問題!“店老閭還特意跟我說,這款相機目前為止,還沒聽說有什麼問題呢?聽了這話,我心安多了(但千料萬想,也想不到我的破壞強到令人咋舌,那個“意外”稍後待續!),我不知道這款相機的好壞,但因為急著要用,加上它老闆很誠意的說,刷卡不用付額外的費用,所以我就買了。
回到客棧,上網查了一下,發現
NIKON L21的風評還不錯,而這我買了馬幣299元,也沒比在臺灣買的貴,所以還滿開心的,至少我不用擔心這幾天沒相機可用了(才怪!)
意外訂到
SINGAMATA這個“平價”“一級棒“的海上屋!

在亞庇的最後一天,還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去買我的
CASIO GSHOCK。出門的時候,跟櫃枱的袁小姐聊了一下。袁小姐曾在臺灣修"教育"學程,回來沙巴後也從事教育工作,但因為後來男友開了這家背包客棧,所以她乾脆辭掉辛苦的教育工作來幫忙。
袁小姐問我下一個行程,及預住的地方,於是我跟她說自己訂不到
SINGAMATA的遺憾,於是袁小姐很熱心的幫我聯絡了SINGAMATAVIKI,沒想到竟預訂成功了,這讓我真的好開心喔!
往仙本那(SEMPORNA)出發
離開亞庇的時候,我感覺有點可惜,因為對馬來西亞不了解,不知道這個國家是否真的跟書上寫的一樣好玩,所以我在沙巴只停留七天,亞庇先佔前兩天,等回臺灣前,又留一夜。這兩天以來跟亞庇的“相處“,讓我覺得不滿足,還想輕鬆鬆的在亞庇閒晃兩天呢!還沒到過附近的動物園,清真寺!還有著名的容丹亞路海灘啊!看來這一切只能等我回程時,再走馬看花的看一下吧?
通往仙本那,附近的唯一機場-斗湖機場(TAWAU
十二點廿分的飛機,我十點四十五分出發,袁小姐幫我叫車,基本費用是廿五馬幣,這是他們客棧叫車的基本價格,但後來我新認識的臺灣朋友告訴我,他們客棧到機場的基本費用是卅馬幣。呵,差不多的距離,卻教有人高興、有人傷心。
搭車到機場,又趁著這個機會快速上網,與臺灣的朋友們互動。我的沙巴之行,是個寂寞的旅行,但因為有天涯若比鄰的網路,讓人覺得與臺灣的距離一點都不遠。
沒有從斗湖機場直達仙本那的公車?
到了斗湖機場,開始找到斗湖巿的公車,因為“闖”部落格有提到,到仙本那,要先到斗湖巿區,再轉乘其路綫的公車到仙本那,看時間表,就覺得是一個“漫長的抗戰“!所以我有心理準備:要花個四五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
在機場的旅客服務中心詢問一下公車怎麼坐,這時候兩個中年婦女的英國背包客克麗斯丁
,阿妮,也跑來問我到仙本那要怎麼走?我告訴了她們我所知道的,接著我們決定一起分擔計程車資:95塊馬幣,每人付32元。
克麗斯丁與阿妮很有趣,只憑著一股傻勁,在沙巴到處跑,她們搭了亞洲航空,花了十三個小時來到亞洲。
因為帶了幾本書,所以也就不會覺得搭飛機很無聊!“
我問她們晚上要住哪裏?結果她們表示“不知道!”,於是我跟她們說,我訂的地方還 不錯,也許可以考慮一下。
SINGAMATA兩人房特價一百元 通舖特價50元(包括三餐)
到了港口附近,看到了另一家
,原本在我訂不到SINGAMATA時,做為第二選擇的背包客棧,還好當下的我有更棒的住處。SINGAMATA在港口的接待處並不起眼,老實說,如果不是有事先做功課的話,大概很難相信,他們提供的是一個在海中央的平價天堂,而我一定會因為這個平凡的接待處 ,而對SINGAMATA感到懷疑--這該不是個騙局吧?這種價格的地方,怎麼可能提供多好的品質?
在我走進接待處不久後,克麗斯丁和阿妮就跟著走進來了,接待我們的是VIKI小姐,會講中文,說話乾淨俐落-就跟回我EMAIL時一樣,回了我一封“通舖住滿了!“的信件後,任我再寄幾封信,也不再回我的詢問。克麗斯汀笑著說,因為我向她們兩個推薦SINGAMATA,而讓SINGAMATA又多做了一筆生意,所以我應該要有優惠吧?結果VIKI也幽默的回答,優待是沒有,但可以請我喝啤酒。
VIKI
跟我說,這個時段通舖的牀位特價50馬幣,包括三餐,可是如果住雙人房的話,可以給我一天一百馬幣的特價,更何況通舖還有四個外國人呢!(奇怪?不是住滿了嗎?)一如大家了解的我--害羞內向,所以最後,我當然是選了雙人房。(平時房價與聯絡方式請到
http://www.singamata.com/查詢)
入住前,
VIKI又跟我們收了10馬幣的環境保護費,這是馬國各個公園好像都會收取的費用。
要到海上屋,我們必須等五點半的小艇,所以我先到附近用餐,並到處繞繞。港口附近還有一個“龍門客棧”,是當地傳統的建築造型-長屋,不過這些房子給我一種“庭院深深“的感覺,加上部落客分享過在這裏住宿的不愉快經驗,所以我草草看了一下,就離開。

