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末殘雪,在南湖。

南湖的兩次行前訓,我都剛好因為自己原來的行程而缺席,原來我該被狠狠的淘汰,但我答應要為這次活動好好訓練自己,自我鞭策,還是相當勉強的讓哈米點頭了。

帶著自以為準備好了足夠的體力,卻沒能有足夠時間準備行囊(>>>看這裡<<<),大背包也是在手忙腳亂之餘完成的。也許是匆忙,也或許潛意識吧!我帶了大黑和腳架,卻沒帶偏光鏡、黑卡和快門線,但...又如何?

記得小時候同學問「以後你長大想住都市還是鄉下?」我毫不猶豫的答都市,但即便我如此,現在的我卻很需要離開城市的喧囂。

一路上都有陽光與藍天作伴。

翌日,走了好長一段路,我再把大黑拿出來,拍下同行夥伴和眼前的美景。




遠眺中央尖。


殘雪。


這不是苟延殘喘,只是樹蔭下稍作休息的自得。


雲霧裊裊。


往北山,這雪地像是引領我們的白色地毯。




我險些踩上這片雲。




我不垂憐這老樹,因為她留下的是最美的身影。


入夜。




第三天,多數的夥伴上主峰去了,我從南湖山屋向外望去,這個寧靜的早晨。


專注的身影。


這是我們四個人的海泥根和鳳梨挫冰。




雪依舊未融,和著山屋,藍天也依舊。




冰爪,在雪山時,我對這腳下的「鐵鞋」相當崇敬。


我的南湖,在腦海,還是未完待續。


+ 相關文章一>>>

+ 相關文章二>>>

+ 相關文章三>>>

+ 更多照片>>>