 
我到附近的馬來西亞小餐館吃了午餐,這個小餐館也不錯,還可以上網。在網路上,我利用臉書及PLURK跟大家報告行程,大約快要五點的時候,我就趕回SINGAMATA的接待處因為我怕自己記錯時間,錯過船班,搞得最後只能自己一個人在港口掉眼淚、打地舖。
回到了接待處,確定出發的時間是五點半,所以沒事做又有冷氣吹的狀況下,我開始畫起漫畫,這就是懂得塗鴉的人,最棒的地方,總是可以隨時隨地的畫畫,一旁的VIKI則好奇的看著我畫畫......。
一段時間後,克麗斯汀與阿妮也回來了,真的到了五點半,我們就往港口出發。不過上了船後,VIKI發現少帶了一位員工,所以又延宕了老半天,人員到齊後,向我們的海上目標前進


好美的水上屋

海路上,微風輕吹,我、克麗斯汀、阿妮,三人六目相望,心情好的很。慢慢的,我們的海上小屋在眼前出現了,感覺真是漂亮!而住在這漂亮的小屋,所花的費用,更只能用”物超所值”來形容。

終於到了我們這幾天要住的海中小屋,這裏的小屋真的立在海上。沒有陸地,屋子的基礎就打在比較淺的礁石上。我的小房間雖然沒有電視,沒有網路,但前後都是海,海水的顏色藍綠交錯,這就是最豪奢的顏色;與海洋的接觸零距離,正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豪華”配備。
SINGAMATA時,正是傍晚時刻,夕陽的光彩照在海面上,與海水的藍,遠山的綠,交雜成一派金碧輝煌。

SINGAMATA的工作人員,打理我們的房間時,我與克麗斯汀,阿妮三人坐在開放式吧枱上,等待CHECK IN ,只見克麗斯汀與阿妮,靜靜的沐浴在夕陽餘輝中,不停的傻笑。而我也因為做了"對"的推薦而志得意滿。
人生中,最“短命”的相機
因為景色太美,氣氛太優,我決定拿出相機,拍下自己在SINGAMATA的“倩影”,以證明曾“到此一遊。我開始取景,東拍拍,西照照,最後,還選定了一個最完美的角度,把相機放在隔開開放式吧枱與海域的欄杆上。我戰戰兢兢的把相機擺好,欄杆寬度雖然不大,但放置相機仍是綽綽有餘。
正當我把設備擺好,並“巧笑倩兮“的露齒微笑時,突然聽到東西掉落地面的聲音,轉身一看,原來是放在板凳上的小包包掉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我轉身的力道過大,震動了欄杆,還是怎麼樣?再回頭時,只看到我才買了一天多的NIKON L21相機,正以背跳式躍入海中,當時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呆呆的望著這相機噗通的掉進海中,其他人也跟我一樣,呆若木雞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接著一位老先生回神最快,要我趕快下水去撿,也許相機還有救。老先生這個建議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才好,當時我穿著背心,著牛仔褲,難不成要這身打扮下水?很多人會溺斃,就是因為穿了不合適的服裝下水,才遭逢劫難,但時間急迫,不容我有太多時間思考,本來想要只穿內褲下水,但不好意思的狀況下,只好硬著頭皮穿牛仔褲下海了。還好我的自由式,一向不太動到腳,所以牛仔褲沒有造成我多大的困擾。我裸視入海,看不清水中狀況,但仍僥悻,迅速的拾回相機,然後老先生要求VIKI拿來一碗公的米,並要我把相機埋在米中,並要求我,四十八小時內,儘量不要讓泡水的相機開機,他的這番話讓我想起了以前武俠小說中的電影中的對白:
切記,八個時辰之內,絕對不能使用武功,否則將導致走火入魔(或"前功盡棄")!“

呵呵呵!這表示,這二天,我將沒有相機可以為旅行做記錄了(堅強微笑,然後轉頭掉淚。),真是可惜,老先生笑著說,也許是老天爺要我好好的玩,別再花心思在拍照這檔事上面了。

往後的日子裏,我只能依靠自己的手機的照相功能,把每個美好的時刻,記錄下來了。

可愛的菲律賓服務生
SINGAMATA裏,接待我們的是一羣可愛的菲律賓人,其中一位叫“珊”的女孩最有趣。一開始我就知道珊是一個女孩,但後來我卻懷疑了,因為很多時候,珊的動作舉止都很像個男孩子,像跟人說話的時候,珊會很習慣性的拍拍別人的肩膀,待人就像哥兒們一樣。珊還三不五時的刁著一根菸,大搖大擺的走來走去。有一次珊還很熱情的教我一些東西的英文名字:
學不會沒關係,像我自己平時都說英文的,看到這些東東,剛開始,我也不知道怎麼稱它們!”
說完後,又拍拍我的肩膀。看看珊的濃眉大眼,想像她如果是個男孩子的話,應該會是個很帥氣的帥哥吧?
我是浮潛之行的VIP?
到仙打那,當然一定要玩水,不過如果要潛水的話,以我去年拿到OPEN WATER的證件後,就沒有再潛水過的狀況看來,VIKI說,要再付一百馬幣的複習費,再三考慮後,心想來待在這個地方不過三夜,真正能玩到的時間不到兩天,所以就放棄了潛水,但“浮潛“還是要的啦!
珊跑來問我,第二天要不要去浮潛,因為沒有其它的客戶,所以只為我一個人服務,剛開始有點不好意思,這種一對一的教學,讓人覺得怪怪的,但後來克麗斯汀跟我說,這樣不錯啊!VIP吔!據VIKI說,一船出遊的人,教練都是先照顧深潛的人,因為氣瓶潛水本來危險度就較高。另外,潛水的地點,也都以為適合深潛的地方先,至於浮潛能看到什麼,就自求多福了。但現在只服務一個人,所以服務的內容,當然要以我為尊了。
不過事實證明,第二天的浮潛之旅不是我個人的專屬旅行,因為教我把相機插在米中的老先生“丹”後來也興沖沖的告訴我,明天將成為我浮潛時的伙伴。
絕對不會讓你餓著
大約晚上七點多的時候,開飯了,SINGAMATA提供的飯菜,不像一般飯店提供的歐式自助餐一樣-精緻、豪華,但營養絕對足夠,至少江湖上傳聞的大胃王-在下,不才,敝人-我,就從來沒被餓著過。SINGAMATA把開飯的時間,清清楚楚的寫在取餐處的上方,只是-在下,不才,敝人-我,發現開飯的時間還是會有些微的出入。
吃飽後,那個近四十歳的那個猛男活龍”不見了,坐在露天咖啡座(餐桌又變成咖啡座了)上的,只餘大腹便便的懶蟲-微笑看著落日餘暉與連波碧海,頗有臨風何限意的快哉。
這一夜,只有平穩的潮音伴著我,雖然短命相機陣亡,但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靜,人坐在屋外的躺椅上,氣氛好到爆,讓人不忍太早就寢,只想坐在躺椅上,靜聽夜潮。
浮潛之行開始囉!
第二天一大早,先到餐廳用餐(也就是之前說的“吧枱”!),菜色不多,以吐司及塗醬為主,再加清粥小菜。我怕喝粥,易飽快餓,所以猛啃吐司。八點多的時候,SINGAMATA又接待了一整家“純浮潛”的成員,跟我們一同出遊。一艘小船上,載著我,丹,那一家四口,浩浩蕩蕩的出遊。
美麗的金色鹿角珊瑚
我們到某個島嶼附近,一位教練陪我們下海,這裏的珊瑚雖沒有比我們之前在巴拉望浮潛,看到的馬干達海域保存得那樣好,但珊瑚的美麗,卻是不遑多讓,如果說哪一個好?哪一個差?倒也難比較,紅玫瑰的豔;白致瑰的嬌,孰好孰壞?在這裏我們看到的多是金色,鹿角狀的珊瑚,這是馬干達沒看到的。
說到這裏的珊瑚,特殊的地方便是:三四米深的地方,珊瑚被破壞得比較嚴重,反倒是一米二三的地方,珊瑚顯得斑斕多變,保存得十分完整,大概是這裏的船怕擱淺,反而讓這裏的珊瑚保特得比較完整。在這個地方浮潛,要小心,千萬別踏壞了這些仙打那的寶貝。
這次的浮潛之行,我們總共潛了兩個點,並停留了一個島。因為海底世界還滿漂亮的,所以真的很想照相,於是我把原來拿來裝錢的潛水袋拿來裝手機。
退休潛水袋+手機,拍下海中美景
說到這個潛水袋啊!就想起我那第一個“溺斃”的 相機,在數位相機的規格還在三四百多萬畫素的年代,我的
Konica Minolta已經有六百萬畫素了,當時這種畫素的相機價格,至少要一兩萬起跳,但這臺相機只花我五千多,拍起來的風景照真是漂亮,說是物超所值,絕不為過。2007年的最後一次長灘島之行,因為沒注意到相機的提繩卡在潛水袋的袋口,以致進水毁損,真是讓人心痛啊!從那次以後,選的相機多以能防水為前提,而那個事件後,潛水袋就被我當成一般的防水收納袋,怕的就是悲劇再度發生。
因為相機毁了,可是我又很想拍海下景致,加上NOKIA手機之前也被摔裂,該是換新手機的時機,所以心想,反正到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就豁出去試試看吧!
於是我把手機裝入潛水袋中,帶入海中拍珊瑚,沒想到真的可行。我拍完之後,還與那一家”純浮潛“的家人分享手機中的照片,他們都嘖嘖稱讚--原來也有“防水手機”啊!
垃圾島上與海星合照
潛了兩個點後,船夫載我們到一個小島閒逛五十分鐘。島上住了幾戶人家,因為還沒有環保觀念,島上的住戶都把垃圾往海裏丢,所以乍看這個島時,還滿頗有異國風情,但仔細一膲,卻是滿地滿海的垃圾,海水雖仍屬清澈,但仍教人看了不舒服,丹認為留在這裏五十分鐘有必要嗎?我也同感。
與海星合照,是我的壞習慣之一,在這裏捉到一隻沒有看過的海星,並請丹拿我的手機幫我們合照,拍完照後,就又請海星回到海裏--可愛的海星,我在臺灣會想你旳。時間過得超乎我們想像的快,一下子又到了我們的小島之行結束的時刻。
與來自新加坡的紐約客“丹”聊天
在島上,我跟丹聊了一些,丹說他是紐約人,在新加坡教英文,他太太是日本人,教日語。我問新加坡人接受多元語文教育,語文能力會不會變得很“淺“,他對我的詢問,給予一個肯定的答案,他甚至說,有的新加坡人的英文能還不如我咧!接受太多的語文教育,導致他們無法專精一種語言,發展出某種語言深隧的幽默感,聽了丹的回覆,讓我想起在新加坡時,有當地人告訴我,說臺灣的綜藝節目好好笑,臺灣人好幽默,大概便是由此而來?
怎麼只有我一個是有備而來SINGAMATA的?
我很好奇的問丹,他怎麼找到SINGAMATA 這個地方?丹說他是無意間找到的。丹的這番話讓我很無言,好像會來SINGAMATA的,都是無意間找到這個地方,後來我又“採訪“了一些人,他們來SINGAMATA的原因也多是“碰巧找到”!唉,這麼多住客當中,好像只有我一個人是“有備而來的”?虧我想辦法多次跟SINGAMATAVIKI魚雁往來,到最後還是落得請KINANALU BACKPACKERS LODGE的袁小姐幫忙,才得以住到。
大部份的白種人,出來旅遊的時間都比較長,所以儘管國民所得較高,吃住還是要相當的精打細算,住得便不便宜,對他們來說,比我們這些亞洲人還要重要,所以常常賭運氣,到處住住看,也因此有不少人在誤打誤撞的狀況下,住到
SINGAMATA這種很棒,又很省錢的地方。

SINGAMATA的大水族箱,玩一次浮潛,十元馬幣

浮潛之行結束後,回到
SINGAMATA,一大早,被朝雨淋溼的房舍又變得乾乾爽爽。陽光雖舖滿了整個SINGAMATA,卻不讓人感到燥熱,克麗斯汀與阿妮正努力的作著日光浴呢!跟我們一起去浮潛的那家人,回到SINGAMATA參觀,很後悔沒有訂住這個地方,為聊補遺憾,家庭中的女主人與兩個孩子下水進入SINGAMATA的大水族箱玩,玩完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這個大型水族箱雖然面積不算大,可是滿潮的時候大約深逾五六米,我潛入時還是有點勉強,因為水壓很強。到這水族箱裏面去玩,要花費十元馬幣,一開始我還以為不用錢呢?結果第二天下去玩時,女服務生問我繳錢了沒有,我才尶尬的交錢,並誠實的說,第一次下水我也沒有交錢,並又奉上十幣,企圖保留臺灣人的顏面,不讓他們認為臺灣人沒有規矩。

水族箱並沒有與外界的海完全隔絕,而是以網子區隔一個範圍,把魚羣豢養在區域之中。裏面養的魚,大小都有,大的約有超過一百多公分長,大都是石斑魚吧?最引人注意的,應該是一條叫作“拿破崙魚”的吧?這種魚的頭部像戴著拿破崙的帽子,很逗趣,在我回臺灣後,正好看到”勇闖天涯“在介紹大堡礁的這一集中,有介紹到這種魚,澳洲人暱稱這種魚為“胖子亞伯特”,是一種會變性的有趣魚種。

我在水族箱中追逐魚羣,想要擁抱這些大魚,可惜不給抱;想要摸摸這些魚,可惜不給摸。那麼純欣賞總可以了吧?水族箱裏不只有大魚,還有很有多漂亮的小魚,其中一組小丑魚系列-一個海癸
,兩隻小丑魚,更是可愛極了。
跳水板上的自得其樂

除了到水族箱追魚外,我還發現在SINGAMATA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我自得其樂,那就是克麗斯汀的房間外面的跳水枱。
說到跳水,一開始我都會些微的感到緊張,記得五年前在澳洲與一羣小朋友玩跳水,當時以面朝下的方式跳,結果腳一離開地面,心就虛了起來,接著腦筋一片空白,再接著,人就直接與河水“正面衝突”,河面打得我臉
,胸疼痛不已。後來小朋友教我背跳式,才免除正眼看水面時的恐懼。後來在巴拉望也跳了好幾次,感覺真是爽啊!這次在SINGAMATA看到跳水板,更是開心,整個SINGAMATA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玩跳水,讓我玩到瘋了。以前以背跳式入水,現在反而行不通,兩次的背被打得很痛,所以我改成正面跳,沒想到恐懼沒有了,結果我也就更加瘋狂。
浮動涼亭上休息
跳水板的對面有一座浮在水面上的活動涼亭,要上去休憇,得要先跳到水裏,再游過去。涼亭與主建築物之間的海很深,我曾潛下去,卻觸不到底。這個區域會有魚游來游去,據說,如果發現食物,大量的魚羣會出動。
從跳水板入海後,要游一小段距離,游到另一個地方的階梯上岸,階梯上還會有小毛蟹迎接你呢?
水面漂來的垃圾
跳水板下方的海水雖然清澈,但偶而會有一些垃圾漂過來,所以每次跳水後,我總是會撿幾個便當盒起來,一個兩個三個.......,最後,垃圾桶被我給塞爆了,而我也在幻想,哪一天仙打那也被垃圾塞爆了。
還要再擴建的
SINGAMATA
住在SINGAMATA那一段時間裏,SINGAMATA老闆的哥哥,也是投資者之一,時常找我聊天。這位大哥好像還喜歡跟我說話的,每次一聊天都差不多要花上一個小時。大哥跟我說到SINGAMATA的雄心壯智,他說未來這邊會發展成更大的海上村落,他還建議他的弟弟多蓋一些有空調設施,私人衛浴設備的小木屋給來自中國大陸,香港,馬來西亞當地的遊客居住。
“他們比較喜歡有冷氣設備的地方!“
聽他這樣講,讓我捏了一把冷汗。稍早這位大哥一直為我住的房間“比較沒有流動的風“而頻頻向我道歉,他說這樣會比較熱,任我怎麼解釋說SINGAMATA真的比臺北涼爽多了,他還是覺得十分對不起我。老實說住在SINGAMATA真的一點都不熱,別說晚上舒爽的海風徐徐,就連大白天,SINGAMATA也都比悶熱的臺北舒服好幾倍,但多了空調的房子,會不會改變SINGAMATA的生態,這我可就無法預料了。
對於大哥的雄心壯志,我是很希望他能打消這個念頭。他說,要不是目前木材缺乏,電力的問題無法解決,一定會繼續擴建
SINGAMATA。老實說,我很感謝“木材不足“的情形,因為真的不願這裏成為龍門客棧那樣浩大的建築羣。我問這個大哥,如果可以,會希望客人愈多愈好嗎?大哥給我的回答是“是!”於是我的心裡覺得很高興,這種高興不是因為SINGAMATA將更加生意興隆,提供的服務更多,而是高興,自己在SINGAMATA還沒變調之前,有先來到這個人間仙境住過。
其實仙本那已經沒有以前漂亮了

這位股東大哥還提到了仙打那的今昔差別:

以前我們在這裏養魚的時候,海裏的水既不是藍也不是綠,而是完全沒有顏色的透明!水中的能見度更是現在遠遠比不上的!““

大哥形容的情景我無法想像,我只知道深隧的海,會呈現水藍色,但完全沒有顏色,簡直匪夷所思。

大哥又提到:

油棕的種植,捕魚時的施毒與濫炸,毁了馬來西亞的海,讓海底的珊瑚慘不忍睹!“說到油棕這種經濟作物,從飛機上往下看時,雖然覺得比臺灣的檳榔漂亮多了,卻一樣都會造成水土保持的問題,難道沙巴的河流多是黄澄澄的泥水河,藍色的海加上黄色的河水,於是呈現出淺綠色。聽到大哥說的仙打那今昔之比,與看到偶而飄來的垃圾,我真不知道仙打那的美還能持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